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轻易

6.0
“我还想着你,”洪知秀直白的直视着全圆佑说,“确切说,我一直都在想着你。”大概这句话已经憋了太久了,洪知秀忍不住眼眶都红了。
身旁坐着他苦苦想了九个月的全圆佑,丝毫不和他做任何联系的全圆佑,看起来瘦了一点但是帅气依旧的全圆佑,穿着黑色上衣白色裤子带着白色棒球帽的全圆佑。 他无论如何是放不下的全圆佑。

洪知秀看着专注开着车的全圆佑,鼻子一酸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他以为全圆佑比不上他的梦想,以为自己可以慢慢忘掉,就像世间的大多数初恋一样,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全圆佑跟他说了再见的每一天,他都几乎自我折磨的回忆一遍,他以为想的久了就烦了,就忘了,结果只是想念越来越多。他分享自己每一天的事情给不会给他任何回应的全圆佑。他每个辛苦后的深夜都开始想,全圆佑是不是刚好在地球那一边的清晨想起他。


是不是因为对方也思念过他,他才怎么都忘不掉。

课题组后来换了地方,他也跟着搬走了,新住进那间小破公寓的后辈后来跟他抱怨起糟糕的水管道,他心里想,如果全圆佑愿意跟他在一起,他愿意下次换他学着修水管。但是全圆佑不需要他学修水管道,就不要他了。
课题组在第九个月的时候终于完成了项目指标,领队的组长对洪知秀非常满意,大力赞扬他,并破格打算提拔他做自己的第一助手,希望他能跟着他回大学实验室。洪知秀本来以为最好的结果就是可以留在团队里,没想到得到了比预想更好的结果。但是这一次他接到offer的时候却犹豫了。这就意味着他以后的路途都是不能再回头的前程。
也意味着,他再也不能去挽回全圆佑。
“那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从接到人就说了一句“走吧”的全圆佑在听洪知秀唠唠叨叨了一路后终于冷漠的问了一句。
“我不想留在那里了。”

全圆佑猛烈的一脚刹车,心里跟着激烈的跳动了一下。很快他意识到高速路上这是不可以的,他再次启动车辆,驶出最近的出口,停在辅路路边。
洪知秀也吓了一跳,默默的看着全圆佑把车停下来。

“不想留下,是什么意思?”全圆佑摸出烟盒,想抽根烟来稳定一下剧烈跳动的心,但是才发现自己的手都有点颤抖。
洪知秀鼻子一酸,9个月前他们激烈的争吵过,日夜不休的争辩过,现在他终于妥协,“就是我放弃了,我要回首尔。”
全圆佑终于摸出来一支烟,但是却发现找不到火机了。他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净汉哥跟我说你要回来了,没说你不走了。”
洪知秀低了头,“我没跟净汉说我不走了,我只说了要回一趟韩国,而且,净汉告诉我了,你为什么一定要留在首尔。”

全圆佑猛地转头看洪知秀,洪知秀红着眼睛,声音有点喑哑的说,“圆佑,我知道了。”
全圆佑一把打开车门走下去,他需要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这个晚上他接受了太多信息,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消化的了。
洪知秀跟着下了车,默默的走到全圆佑身边,想要靠在这个日思夜想的人身上,但是现在的全圆佑散发着凛冽的气场,让他很陌生。

“我每天都在想你。你拉黑我以后我还是忍不住每天跟你对话,我以为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忘了的,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又一段时间,我怎么都忘不了,”洪知秀终于忍不住滑了眼泪,“圆佑,我放不下。”


我走不出来。名为全圆佑的漩涡。

“可是怎么办呢。洪知秀。”
全圆佑扔了手里那只点不了的烟,突然想起来他找不到的火机,是被文俊辉藏了起来——“尼古丁还是趁早不要总是出来做第三者好了,圆佑迷恋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事情我都会吃醋的”——以戒烟之名。
“我已经放下了。”

全圆佑毫不客气的看着洪知秀,觉得自己好像拿着匕首一样,一点一点割伤这个站在他面前的脆弱的昔日恋人。
“我已经走出来了。也忘记了。”

“我已经被你丢掉了。洪知秀。”
全圆佑拿手机发了定位给尹净汉,又发了一条言简意赅的信息,“来接人”

“净汉哥跟我说让我来接你,大概还是不死心我们的事情吧,我是无所谓的,就是个朋友而已,但是你现在说这些话,”
全圆佑冷漠的看着洪知秀,“我是你想丢掉就丢掉,想捡回来就捡回来的吗。”

洪知秀茫然的看着全圆佑,他想说不是的是我太笨了以为你不重要的,我只是现在看清楚我自己了,但是全圆佑眼神里毫不客气的攻击让他陌生又害怕。
他忍不住的眼泪成串的往下掉,眼圈红红的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话语梗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心里绝望的好像高楼大厦疯狂的坍塌一般。

全圆佑觉得大概这就是幸灾乐祸吧,他甚至笑了笑,面对着洪知秀痛苦不堪的样子,“知道了我不想离开首尔的理由,就可以作为你出尔反尔的借口了吗,那些理由是我的理由,但是对于你,是放弃了我和我们的感情没错吧。”
“你以为,什么事情,都是你想做,就轻易做的到的吗?洪知秀先生。”

全圆佑一字一句的声音里是冷静的,甚至听不出咬牙切齿的语气。洪知秀宁愿他现在是在狠狠的报复自己,但是他似乎只是淡漠的称述。
他突然想起来他和全圆佑刚在一起的时候,尹净汉皱着眉头说的一句话,“跟全圆佑这种人谈恋爱,搞不好是会受伤的。”
明明放弃的是他,离开的是他,但是现在看来,受伤的好像也只有他啊。

而全圆佑,似乎毫发无损的,还是高高在上的样子。
他大概,早都大步的走开了,只有洪知秀自己,还在恋恋不忘。

好像个笨蛋一样。

全圆佑到了烧烤摊的时候,三个心怀鬼胎的吃货已经把自己喂的肚子圆滚滚了,但是徐明浩又毫不客气的点了一些硬货,全圆佑要了一瓶啤酒。
金珉奎看着全圆佑点了一瓶酒,心里沉了一下——全圆佑其实是不怎么喜欢喝酒的,而且刚刚接了洪知秀这就开始喝酒,总感觉不是什么好兆头。
文俊辉倒是不在意,起了瓶盖给自己倒了一杯,给全圆佑倒了一杯,看向徐明浩和金珉奎,后两者摇摇头表示拒绝,也没有劝酒就直接放一边了。

全圆佑就跟喝喜欢的碳酸饮料一样喝了一大口,不过并没有借酒消愁什么的意思,吃了几筷子东西,开口说,“洪知秀回来了,净汉哥有事情走不开让我去接他。”
果不其然徐明浩开口就是讽刺,“你们圈子里就剩你一个闲人了。”
全圆佑也不介意,下一句就把三个人吓了一跳,“我把他扔高速路边上了。”
金珉奎难得看到天蝎座的徐明浩目瞪口呆的样子,要不是刚才这句话太爆炸他都要给全圆佑叫好了。
居然没有人问为什么。

徐明浩是太震惊了,金珉奎是只顾上看徐明浩震惊了,文俊辉则是默然不语。谁也猜不到他心里想的是,干得好。[大拇指]
拜托,他文俊辉又不是白莲花,去接前男友这种事情不叫板已经够温柔了,他做不出什么更宽容的事情了。
全圆佑似乎也没有继续聊下去的意思,三个人也本着事不关己的态度没有追问,这顿饭居然在和谐的气氛里结束了。
金珉奎和徐明浩识相的找了个借口打车先走了。文俊辉站在全圆佑身边,心里盘算着有点想去全圆佑那边过夜,但是心不在焉的全圆佑似乎没什么心情。可是,明明他是有点委屈的,全圆佑都好像没有什么要安抚他的情绪。

文俊辉今晚第一次有点想生气了,正好一辆出租车开过来,他伸手招停,扔了一句“我明天一早有实验,先回宿舍休息了”就直接上车关门让司机开车,动作一气呵成。他吃准了以全圆佑的反射神经是必然来不及说什么做什么的。
果不其然,司机一脚油门后,文俊辉从倒车镜里看着全圆佑看着自己的方向还傻傻的站着,他叹一口气,自己这样子是有点小性子了。
但是。他控制不了。

谁谈恋爱的时候还没点脾气了咋地。
文俊辉这么安慰了自己一路,到了校门口下了车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点后悔,摸出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全圆佑打个电话,结果手机突然就响了。

是全圆佑。
文俊辉一下子又心软了,大概这个反射弧堪比树懒的家伙终于发现了自己今天不高兴来安抚了吧。他接起电话,尽量让语气听起来很温柔,“圆佑呐。”
“等,等,等我一下,这边有点堵车,我下车跑过来了。”
文俊辉莫名其妙,“你在哪儿啊?跑什么。”
“校,校西门,马上到了。”
文俊辉弯着眼睛笑起来,大概全圆佑在他身后打了车过来,可能走了经常走的路吧那条路现在快到校门的那一段出了交通意外很堵塞,而他刚才是听到交通台消息让司机绕了路的。文俊辉就这么举着手机不说话也不挂断,听着对方低沉的呼吸声觉得很安心。
他看看不远处的西门,几个月前他在这里意外接到了全圆佑的告白,也是这样跑的气喘吁吁的全圆佑,只不过那是微凉的初夏,现在已经是可以缩起脖子的气温了。
好像这场恋爱也没过多久。比起他兀长又沉默的暗恋。


是的。文俊辉从来没有告诉过全圆佑,他喜欢他实在太久了。
其实没什么太多罗曼蒂克的遇见,只不过是“传说中的全圆佑”太优秀罢了。而文俊辉只不过是他众多想要多看他几眼的小粉丝之一。文俊辉称之为,迷恋。
年少的时候,总是会迷恋比自己优秀的人,长的格外好看或者有格外吸引自己的才能,或者温柔或者幽默,有时候甚至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
但是把迷恋变成喜欢,是因为文俊辉在便利店让给全圆佑一瓶可乐。那天的文俊辉打开冰柜拿出可乐,快关上冰柜的时候全圆佑伸手进去摸,却发现那是最后一瓶了。他歪着脑袋看文俊辉,也不说话,文俊辉没想到这么巧和自己的小男神撞上了,有点懵逼的看着全圆佑。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几秒钟,文俊辉伸手把可乐塞给全圆佑,全圆佑简单了说了个“谢”转身抱着一堆膨化食品去结账。文俊辉晕晕乎乎的沉浸在和校园偶像撞面的惊喜中,又看着拿了一堆垃圾食品的全圆佑觉得真的很可爱。


大概那个时候,迷恋就突然进化成了喜欢。

等到恋爱一周年纪念日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吧。恋爱中的文俊辉每一次都觉得自己更喜欢全圆佑一点了的时候,就笑眯眯的想。

全圆佑跑到文俊辉面前的时候居然有点微微出汗,手心也都跟着有点汗津津的。文俊辉一副有点傲娇的生气脸,但是眼睛里都是笑吟吟的。
文俊辉想,快点开口吧,再不开口我的生气脸要绷不住啦。眼睛里的笑意已经满满的要溢出来了。
我原谅你了全少爷。文俊辉心里想,真是拿这样对你无原则的我自己没办法。等一下我们一起去喝碳酸汽水吧。

但是文俊辉最后也没能跟全圆佑去喝碳酸汽水。

全圆佑平息了自己的心跳,握了握手心,看着文俊辉眼睛里藏不住的温柔笑意,心里的抱歉让他有点想要流出难得的眼泪的冲动。
他让视线移开,犹豫了一下又和文俊辉对视上。文俊辉终于觉得有什么不对了,脸上开始有点茫然,笑意也无影无踪。


全圆佑张了张口,发现自己没办法发出声音。
文俊辉小心翼翼的问他,“怎么了?”
全圆佑想要抱一下文俊辉,想告诉文俊辉他很温柔很有趣,想告诉他那个初夏的告白他是认真的,想告诉他可能他不记得了以前他俩在便利店打过照面,他让了一瓶可乐给他,那个时候他就注意到文俊辉了,想告诉他和他在一起挺开心的,很想要一直走下去,想告诉他其实他计划了挺多未来的事情的,想告诉他他的朋友都挺喜欢他的。


但是。


“文俊辉。”全圆佑有点干涩的开口。

来不及了。


“我们分手吧。”


对不起。我要走了。

评论(65)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