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轻易

安慰大家来发7.0,不过好像是会雪上加霜的一章!
7.0

文俊辉浑浑噩噩的怎么走回宿舍楼的都不知道。他没有坐电梯,而是走进楼梯间,一层一层的爬。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哪儿不太对劲,要不然全圆佑说了分手他怎么能说了好呢。大概这是做梦吧,或许多运动一下累着累着就醒了。或者今天是愚人节自己记错了?全圆佑开了这么幼稚的玩笑?不不不一定是真心话大冒险吧,全圆佑是不是和金珉奎打了什么奇怪的赌注?

这一切都并没有。
文俊辉停下脚步,楼梯间的声控灯很快灭了,文俊辉靠着墙壁,觉得呼吸困难。他突然很羡慕反射弧很长的全圆佑,为什么他理解的那么快,反应的那么清醒。
痛觉来的铺天盖地。

全圆佑说了分手,文俊辉愣了好一阵,全圆佑似乎也没有打算解释,他想了想,脑子里好像有好多问题,但是他努力找到了最关键的那个,就问了一句,真的吗?
全圆佑毫不犹豫的点头。
文俊辉转身就走。
他想,我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大概真的被乌鸦嘴徐明浩说中了吧,全圆佑就是利用我走出情伤的。是不是告白那天骗了明浩没给他买奶茶被诅咒了啊,居然分手也是这样的情景。
文俊辉靠在冰凉的墙壁上,心里想,自己这个惨样,谁要是这个时候进楼梯间里,大概要被吓死的吧。
但是。真的一动都不想动啊。
就这样子,在黑暗里淹没了就好了啊。

“所以全圆佑那个混蛋把你丢在路边就跑了?就因为你说了你知道他为什么不肯去美国?”尹净汉咬牙切齿的问。
洪知秀头靠着窗子,眼睛还是红红的,他没有回答尹净汉,一直反复的想着再次重逢了才几个小时的全圆佑。对他冷冰冰的全圆佑,把他丢下的全圆佑,毫不在意他的全圆佑。他在美国的时候不就知道全圆佑已经放下了吗,为什么非要自取其辱呢。

“你这次回来,到底怎么想的。”尹净汉有点烦躁,看着洪知秀这个样子感觉把全圆佑大剁十八块都不解气。 洪知秀终于有了反应,“我不打算走了。”
尹净汉差点一个急刹车,还好他控制住了,心里翻腾的惊涛骇浪一样,嘴上还是很淡定,“不打算走了???你认真的??”

洪知秀转头认真的看着尹净汉,“净汉啊,我想好了,我要留在首尔,我要追回全圆佑。我不回去了。”
尹净汉这次是真的绷不住了,他突然发现自己明明一直是希望两个人和好的,但是真的听到洪知秀说出这种话,又突然觉得不可思议——洪知秀对感情那么软弱的一个人,怎么有这样的决心。
何况是对着那样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全圆佑。

尹净汉皱着眉头,不知道要不要告诉洪知秀全圆佑已经有新的恋人的事情,他以前一直是希望全圆佑能看清自己的心,有一天追回洪知秀的,但是现在换洪知秀去对着那样的全圆佑,他没有信心洪知秀能成功。
那个孩子,全圆佑好像是认真的。

“你告诉我圆佑为什么一定要留在首尔,我就后悔了,”洪知秀慢慢的开口,“我以为他只是不想走,不肯为我牺牲一点,我一直赌他那么宠我,一定会妥协的,没想到。”
洪知秀痛苦了闭了下眼睛。

尹净汉的声音听起来倒是冷静了很多,“我告诉你,也只是一时有点冲动。圆佑这个事情一直都没跟你说过,想来他有他的理由,我们这群人里,也只有我知道,连胜澈我都没说过。”
“他妈妈进精神病院的时候他才10岁,那个时候他就注定要被绑在这里了,他离不开首尔,但是你,”尹净汉转头看了一眼洪知秀,“即使他不告诉你这件事情,他也大概就认为,你不要他了。毕竟离开的是你。”
洪知秀把手盖在眼睛上,不想让净汉看见他泪流满面难看的样子,“他从来没提起过,我居然也从来没问过,我总是想让他多了解我理解我,但是从来没有好好了解他。我到底一直都在做什么啊。”

“知秀啊,其实我一直是想你们能和好的。但是。”尹净汉叹了口气,“追回全圆佑这件事情,你做不到的。”
“放弃吧。”



晚上进城的车速很快,尹净汉自觉话说的有点重,但是丝毫没有收回的意思。自己也是为了这个朋友操碎了心,虽然完全不信任全圆佑这个总是看不透的人,但是洪知秀整颗心咬死了这个人不放,当初洪知秀狠心远走高飞,自己还大大的震惊了一下,果不其然,现在又狗血要复合。


后半程的路上两个人相顾无言,尹净汉专心的开着车,希望洪知秀能慢慢想清楚。洪知秀则是瘫在座位上整个人恹恹无力,眼眶还是红的,看起来憔悴无力。
尹净汉直接带着洪知秀回了自己租的房子,崔胜澈本来要陪他一起来,担心他和全圆佑碰面就打起来。尹净汉撒谎说全圆佑已经走了,拦住了崔胜澈——结果没想到,等他到了才发现全圆佑还真的已经走了,浪费了他打算好好揍全圆佑一顿的好念头。


洪知秀一路跟丢了魂似的,到了尹净汉家门口才发现自己被带到了哪儿,有点不好意思的拦住尹净汉,“我还是去住酒店吧,让胜澈看到我这样实在太难看了。”
尹净汉翻了个白眼,“你现在知道自己难看了啊,进来吧,都走到这儿了,崔胜澈你还怕他给你宣扬出去啊,我帮你收拾他。”
洪知秀苦笑了一下,他是实在不想再在第二个亲密的朋友面前这样难看了,还没等他开口阻拦,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崔胜澈一脸便秘的看着他俩,洪知秀叫了声胜澈啊,像是被戳穿了真相更加不好意思起来。尹净汉冲着门,被吓了一跳,没好气的对崔胜澈撒火,“怕我跑了还是怎么的还守着门呢。”
崔胜澈没理会尹净汉,伸手接过洪知秀的行李,把洪知秀拉进来,却拦住了跟着要进来的尹净汉。
洪知秀被突然拉了一把没反应过来,晃了一下,再抬头就看见了站在尹净汉家客厅正中央的全圆佑。


他朝思暮想刚刚把他甩在路边不管不睬的全圆佑。


尹净汉明显也看到了,撸着袖子就要冲上去干架,崔胜澈跟个八爪鱼一样的把人抱住往外拼命的推,嘴上还不断的安抚“让他俩自己谈自己谈你先别管”,尹净汉终究是敌不过200斤大腿的崔胜澈,被姿势怪异的赶了出去。
洪知秀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视线也不知道放哪儿好,明明他和全圆佑都是客人,现在却站在别人家的客厅里面面相觑。
全圆佑倒是比他轻松很多,居然还弯着嘴角带着点轻笑。洪知秀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他的眼眶又要红了,刚刚全圆佑把他从车上赶下去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而他筹划良久的道歉和好都付之东流,心里又悲戚起来。


“你不是已经不要我了吗。”洪知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泪终于又掉下来,他赶紧抬手擦掉——全圆佑最讨厌别人哭哭啼啼的,他从没见过全圆佑掉眼泪。
全圆佑甚至轻笑出声,“这是尹净汉的家,又不是你的。”


洪知秀真是几乎要爆炸的心情,全圆佑这种带着戏谑甚至有点轻蔑的语气让他觉得自己从头到尾就好像一个跳梁小丑——明明离开的是自己,最后难看的还是自己。 但是下一刻他就被拥入好久不见的怀抱。

洪知秀心脏都几乎骤停了。他不知道这是全圆佑的什么伎俩,但是仅仅是这个拥抱,他几乎就想要时间定格。


“你的心跳还是会那么快啊,”全圆佑慢悠悠的开口,笑容更大了,“你还真的是,还在喜欢我啊。”


是啊。洪知秀自暴自弃的想。从头到尾,我都没放下过啊。


“那么喜欢我的话,当初还是那么狠心啊。
“走的这九个月都在想我吗,想我的话都没有想过要回来看看吗。
“那边进行的不顺利吗,是受了什么挫折吃了什么苦吗,还是被排挤了待不下去了。
“梦想不是很重要吗,不是比我都重要吗,我有不能离开首尔的理由,你也有想要离开首尔的理由,反正我们都是放弃了感情,没什么谁比谁的理由更有力啊。
“净汉哥一直盯着我,好像总觉得我们还能在一起似的,他那么不喜欢我,到底为什么总还想着要让我们在一起。


“也许是,”全圆佑加深了这个拥抱,脑袋埋在洪知秀颈窝里,洪知秀不可思议的感受到细细的一股热流划过自己的皮肤,“他觉得你肯定非常非常非常的喜欢我吧。”


洪知秀终于抬起双臂抱住全圆佑,但是这突发的走向还是让他整个人都好像走在云端一样——我是在做梦吗?


“洪知秀,”全圆佑的声音有点闷闷的,语气好像在威胁一样,“你要是再跑掉,我就真的不要你了。”
洪知秀的心猛烈的一跳。他不可思议的稍微离开了一点,想从全圆佑的表情里看出来些什么。


全圆佑也抬起头,并没有眼泪的痕迹,但是眼眶藏不住的微微红着,他认真的看着洪知秀,好像在胁迫对方立下不可违背的誓言一样,低沉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我真的真的不会再回头了。”

洪知秀彻底大哭出来,整个人埋进全圆佑的怀里,好像要把那些委屈不安思念后悔全部哭出来一样,他从头到尾的只为这一个人付出的爱意,他在那些得不到回应的日子里不断加深的痛苦,好像都要在这个时候发泄出来——他想告诉全圆佑他多喜欢他喜欢到整个人都差点因为失去他而崩溃了。但是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全圆佑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像以前那样安慰着他哭泣的恋人,他也终于很安心,原来只有这个人在他怀里他才很安心。
他想要狠狠的报复,想要不屑一顾的回应洪知秀的后悔,想要轻描淡写的告诉洪知秀他过的好极了。
但是洪知秀说了他要回来他不走了开始,全圆佑就发现,他无条件的投降了。自己的心意强迫他的人他的意志,都向着这个即使伤害他痛不欲生过的人投降了。


怎么能拒绝呢。


我做不到。全圆佑想。我还爱着他。


所以。

“我原谅你。”全圆佑无声的开口。他并不想让洪知秀知道他的示弱他的投降,他还是那个会珍爱洪知秀但是永远高高在上不肯示弱的全圆佑。


他想,这就够了。不需要更多了。

评论(55)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