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轻易

8.0(end)
文俊辉站在便利店的冰柜前,拿了最后一瓶可乐,一个女生恰好伸进手,却尴尬的发现可乐已经没有了。 文俊辉笑笑,把可乐塞给对方,得到了一句脸红的“谢谢”,他换了一瓶冰红茶,笑着回应,“没关系”。

走出便利店的时候,太阳居然有点晃眼,冬天的反常让文俊辉忍不住眯了眯眼。他站在便利店门口,慢慢的喝着冰红茶。刚才在操场那边看见了全圆佑,身边还有一个很亲密的在一起走着聊着的陌生男生。全圆佑的朋友他都见过,那么亲密的姿态,应该就是那个前男友了吧。原来真的是和好了啊。
所以才快速的解决了和自己麻烦的恋情吧。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徐明浩从来没有跟他描述过这个人,他也从未跟全圆佑问过。这个年纪的恋爱,什么逻辑都不能靠谱,什么理论都说得通——只有你想不想要不要,没有行不行。
谁年轻的时候没遇过几个渣呢。文俊辉突然想起网络流行的那句话,但是他心里否定了这句话,毕竟,虽然全圆佑渣了自己,但是对着那个人,好像是深情的不行呢。如果是电影的话,大概自己也是搅局的配角,为了拖延时长,加深相爱的主角之间的苦难,这样的存在吧。

如果是120分钟的时长,大概自己只能占有其中的三分之一吧。
然后婉转谢幕。不留气息。

文俊辉慢吞吞的拧着瓶盖,想着大概等徐明浩知道了一定会气急败坏吧,全圆佑的恋人知道有自己的存在吗,会说什么呢。
自己下一段恋情,什么时候能突然开始呢。
全圆佑选择用新的恋情来治愈,那这个好办法是不是应该借鉴一下。
因为,似乎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全圆佑看起来是开心的啊。

文俊辉胡思乱想着,觉得自己好像期末考试挂科一样的心情,有些失落,面临将来的补考有些头疼,对自己很是失望。
唯独没有什么悲痛。

他突然想起来徐明浩说的那句话,“全圆佑刚分手半个月,他痛苦的要死要活的样子我可是见过的。”
文俊辉苦笑了一下,那种痛苦是怎样的痛苦,他甚至连同款痛苦,似乎都没有品尝到。
也许在一起太突然了,也许早就潜意识有了心理准备了,也许并没有多喜欢他。
文俊辉摸了摸眼角,明明笑不出来,但是哭好像也做不到。

21岁的恋情,真的是,没什么刻骨铭心的意思啊。

算了。文俊辉把冰红茶丢进书包里,大跨步的往球场走去。
忘了吧。失败的恋爱。罢了。

全圆佑带着洪知秀去两个人以前经常去的中餐馆,洪知秀好像还是没有什么安全感的样子,挨着全圆佑坐下来,点单也全部交给全圆佑做。全圆佑无奈的看着他,摸摸他的头发,点了两个人以前的口味。
洪知秀看看周围,说好像没什么变化。
“才9个月而已,能有什么变化。”
洪知秀看着全圆佑,手缩在毛衣袖子里,眼神很认真的说,“才9个月我就感觉好久了啊。
全圆佑笑起来,他对洪知秀现在示弱又无辜的样子也是好笑,要不是太了解这个人,他会觉得也太做作了一点,“是啊,你抛弃我的9个月简直度日如年吧。”
说完就后悔了,果然洪知秀又低下头,整个人好像被训导主任教训的乖学生,“真的每天都快要过不下去了。” 全圆佑心里叹口气,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明明很不喜欢这种无辜无公害的类型,但是就是被洪知秀吃的死死的。他拍拍洪知秀的脸,拿鼻子去碰了一下对方的,看着对方的耳朵一下子红了起来,又笑着拍拍脑袋。洪知秀好像被宠爱了一下的猫咪,好像蹭到全圆佑怀里去,但是在饭店里又不可以这么秀恩爱,就只好悄悄的把手塞进全圆佑的手心里。

全圆佑握着洪知秀的手,轻描淡写的开口,“我谈了场恋爱。”
洪知秀猛的转头盯着全圆佑。
全圆佑还是一副冷淡脸,不过他捏了捏洪知秀的手,“已经分了。”
“所以你毁了我的恋爱,”全圆佑似笑非笑的说,“你要负责。”

洪知秀看着全圆佑,“是什么样的人。”
“是…”全圆佑歪了歪脑袋,还是没回答,“那个时候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心里难过的要死,就想着怎么才能好一点。”
“那你好一点了吗。”
“没有。”全圆佑放开洪知秀的手,把服务员端上来的炸酱面仔细拌好,递给洪知秀,又给他布了自助的小菜,倒了冰水。
洪知秀没有继续追问,自己又搅了搅炸酱面,然后很认真的看着全圆佑说,“我回来了。”
“不会走了。真的。”

全圆佑笑笑,温柔的看着洪知秀说,“我知道。”

文俊辉没想到的是,徐明浩听完了他和全圆佑分手的消息后很镇静,本来他都想好了怎么拦住徐明浩去找全圆佑斗殴,甚至还叫了金珉奎过来,但是似乎徐明浩觉得这是迟早的事情一样。
文俊辉忍不住想,难道就没有人看好过他俩。


每天枯燥的上课继续在进行,只是全圆佑不会再来蹭徐明浩的课程的学分;徐明浩和金珉奎的恋爱也还是打打闹闹;全圆佑的朋友们也和文俊辉没了来往,除了李知勋,意外的和文俊辉保持着偶尔交流他养的猫猫狗狗的话题的关系。

好像没什么太多变化。

就像是这个年纪的分手的校园情侣一样。过去了就过去吧。

再次碰到全圆佑又是便利店。文俊辉几乎每天都要去那个在他教室路上的便利店,但是全圆佑是较远的校区,所以基本上也没什么遇见的可能——而且全圆佑知道这个便利店是文俊辉的习惯。

所以文俊辉结账的时候看见推门进来的全圆佑吓了一跳。


全圆佑好像也有点吃惊,毕竟已经是晚上12点了。不过文俊辉很快反应过来,笑着打招呼,“好久不见。” 说完又觉得自己好傻,这个好久才不到半个月。
全圆佑明显是有点好笑,但是没有笑出来,点点头。
“怎么这么晚到这边来?”
“刚才和计算机系的喝酒,都喝倒了,我开车没喝酒,帮着送过来了。”
“哦。”

文俊辉觉得全圆佑好像比之前有点胖了,不知道是冬天穿的臃肿还是最近过的开心。也可能是错觉。毕竟全圆佑是个比他高且比他轻很多的家伙。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下来,文俊辉飞快的盘算着说点什么,全圆佑并没有开口的趋势,但是也没有要走的样子。


还是什么都没想出来。
因为一开口,恐怕都是狗血剧。
你过的好吗。
跟他在一起更开心吗。
放弃我有没有一点遗憾。

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文俊辉突然笑了,再看向全圆佑的时候,明显是轻松的脸,“那我走了。”
全圆佑没说话,就这么看着文俊辉几秒钟,点了点头。

文俊辉推门出去的时候,便利店的感应迎接铃声又响了一遍“欢迎光临”。他回头从玻璃门看进去,全圆佑站在冰柜门口,拿了一瓶可乐,然后站在零食区前面踌躇。但是很快他选择了一袋小饼干就往柜台去结账了。
全圆佑走出来的时候看见文俊辉还站在门口,愣了一下,对方直直的看着他,反射弧再迟钝也知道这是在等他的意思。

全圆佑有点烦躁起来。这是要跟自己说什么吗。还有什么好说的吗。或者是要破口大骂一顿?他不擅长处理复杂的关系,总是闷头前行,只喜欢找准目标,然后立刻执行。
虽然是他的错。但是。
他甚至没有想过道歉。

用夫胜宽的话来说,就是,全圆佑你这个混蛋。
但是文俊辉似乎还是那个温润的文俊辉,他看着全圆佑皱起的眉头笑了笑,说了句,圆佑呐,好像还没说过再见吧。

“那。再见了。”

文俊辉伸出手,脸上也是清浅的笑意,好像只是朋友间简单的告别。
全圆佑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握住了文俊辉,脸上很认真的说,“再见。”

恋爱本无根源,我选择借由你逃避,你选择冒险。
是非对错,也不过是看自己的良心谴责。


而全圆佑。早就在洪知秀身上耗尽一切温柔执着,再付不出半分善意。

文俊辉这次是真的淡定的转身,他想,我原谅你。

全圆佑。我原谅你。
我不与你纠缠到底,亦不为难自己。

洪知秀打来电话的时候全圆佑已经喝完了一罐可乐,拎着小零食往回走。他细细描述晚上那群计算机系的怎么被他们的人喝趴下,当然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只剩下没喝酒的他和酒量惊人的尹净汉淡定自若。洪知秀跟他讲已经找到了准备去实习的单位,对方对自己很期待。两个人伴着月色轻柔的说着日常,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也成了甜言蜜语。

而相反的路上。

文俊辉被树影半遮的脸庞,回复了徐明浩给他带夜宵的事情,又看到李知勋问他要不要一起去看宠物用品展的邀请,发了个点头的表情。
他翻出电话簿里“圆少爷”的那一条,点了删除-确认。

然后插了耳机,听着歌,慢慢往宿舍走去。

你的离别如此轻易,就算我如此痛苦。 

你还是轻易的离开了我。 因为那般若无其事。 

只是告诉我你要离开了。

 ——《轻易》



ps:晚上还有段番外!

评论(64)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