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轻易

还是要给一直没出场的小李子一点点戏份吧!

ps:不要哭第一个一位粗卡!


番外

“所以,6号一定是黑手党。”文俊辉情深意切的看着坐在对面的那个混血男生,仔细的跟他解释,“现在只剩下我们四个人,如果黑手党还有两个人的话游戏就已经结束了,但是游戏还没有结束所以一定只剩下一个黑手党,8号是警察所以一定是好人,而你是被医生第一天救起的人所以你大概率也是个好人,而我,一直在帮着好人盘逻辑找凶手,并且我已经找对了两个黑手党,我一定也是好人,那么只剩下6号,6号总是跟风改自己的意向,且从来没有对之前的黑手党做过攻击,他是隐藏在最后的那个黑手党,把他投票出去,我们就赢了。”

“但是…”

“没有但是!”文俊辉斩钉截铁的驳回,已经被这小子拖累输了两盘的他不能再让这小子搅局了,“相信我,6号一定是黑手党!一定要投6号!好了,大家投票!”
游戏结束。文俊辉出局。好人阵营失败。


文俊辉往后一靠,瘫在椅子上,接受着来自黑手党阵营的同情,李知勋还火上浇油,“本来我都想交牌认输了居然硬生生被小混血搞赢了哈哈哈哈大俊你太惨了小混血你到底哪儿看不惯大俊啊搅了他三局了。”


“啊…”混血终于收起了知道结局后的美式惊恐,万分不好意思的挠头,“他看起来就不像是个好人吧….”
你看起来才特么不像好人!文俊辉怒目而视,周围的人哈哈笑作一团。文俊辉开了新学期以后就沉迷黑手党游戏,经常和同学组团来桌游吧玩,他逻辑不错演技也不错,跟他一个阵营赢面总是很大,结果没想到今天马失前蹄。
大概他和歪果仁的风水不合吧。
哦不对,在这里他自己也是个歪果仁。

文俊辉懒洋洋的抱了李知勋在怀里蹂躏——用他最讨厌的skinship来报复,然后打了招呼要回去写作业就准备走了。刚走出大门,后面就有人小跑过来的声音叫了他名字。
文俊辉回头,是小混血。

他也不记得这个小混血是谁带过来的,今天第一次见面,本来看这孩子白白净净笑容好看甚至有点像年轻时候的小李子很有好感,结果没想到是个游戏黑洞——还是黑洞里的黑洞那种。

“哥哥,等一下,”文俊辉站住看着他,混血笑起来一口白牙,“哥哥今天不好意思,不过哥哥玩的真好,能不能以后带我一起玩啊,我叫崔韩率,98年的,这学期刚转来韩国念书的,在计算机系。”

文俊辉心想我要是拒绝了是不是会显得我很小气那么为了不影响民族友谊我就勉强答应吧,慢吞吞的掏出手机说那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下次游戏我叫上你啊。
“好的哥哥!我的号码是XXXXX,哥哥记下vernon就可以了,”混血嘴里巴拉巴拉的说的很快,热情洋溢的样子有点让文俊辉也暖起来。
“vernon是吧,叫我俊哥就可以了”文俊辉加了kakao和电话,也跟着笑起来,“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是哥哥啊?”

“哦?因为俊哥看起来就比较老吧。”
文俊辉看着崔韩率笑的天真烂漫,心想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崔韩率就好像一个暖手炉一样,文俊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能感觉浑身上下洋溢着暖洋洋的气息——虽然现在是夏天。在指点崔韩率玩过几次游戏后对方的明显水平不再是“以貌取人”的了,加之很快发现崔韩率是个可爱的吃货以后,两个人迅速打成好哥们儿阶级。连徐明浩都酸溜溜的说有了小混血就没了祖国的亲人,文俊辉一个眼刀过去吐槽不想当电灯泡就让他乖乖闭嘴了。

崔韩率虽然在韩国初来乍到,但是韩语比文俊辉要好。加之外貌亮眼很快就成为了走在校园里会有很高回头率的对象。在跟着崔韩率吃完大酱汤出来的文俊辉叹了一口气,胳膊肘撞撞崔韩率,“有没有想过谈恋爱啊?”
“哎没有…没有啊….”意外的有点结结巴巴的回答。
文俊辉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调侃,“刚才那两桌的小姑娘已经从我们吃炸鸡开始一路跟到这里了,眼睛里恨不能安个大炮对准你,崔小弟你的人气已经快要赶上全圆佑了。”

“全圆佑是谁?”崔韩率好奇的问。
文俊辉笑着胡噜了一把他的卷毛,说,“校园偶像。”
“哇!我的人气那么高吗?”
“嗯啊,别嘚瑟了,想谈的话快点找个看对眼的吧,大好的校园时光不要一直浪费在打游戏上面啊。”

“我没觉得是浪费啊。”崔韩率停住脚步,拉住文俊辉的胳膊认真的说。
文俊辉翻了个白眼,“等到好姑娘们都被追走了你就等着后悔吧。”
“我喜欢的人现在还是单身的。”
“靠,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了啊一天跟我黏在一起…”文俊辉不满的嚷嚷,自己还给弟弟传授经验结果人家已经有恋爱的苗头了所以只知道沉溺游戏的只有自己吗,转眼想假意讽刺几句,但是看着崔韩率亮晶晶认真看着他的眼睛感觉有什么不对,不会...吧….
文俊辉打着哈哈过去,“你小子可以啊,我就知道不能低估你们这些小屁孩的思春期。”
“我只比哥小一岁多一点而已。”崔韩率皱了眉头,很不满小屁孩这个称谓。

“下午我有实验的忘了拿实验服了,我得回趟宿舍,你陪我走到东区就先去上课吧,”文俊辉僵硬的扯开话题,不管自己是误会了还是什么,都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崔韩率好像也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他耸耸肩,说好的。


文俊辉松口气,应该只是自己误会了吧。

“哈?你说那个小混血可能喜欢你?”徐明浩一脸“他是不是眼瞎了”的表情斜睨着文俊辉,文俊辉恼羞成怒,低声抱怨,“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喜欢我有什么奇怪的。”
“没啊,”徐明浩耸耸肩,轻松的说,“喜欢你的脸很正常啊,但是认识到你散漫懒惰丢三落四神经兮兮还喜欢你,那就是很奇怪了啊。”
文俊辉赏了徐明浩一个大白眼。

“不过,”徐明浩从床上翻身下来,边收拾东西,边背对着文俊辉说,“喜欢你的话,你考虑一下,也不错啊。我看那小孩挺好的。你觉得呢?”
文俊辉默不作声,考虑一下,吗?

崔韩率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同时拥有美国韩国双国籍的混血,在美国出生,从小一直在韩国生活,高中时代去了美国,现在又回来了,韩文英文都说的很溜。计算机系。系草。有上升校草的优势。朋友不多。自己算是他亲近的哥哥之一。喜欢玩游戏,喜欢吃,喜欢笑,性格大大咧咧,坦诚,不做作,不掩饰,很帅。
听自己的话。
对自己很好。

文俊辉胡思乱想着,从宿舍出来走到了便利店附近,他看看表,距离做实验还有时间,干脆走远两步去便利店买个汽水。进门两步走到汽水冰柜那里,就看见了黄毛的崔韩率。
崔韩率也看见了他,笑起来,摇摇手里的可乐,说哥也要来一罐吗?
文俊辉点点头,等崔韩率又拿出来一罐可乐,把两罐都抢过来结账,用眼神让崔韩率一边乖乖的等着,然后给熟悉的店员小妹打了招呼,顺带展示电力笑容。

两个人喝着可乐往教学楼走去,文俊辉觉得也并没有什么尴尬的,虽然刚才胡思乱想了一半,现在看见真人了,也觉得没必要想太多。
文俊辉觉得这样轻松的相处挺好。

但是。
“哥我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崔韩率似乎不想放过之前的那个话题。
但是文俊辉也没有像之前那样逃避什么,笑着回应,“那你有什么想做的吗。”
“嗯。”崔韩率看着文俊辉,难得收起天真无邪的笑脸,认真的样子竟然有点压迫感,但是文俊辉也认真的直视他。

“文俊辉,我喜欢你。第一次见面就喜欢。”崔韩率好像准备了很久的说出了心里的台词,虽然这个时间比他计划的早了太久,这个场合也没有他设计的浪漫。
但是。

藏不住了。
喜欢的心情一旦被撬开了一个口,就开始以残忍的速度大肆涌动出来,让他自己也措手不及。
看着那个人,跟那个人说有喜欢的人,听到那个人会评论。
就忍不住了。
会逃跑或者会拒绝也忍不住了。

“我想和你谈恋爱。”崔韩率接着说。

想跟你分享一罐可乐,想带你去我喜欢的全部地方,想感受你的心情,想知道你的一切,想拥抱想接吻想黏在一起,想要和那些甜美的恋爱一模一样。
“你看起来就不像是好人”——第一次见面就偷走了我的心。

“所以。你可不可以,考虑一下。”崔韩率的声音低下来,眼神里流动着安宁的情绪,好像要融化对方的心一样。

文俊辉突然想起他下午对崔韩率做的总结,发现漏了一条。
很温柔。

“原来是这种心情啊。”文俊辉突然笑起来,好像想起了什么,又沉默了几秒,抬头已经是坦荡的神色,他拍拍混血弟弟的肩膀,笑的很温和,又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慢慢的开口,“vernon呐,不好意思。”
“你来晚了一点。”

崔韩率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反应过来,“哥的爱情还有先来后到?”

文俊辉认真的点头,“有个人比你先到我心里了。”

崔韩率觉得自己做了好几种结果的准备,没想到还是出乎意料,和他天天黏在一起的文俊辉有喜欢的人???是他瞎了还是文俊辉藏的太好??他吃惊又失望,眼神染了一层消极,他还是太不了解文俊辉了,连最起码的功课都没做好,就这么冲动告白了。

“但是他已经不会回来了,”文俊辉笑笑,耸耸肩,“只是还没有从我心里走出去。”

崔韩率恍然大悟,他伸手抓住文俊辉的胳膊,好像紧紧抓住最后的机会,“我会等的,不管多久都会等的。”

“韩率呐,”文俊辉把崔韩率的手从胳膊上拿下来,握在手里,诚恳的说,“虽然这样说有点残忍,但是,我对你没有那样的感情,现在没有,以后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虽然很多人说恋爱是忘记过去最好的解药——我也的确见有人这样做过,”他停顿了一下,“我不能回应你,你也不必等我,我们就这样轻松的走,山高水远,如果有一天我放下了你没有变,那么...也许有那一天。也许没有。”


崔韩率沉默的看着文俊辉,他想这个人怎么可以把话说的这么滴水不漏让自己无机可乘。他扁扁嘴,脸上习惯性的出现委屈和不满,一直优越的人生觉得大概受了200磅重击。
但是。

“哦。”崔韩率乖乖的点头,至少还是朋友,也不错。而且,也不是全无机会啊!

“那个人比我帅吗?”崔韩率和文俊辉继续往教学楼走去,就好像两个人只不过中途停下来讨论了一下游戏战术而已。
“嗯。”
好吧。情人眼里出西施。崔韩率愤恨的想,“应该没有我这么可爱吧。”
“呃,没有…”
扳回一分。崔韩率得意了一点,“肯定也不会像我对哥这么好的,我以后会更好的。”
“拜托…”我刚才说的话都白说了吗。文俊辉翻了个白眼。
“哥也肯定会更愿意和我在一起玩的。”
“够了…”
“哥我已经又多等了你13分钟17秒了。”
“闭嘴吧!”
“哥….”
“呀!崔韩率!”

崔韩率终于停止幼稚的骚扰,可怜兮兮的攀着文俊辉的肩膀眨巴眼睛,文俊辉最受不了这样撒娇,一时又心软,无奈的收起不耐烦。崔韩率偷偷笑着,去挠文俊辉的耳朵,和文俊辉打闹成一团。
炽热到让人焦躁的阳光下两个人却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活波,崔韩率一边躲着又招惹着文俊辉,文俊辉好笑又好气,眼睛瞪大的摆出要认真教训他的样子。
但是文俊辉不知道的是,崔韩率本来计划的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告白成功后要告诉文俊辉的一件事。
他见到文俊辉的第一次,文俊辉瞪着眼睛认真看着他跟他不厌其烦的解释自己是个好人的时候,他心里就开始不受控制的猛烈跳动,眼前这个唇红齿白说不上多出色且他一无所知但是让他有点移不开视线的男生,好像魔法师一样拔空他的脑子。
他混混沌沌的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全神安抚自己跟第一次上足了发条一般全力想要跳出来的一颗心。

他对一见钟情这件事情的认知用亲身体验并且付出了心跳过速差点昏厥的代价,他想,这一定是个穷凶极恶的坏人,他的心都快跳没了。

故事和人生不同的地方在于。你可能永远无法预测哪儿里是真正的告一段落。
所以在文俊辉的故事里,他觉得,这不重要了。

后来有一天下了毛毛的小雨,文俊辉突然懒得去上课,就正大光明的翘了一节课睡过头,那天偏偏徐明浩一整天都很忙,崔韩率要准备考试也不好打扰。他在睡了长长一个懒觉以后起来,百无聊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时候,突然想去一个地方。
他没有打伞,到店的时候已经披了一身湿润。因为是工作日的缘故,加上下雨,即使是在明洞,这家烤肉店里也只有寥寥几桌。他点了三份肉和一些蔬菜,谢绝了店员的帮忙,自己动手仔细的烤起来。
他一个人吃的很慢,想的都是全圆佑,认识的那天吃了他整盒昂贵的西瓜的全圆佑,请他来吃烤肉的全圆佑,对他告白的全圆佑,和他在一起打游戏上课说着甜言蜜语的全圆佑,带他去见朋友的全圆佑。
和他分手干脆利落的全圆佑。

一直以来他不敢再去回忆这段关系,他多清楚自己用情多真实,他就多清楚想起来多痛苦。只要不去想,居然也就这么马马虎虎的过来了这段日子。时间终究消磨痛觉。
直到崔韩率那天告白。
文俊辉预感到崔韩率好像喜欢他的时候,还是混混沌沌的,徐明浩跟他讲你考虑考虑,他也想也许真的应该考虑考虑。

但是。面对崔韩率告白的那个时候,他突然明白了全圆佑的心情。

我喜欢你。

他第一次不可控制的想起了全圆佑。他意识到这个人还没有从他的心里走出去。而他也突然明白过来。
他也曾经走进去全圆佑的心里。

崔韩率让他恍然大悟。

全圆佑在某一个时间,和他一样,因为看着对方喜欢着对方所以心动过。也许是那盒西瓜也许是那顿烤肉,也许是更早以前,也许是告白的时候。
全圆佑一定因为他是文俊辉而心动过。

文俊辉走出烤肉店的时候,天已经放晴了。他不知道全圆佑还要赖在他心里多久,但是他知道,那段似乎折磨他很久的恋爱。

我已经得到过我想要的了。

而全圆佑,他也曾下定决心走出来,最后也不过是忠于他心里更想要的那一个。

只不过他们如世间大多无疾而终的恋爱一般,打了残酷的转折。
我们好聚好散。

文俊辉坐上公交车以后把关了一天的手机开机,看见徐明浩对他去向的追问,崔韩率的连环信息轰炸,还有游戏同僚的各种呼朋唤友。他笑着开始一一回复,又想了想,给崔韩率回了个电话打算问问他要不要晚上去吃部队锅。
啊,不如叫上徐明浩和金珉奎一起,还有李知勋,一定要去梨花女校附近最近很火的那家。只是这么计划着,就觉得很快乐。文俊辉笑的眉眼也弯起来。


夏天的放晴太阳出来的很快,阴沉了大半日的天色很快就被太阳铺天盖地的驱散。全圆佑和洪知秀走到烤肉店门口的时候,洪知秀看看招牌说这家是明星开的吧,好像挺火的,要不要试试看。
全圆佑站定了两秒,说以前来吃过的,还不错,但是还是想吃部队锅。洪知秀说好啊那往前再走走看。
全圆佑搭着洪知秀的肩,瞥了一眼烤肉店门口积了水的一小片,意外的发现了不显眼的一小段彩虹。
他笑笑,转过头,大步往前走去。

(完)

评论(39)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