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秘密交易1.0

立了flag终于实现了,所以我来开坑了,不要哭第二个一位粗卡!
是甜是虐,暂时未知!

(注:文内人物年纪与现实不符,只符合年龄顺位)

 

1.0


“什么?”

“拜托——”徐明浩拉长语调表示不满,“我跟你说了半天你能集中注意力吗!”
“没有啦我真的在听,你上一句我没听清而已!”文俊辉狡辩。
“那我之前说了什么?”熟知对方三心二意的本性的徐明浩不吃那一套。
“额,就,来了个新的空少….”文俊辉试图添油加醋点什么,但是无力的发现徐明浩吵吵闹闹的五分钟里面他真的只听进去了第一句。
徐明浩一副“我就知道”的脸翻了一个青梅竹马惯用的白眼。

“额…是个帅哥?”文俊辉小心翼翼的揣测能让徐明浩啰嗦这么久的缘由来补充说明。
徐明浩瞪大眼睛看着他,但是显然误会了文俊辉这么说的出发点,“文俊辉我警告你哦这个人可不是随便可以动来玩玩的我说了那么多重点你都没领悟我的用心良苦吗…“BALABALA…..
文俊辉脑子疼,虽然自己也是话唠而且每天絮絮叨叨的被人烦,但是真心在话题不通的情况下,实在是不喜欢听另一个话唠念叨自己。
——尤其还是指责自己的那些风花雪月。

“好啦好啦就算是帅哥我也不出手好吧!!”文俊辉伸手拍了一记徐明浩的脑袋,一脸不屑的说,“看把你急的,我那么有市场,偶尔让一个给你也不算什么啦~”边往外走还边挥挥手,一副“大爷赏给你了”的做派。 徐明浩被噎回去,想反驳点什么还是放弃了,对于文俊辉这种自以为是的表现见怪不怪——反正也就是他私下里对着熟人“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基友”的显摆罢了。

这个点儿几乎是各个航程管控区的高峰段,无论天气好坏,就算航班顺利,也能把地勤忙的晕头转向。文俊辉这两天都没有安排飞行,他来机场这边处理了一些之前升职遗留的手续外就没什么事情了,徐明浩陪他吃完午饭就准备下午的航班去了,他左右晃晃,大家都是忙碌的要死的状态,没人陪他玩,于是就随手言语捉弄了几个美女地勤,又在安检那里拍拍新来的一个小男孩的屁股,把人家一头雾水的弄了个脸红,惹得在关注安检监视器的李硕珉笑骂了几句,文俊辉凑上去卖了个萌被嫌弃,就一路小跑去找洪知秀玩了。

其实文俊辉一般是不会去洪知秀那边的,主要由于洪知秀身处机场管控高层中心,那里面几乎都是各种老头子和小老头子——这个特指李知勋。

洪知秀早年也是飞行员,后来因为一次交通事故,腿部受伤过于严重,身体素质不过考核就不再飞行了,家里面背景够大,自己又有能力摆在那里,就成了李知勋之后最年轻进入管控层的家伙——不过差了李知勋还是一大截,他现在也不过就是在管控层做一些行政机要的事情。
不过也幸好是这样,文俊辉以前聚会的时候吐槽说,知秀哥你要是也干的那么费心操力,拿着卖猪肉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迟早跟李知勋一样是个面瘫。
文俊辉一出电梯就看见洪知秀拍着一个背对着他的男生的肩膀,笑的如沐春风一般——八成又是在管控层受了责骂然后洪知秀负责唱白脸来抚慰小年轻的心。 文俊辉站在电梯边上的窗户旁边等着,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百般无聊。


“哎文俊辉——”


正在心里对着一群从俄罗斯航班下来的空姐的身材长相各种吐槽的文俊辉突然听到后面洪知秀的召唤。

文俊辉喜笑颜开的抛弃了一个丰乳翘臀的美女,转身就要往洪知秀身上扑。

不过手刚张开一半就停住了,那个被“抚慰”的年轻人一脸表情深沉的看着他。

文俊辉悻悻的放下手,头一点算是跟年轻人打了招呼,结果居然换来非常正式的一个鞠躬,好久不见这么客气有礼貌的年轻人倒是把文俊辉吓了一跳。

这么乖啊。最对可爱乖巧的家伙没办法的文俊辉不禁心情大好,笑容堆积上来,“以前没见过啊,新来的吗?” “啊,不是的,圆佑以前在后勤做过,现在是南亚航空新来的空少。”回答他的是洪知秀。


圆佑。叫的这么熟,文俊辉心里嘀咕,洪知秀在航空的朋友圈几乎大部分和他都是重叠的,这一个漏网之鱼是怎么回事。 不过脸上还是热情洋溢的,“是吗,那以后经常在飞机上碰面哟。我是南亚的机长文俊辉。”边说边伸手客套。 对面的家伙好像受宠若惊一般,赶紧45度鞠躬两只手握住文俊辉。 抬头的时候自我介绍,“文机长好,我是全圆佑。”

名字也这么可爱。文俊辉心里暖暖的像是被小动物柔软的尾巴扫了一下。

“俊辉你不是这两天没飞行么。”
文俊辉耸肩,“是啊,但是之前的手续没处理完,所以过来补办一下。现在没事儿啦所以赶紧来找你抚慰人家思念的心情~”
洪知秀受不了的推他一把,“是徐明浩那家伙把你甩一边去了吧~”
文俊辉一手扶住自己的心口,一手向前伸去摆出“尔康手”,一脸受伤的开始表演,“知秀哥你怎么这样说,我的心意就这么被你践踏了,难道你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早就超越了那些世俗的偏见,你明明知道还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走吧圆佑。”洪知秀看惯了文俊辉那随时入戏的一套,一手揽过一脸专注文俊辉那个江湖骗子戏码的全圆佑,面无表情的从文俊辉身边过去按电梯。
文俊辉摸摸鼻尖,心里给自己比了一个赞,也过去揽住洪知秀另一边的肩膀,吊儿郎当还有些洋洋得意。

“午饭想吃什么,学长请你。”洪知秀不理文俊辉,笑眯眯的问全圆佑。
高个子的帅哥认真的回答,“随便。”

文俊辉开始不依不饶,“知秀哥我最近快被摧残死了人家需要补补啊…”balabala…..

有文俊辉的地方就不会安静。
全圆佑想起洪知秀聊天的时候说起文俊辉的评价。

旁边两个人还在争论日料和烤肉,全圆佑忍不住装作随意的瞥一眼神情过分专注恳切好像自己不是在要求去吃自己喜欢的日料而是在为人类的明天战斗一样的文俊辉,又心里有鬼似的赶忙回头盯着电梯显示器上升的数字。

不过,的确是,心里有鬼啊。

全圆佑觉得自己耳朵都开始微微发红了。虽然之前就一直想能早点见到他,早点安排到和他飞一个航班,在飞机上首次见面问候的话都准备的滴水不漏。

结果,居然这么快。
自己刚才一定是傻死了吧,什么问候的寒暄都不会说。
“那圆佑决定好了。”
全圆佑被洪知秀搭着的胳膊用力碰了一下,心思一下子被拉回来,慌里慌张的问,“什么。”

“想吃日料还是烤肉?”文俊辉问他,一脸期待,好像如果全圆佑愿意选他喜欢吃的,让他做丢人的kiyomi他也可以。

刚才文俊辉是想吃哪个来着?啊,是日料。
“烤肉。”全圆佑注视着文俊辉的双眼恳切的回应他自己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啊,我的意思是,日料!”全圆佑大叫出来,自己刚才被文俊辉看的大脑空白,想说日料,结果脱口就是烤肉。


文俊辉的眼神一秒从黯淡变发光。


“好的,烤肉。”洪知秀在一边淡淡的说。
“为什么??”文俊辉叫起来,“圆佑明明选了日料!”
“那是被你胁迫的。我看见你看着他的眼神里露出了威胁,他才改口的。”洪知秀继续自己的证词。
“哪儿有!我能胁迫他什么!不选日料就嫁给徐明浩吗!…啊….对不起…圆佑你原谅我我随口瞎说的…”文俊辉可怜兮兮的为自己在熟人面前的口无遮拦道歉,几千公里的上空徐机长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一定又是文俊辉在说我坏话。他皱皱鼻子。
全圆佑的理智在催促他赶紧开口说你喜欢日料你要帮助文俊辉。


与此同时,他的感情——


荡漾在刚才的称呼里。

圆佑。

对面这个没有穿以前常见的制服而是选了黑T牛仔裤还反带着帽子的家伙,这个眼神有点无辜,神情又夹杂着被洪知秀压迫的不甘的家伙,这个让他一心放弃音乐进入航空系统的家伙,这个让他反复演习初次见面要怎么对话的家伙,这个看起来普通又可爱的家伙。

是他喜欢的。
文俊辉。

评论(32)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