HJKL

秘密交易2.0

来更一章,这周的部分就到这,下周继续!

为避免因同姓引起误会,特将此章出现的金机长改为朴机长,路人甲一个!



2.0

第二次见到文俊辉依旧不是在飞机上。
此时的全圆佑已经是实习期刚过一周的空少,不过目前他只有飞国内航班的资格,虽然他可能会比更多人在这条路上走的更快,但是他也比更多人更加着急。那次和文俊辉还有洪知秀的聚餐并没有把两个人的关系拉近很多,全程几乎都是文俊辉唠唠叨叨的说天谈地,洪知秀被逗得褶子都开花了,偶尔两个人问全圆佑点随意的话题,全圆佑也是几句话就结束了答案,自己本就不是文俊辉那样会炒热气氛又很会说话的人,想发出什么话题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最后甚至连文俊辉的手机号都不好意思开口要。 真是逊透了。

他可不是仅仅为了可以登上飞机而来到这里的。

刚下一趟从南方飞回来的航班,全圆佑惯例询问了乘务长自己的工作缺漏,得到了明显比前几次更好的评价之后觉得心情大好,他看看航班实况,还有一个小时金珉奎的航班也会按时回港,之前约了晚上一起吃饭,他决定先去喝点东西顺便等着他做完机体检查后一起走。

刚拐过弯,就看见员工咖啡厅的门口堵着一脸晦气的文俊辉。


全圆佑又开始习惯性的紧张,他站定了以后心里重复了一遍跟教规一般熟记在心的那些寒暄,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保持一张淡定脸,然后直直走上前去。
如果金珉奎这个时候从后边看见他,一定会笑到在地上说全圆佑你这个同手同脚走路的傻瓜。

HI,文机长。这么巧。他心里默背。

全圆佑摆出一张亲近的笑脸,只来得及“HI”了一声,就被看见他走来的文俊辉打断了,“哇圆佑这么巧,我简直倒霉透了呜呜呜呜呜~”
一个大男人还是南亚航空赫赫有名的机长前辈却发出跟小狗一样的呜咽声真的是让全圆佑再次瞪大眼睛,真的有点像是面对小动物似的手足无措。
“额,怎么了?”
文俊辉指指自己的裤子。

全圆佑这才看见深蓝色的制服裤子上一大滩污渍,因为颜色深的关系刚才远处倒是没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满脸歉意的服务员小姐,全圆佑已经明白了这一出常见的乌龙事故。


“怎么办啊我跟别人换班马上就要有飞行任务了啊权顺荣那个混蛋不接我电话!我总不能借徐明浩的裤子吧我穿不上啊!!”文俊辉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可怜兮兮的看着全圆佑。

全圆佑瞬间被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晕了头。这是要,问他借衣服吗,这是要,能拉近关系的台阶出现了吗!!!

我们总以为。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是上天注定的恩惠。我们会遇见一些人,爱上一些人,错过一些人,失去一些人。我们在得到的时候窃喜,在失去的时候埋怨。
我们总觉得是天意。
天意让我们靠近。

但是。有时候,天意也不过就是个玩笑罢了。

“主动”借给“比自己高不了多少”(文俊辉的原话,说话的时候那副语气好像自己有185似的)的文机长自己的制服裤子,这件事让全圆佑激动的一晚上都“好像吃错了药一样”(金珉奎的原话,彼时两个人已经经历了烤肉店咖啡店酒吧,对方依旧是手脚都发抖似的激动)。两天后他拿到了托别人送还的制服裤子,明显是洗过一次,袋子里夹的纸条写着龙飞凤舞的谢谢,居然还有一个花哨的签名。
没有互动,没有电话,没有当面的感谢。没有能让全圆佑更进一步的机会。

有时候,失望还不算什么。哀伤总是比失望来的更大。

全圆佑收好文俊辉还回来的制服裤子后就跟金珉奎一起准备今天的飞行,金珉奎一边在做机体检查,一边跟全圆佑说“你知道么崔韩率已经被升到国际航班了,估计过两天就会下通知了。”
全圆佑羡慕的叹口气,“我也想早点去那边啊。”
“担心什么,你肯定比他快多了,他可是够资格以后还等了快一年呢。”金珉奎不以为意。
全圆佑想那倒是,“今天朴机长试飞,过来监管的机长是谁?”

“徐明浩。”
“啊!”全圆佑猛的站起身,不小心脑袋撞到前面的挡板,发出好大一声。
金珉奎无语的看着好友,有一种在看愚蠢的动画片主角的感觉。


“你激动什么。”
“没什么,之前就听说徐机长又帅人又好,飞行技能也是优+水平,希望以后能尽快进他的航班组。”全圆佑敷衍道。
徐明浩可是文俊辉的第一号大亲友!!天赐的台阶又来了!!上一次没能亲近的机会这一次一定要好好把握!!全圆佑觉得自己心里跟宣誓一样慎重。
金珉奎瞥了他一眼,鼻子微微哼了一下,一脸不屑。

徐明浩登上飞机开始,全圆佑就好像身上的雷达接收器收到一级信号了一样,虽然说平时就是又认真又主动又有活力的孩子吧,但是今天,乘务长真心想吐槽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全圆佑,不是昨晚被什么坏家伙带去磕了药吧!

“OK,检查完毕,大家各就各位准备开始迎接旅客,”乘务长对机组服务人员下命令,然后叫住了全圆佑,“把这杯咖啡给徐机长送过去,旁边是朴机长的茶水。”
乘务长把托盘递给全圆佑,然后觉得自己眼花了吗隐约看见全圆佑有点热泪盈眶的味道。
如果很多事情都可以归类为“打开的方式不对。”那么全圆佑一定愿意用全部排列组合可以得出的方法不厌其烦的去尝试打开徐明浩背后的机门,直到徐明浩不会说出那样的话。

“好了文俊辉真是受够你了我替你说我替你说还不行吗!!!每次都是这样自己惹了烂摊子还要找我!泥垢!赶紧把内线给我关掉!老子要准备起飞了!!” 一打开门就被徐明浩的嚷嚷吓了一跳。全圆佑摆出人畜无害的笑脸边打招呼边把饮品递过去,徐明浩一脸没从跟文俊辉对话的不满中恢复神情,顺手去接的时候动作有些大,洒了几滴出来溅到全圆佑手上,瞬时不好意思的道歉。
全圆佑摆摆手笑着说没关系。
“哎以前好像没见过你的?”徐明浩好奇的问。虽然国内航线他已经好久不飞,但是人员调动上面因为文俊辉的一些特殊原因(其实就是总在关注新晋小鲜肉的动向)还是总是很快得到消息。
“啊徐机长我是新来的,全圆佑。刚刚实习期三个礼拜。”

“啊,你就是全圆佑!”徐明浩好像想到什么,跟朴机长对视了一下,果然也看到对方的眼神里是认可的意味深长。
全圆佑明白那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也丝毫不介意,本来他来的目的也没那么单纯。他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去达到自己的目的,甚至有些捷径可利用则利用,他没什么不好意思。
比起他的目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我也知道徐机长的很多事情呢,徐机长在南亚很有名。”全圆佑客气的圆场。
徐明浩嘿嘿的笑着,自己很出名是不用说的,然后全圆佑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再次激发了刚才的不满——“上周和文俊辉机长一起吃饭,也听了徐机长不少事情。” 甚至差点被“嫁”给他。噗。全圆佑心里一百个小人指着徐明浩打滚哈哈笑。

徐明浩想起刚才好友强制占着内线电话跟自己打滚撒泼卖萌求教的要他帮忙收拾烂摊子就一脸黑气,愤恨的说全圆佑你要是遇见文俊辉还是绕着走,那个死家伙各种无节操无下限,小心被他欺负!
旁边朴机长深知“欺负”的涵义而笑的乐不可支。

全圆佑以为就是好朋友之间的互相调侃,他也经常对着那些靠近金珉奎的小姑娘小男生一本正经的说如果你对他来说能比健身这件事重要0.1倍,那他就是已经拿生命在爱你了。
很明显金珉奎目前还没有用生命爱过任何人。

全圆佑笑笑,微微鞠躬告别两位,转身检查了一下驾驶室的记录本然后开门——


“真是服了这个死家伙我上辈子倒是欠了他什么啊,前天下午非要跟我临时换班就为了去参加制服PARTY追一个比他小五岁的小孩儿!结果一晚上吃干抹净现在又要让我给他收拾烂摊子!凭什么啊凭什么啊凭——”

凭什么。

凭什么骗我说要飞行,借了我的衣服去为别人献殷勤。

全圆佑关好驾驶室的门,把声音隔绝在里面。

他堆积微笑,帮助涌进经济舱里的身份各异的人群,寻找他们的座位,安置他们的行李,满足他们各种要求。他穿着制服的模样干净干练,面容帅气温善,低沉亲切的声音里有点艺术的味道。
他被来来往往的年轻女孩们偷看,被那些大妈大婶们称赞,被男孩子们嫉妒。

也许有人也会在这一面之缘里面爱上他。
可是一定没有人能听到他心里湿漉漉流水般行走的伤心。




评论(36)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