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轻易

4.0
文俊辉感冒的时候就很痛苦,这倒不是说他受不了生病什么的,而是在韩国对他来说什么都贵,看病也贵,想吃水果也贵,脆弱的时候就格外想家,芒果榴莲猕猴桃随心挑,而不是现在想吃个西瓜还得论块买。
“那就,来一份吧。”还是没能抗拒生病中的强烈欲望,文俊辉舔舔干涩的嘴唇,掏出了钱包。不知道是不是贵了好几倍的西瓜果然有金钱加持的香甜,文俊辉觉得满足度直线up.虽然感冒着脑子有点晕晕乎乎,但是前几天刷夜打游戏落下的作业今天必须补完,还拜托了徐明浩监督自己,正好徐明浩下午有课,叫了他一起去教室里——文俊辉有时候自制力真的是小学生级别的。


徐明浩虽然年级比文俊辉小,但是自制力真的是和年纪不符的意外,文俊辉看起来乖巧安静,其实动不动就被乱七八糟的事情分散了注意力,金珉奎总吐槽两个人是双子座和天蝎座的代表型。


徐明浩对星座是嗤之以鼻,不过他对金珉奎提出来的大部分事情都嗤之以鼻,文俊辉也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会在一起,不过他一个单身狗自然是没什么好对人家的恋爱指手画脚的——他自己还需要求关爱呢!


文俊辉找到徐明浩发给他的教室的时候居然已经坐的挺满的了,不过徐明浩一头耀眼的红毛很好找,文俊辉迈着长腿几步跨过去,很亲昵的扑了正在看书的徐明浩一下,把对方吓了一跳,收获了徐明浩牌白眼一枚,“电脑都不带你来写的哪门子作业?文俊辉你这个样子到时候过不去那门课别怪我没提醒你。”

“没啦,我从图书馆刚才借了资料过来先整理一下,你能不能别总是一副教导主任的脸,金珉奎是怎么忍受你的。”文俊辉笑呵呵的揉着徐明浩的红毛,完全不介意对面这位总是自封“东北大老爷们”的眼刀。

“小爷看的上他他就偷着乐吧,”徐明浩理理被文俊辉揉乱的发型,看了看时间把手机关了静音准备上课,“你这种单身狗还是赶紧解决自己的长夜漫漫吧不要总惦记着别人的罗曼史。”
文俊辉被戳了少男心事的痛脚,奋起反抗,半个身子压在徐明浩身上抓着他的脖子摇,徐明浩本来就身子骨单薄,冷不丁被文俊辉压了下来,一下子往右边栽过去,压的旁边的人“阿西!”一声抱怨。
文俊辉赶忙起身,一把把徐明浩拉起来,连声对着被无辜伤及的人抱歉。


徐明浩倒是很轻松,拿肩膀撞了一下身边的人,“马上就上课了,你也该醒了好吧,这个老师很凶的,你可不要等一下上课又睡了,”一把搂过文俊辉给他介绍,“我哥们儿,也是留学生,文俊辉。”
然后偏头示意给文俊辉,“全圆佑,金珉奎的狐朋狗友之一,和你同年的。”

全圆佑好像对这个介绍很不满意,“说的好像你跟金珉奎没关系一样。”
“金珉奎唯一的好眼光就用在我身上了。”
“我看金珉奎是被你洗脑了。”
“那也是我的人格魅力强大。”
全圆佑懒得和徐明浩拌嘴,毕竟他又不是徐明浩那个小学生情商的男朋友金珉奎,他歪着头错开徐明浩,认真的和文俊辉打了个招呼,“全圆佑。”
“啊,文俊辉,叫我大俊就可以。”文俊辉笑眯眯的回应。


“唔,俊尼。”


文俊辉囧了一下,他和徐明浩不一样,他来韩国已经两年了,韩文比徐明浩好很多,这种初次见面就称呼的这么亲密,文俊辉一下子有点不能适应。不过比起他之前见识了nili南韩的男孩子们喜欢勾勾抱抱的亲密,这也算不上什么了。 而且,这是全圆佑啊。

可能全圆佑自己并未真的察觉,也可能他自己身处在大学里的上位圈,但是文俊辉这样在学校里籍籍无名的人们,总是能听到的就是那些被耀眼光环笼罩着的上位圈的学生。比如明明是建筑系的高材生,但是却频频被大型经纪公司买下自己编曲的demo的李知勋;再比如360度无死角看起来比女生还漂亮,但是却是个狡猾外加暴脾气的尹净汉;还有交往了外籍男友的暖男忠犬系帅哥金珉奎。 当然,还有传说中的全圆佑。

全圆佑大概是在学校里最难遇见的上位圈中人,被女生吐槽在学校蹲点到他的概率快赶上在经济公司蹲点爱豆。倒不是他不爱来上课,而是他的摄影专业总是在外采风,在学校的课程并不多,加上他本人早早就有作品名声在外,偶尔也会被拉出去接一些小活动,所以就很难遇到。 当然还有别人不知道的原因就是他总是跑去洪知秀的实验室里,一待就是一整天,也落下了不少学分,所以才落得到徐明浩这里来修学分。

文俊辉心满意足他的朋友圈又小有收获,看着全圆佑无精打采的坐起来,一副完全不想听课的样子,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买的水果盒,热情的拿出来递过去,“要吃西瓜吗?”
“为什么不问我?”徐明浩不满的看过来。
“呃,你自己吃啊跟我客气什么。”文俊辉心想你回国一天吃三个西瓜都吃的起好吗非要在这里跟国际友人争什么宠。
“好啊。”全圆佑毫不客气的伸手拿走。


徐明浩似乎也没什么真的要争宠的意图,或者也并不想吃西瓜,没有继续纠缠。然而文俊辉却心凉了大半,因为全圆佑毫不客气的把一盒都拿走了并且没有还回来的意图。他自己才吃了几片而已啊啊啊。
但是开口要回来也太小气了吧。希望全圆佑只是尝尝而已。文俊辉小心的祈祷。
但是事实泼了他一头冷水。直到上课全圆佑干脆利落的把一盒西瓜全部干掉了。
文俊辉感觉自己整堂课都好像在恍恍惚惚中度过。



他学的是兽医,其实学这个没什么意外,家学遗传,加上他自己也蛮喜欢动物的,来韩国留学更是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恰好家里有亲戚在韩国,他没有参加高考,直接申报了学校过来念。读语言的那一年很轻松,他还交了一个也是留学生的女朋友,不过很快就被劈腿了,虽然很不爽,但是也没什么心痛的感觉,只是尝过了女孩子黏腻的爱情,也乐得一人轻松。
那天下了课全圆佑就直接走了,徐明浩例行和金珉奎去上自习——讲真学渣徐明浩愣是没被学霸金珉奎养成学霸,文俊辉只能怀疑他俩其实都是在图书馆谈恋爱而已。文俊辉例行回宿舍写作业打游戏。



那天是夏天刚要进入暑热的时候,文俊辉在寝室里开了空调愁眉苦脸的开始写作业,努力让自己不要打开游戏,不停的安慰自己写完这一课的作业今晚就可以打通宵了,这才能让他安心关了WIFI开始写作业。
但是他终究没有打成游戏,因为等到快9点他终于搞定苦大仇深的作业打开WIFI的时候,line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徐明浩拉进了一个群聊,有个带着眼镜的狐狸头像的人还给他发了好几条私信,“晚上一起出来吃饭吗?” 再一看时间,是6点左右的时候了,文俊辉往下看,“对了我是全圆佑。”
“不想出来吗?”
“好吧一直都是未读信息你是不是在写作业呢。”
“应该是写作业吧,那就不打扰了,下次和我出来吃饭吧。”


文俊辉这才发现咕咕叫的肚子早在他荡漾在知识的海洋中的时候就被遗忘了,赶紧开始往回复框里打字,“我下午一直在写作业…”
这个时候对话框又跳出来一条,“变成已读了,在看我的信息吗,那要出来吃夜宵吗?”
文俊辉第一次对自己打韩文的速度有点哭笑不得,索性发了语音过去,“不好意思啊我下午一直在写作业,现在还没吃饭呢,出来我请你吃夜宵吧。”


结果这一次奇怪的等了好几分钟,明明很快变成已读,但是对方却没有回复,文俊辉还在想难道自己的语法出了什么误会还是自己口音不清?正在琢磨还是打字发过去好了,对话框就跳出来一个不同意的表情,然后很快下面也来了一条语音。
文俊辉点开,全圆佑有点喑哑的声音带着和下午说话的时候不同的温柔。
“我要回礼你的西瓜啊。俊尼。”

文俊辉原本以为就是在学校门口经常去的那些路边摊,到了和全圆佑约定的校东门,却发现对方叫了一辆uber,跟着全圆佑上了车,被告知去明洞那边吃。文俊辉心想就是吃个夜宵用不用这么麻烦,但是对方开了口他又不是善于拒绝的性格,就只好由着全圆佑去了。
虽然不是周末也不是假期,明洞的晚上还是人山人海的,文俊辉对人群总是很头疼,他自己也并不是很喜欢来明洞这种嘈杂的地方。除了刚来首尔的时候来过这种地标几次,后来都是陪女朋友来了,不知道全圆佑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推荐才要来这边呢。
全圆佑看起来对明洞很熟,带着文俊辉左转右拐的绕开主干道,走了侧面的小路倒是并不拥挤,很快到了一家烤肉店,招呼文俊辉走了进去。
文俊辉看看店名,是一个明星开的连锁店,其实在他学校附近也有分店,为什么一定要跑来明洞这边。好在已经错过晚餐时间不用等位,早已经饿的咕咕叫的文俊辉感觉自己能吃下一整头韩牛。
“….明洞是恋爱的圣地。”
文俊辉被香味吹散的思路被全圆佑揪回来,但是似乎反应的有点晚了,“啊,你说什么?”
“你不是刚才问我为什么来明洞吃吗,我告诉你原因啊,”全圆佑微微笑着,和在教室里不同的是他戴了眼镜,看起来温柔无害,“明洞是在首尔恋爱的人必来的胜地。”
文俊辉有点懵,然后咧?虽然他是外国人,但是谁不知道明洞是恋爱圣地啊。
全圆佑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多的解释,只是托着腮,“所以觉得要带俊尼来这里一次。”
文俊辉摆摆手,笑起来,“我都来韩国两年了,明洞来了好多次啦,还不是单身狗的时候也经常来的。”
“哦?”全圆佑挑了一下眉毛,“所以你现在是单身咯?”
文俊辉做作的垮了身子,摆出苦大仇深的表情点点头,很快又恢复了健气明朗的笑容,“不过一个人也挺自在的哈哈哈,反正我谈的恋爱也不怎么有趣。”
全圆佑歪着脑袋也笑起来,“俊尼看起来,好像是有点无趣的人。”
文俊辉瞪大眼睛装作被看穿的表情,“这么明显吗虽然这是事实但是这么容易就被看出来吗?”
“是的,”全圆佑坐直身子,虽然还是带着笑,但是眼镜后面的神色很认真,“但是这是,我们这些人,还没有看出来俊尼有趣的地方吧。”
“哈哈哈!”文俊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虽然被安慰了但是好像并没什么用,“其实我这个人还真挺没啥意思的,徐明浩也总吐槽我。”


“那俊尼觉得我怎么样?”

全圆佑还是笑的很随意,抛给文俊辉一个问题。


纵使文俊辉有点迟钝神经,也觉得怪怪的,nili南韩的男生刚认识的都喜欢这样做自我评估吗?但是还是得好好回答。
“呃,我之前就听过你啊,从徐明浩那里,”并不是,学校里关于“传说中的全圆佑”很多八卦呢!
“然后,就很棒啊,专业也厉害,”长的也帅;
“好像你体能也不错的?”身材也好;
“总之评价很高啊。”绯闻的传播率也很高。


“噗,”全圆佑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小孩子一样,“俊尼从哪儿听到的谣传啊,徐明浩才不会对我评价很高。”
“不过,我很满意,”全圆佑又换成托腮的姿势,“但是我想问的是,如果做朋友的话,俊尼觉得我怎么样?”
“当然是好啊!”文俊辉大力的点头,开什么玩笑,这可是“传说中的全圆佑”!就算只是拿这个名头卖弄一下,想亲近他的女生都会变的多一倍!
“那,男朋友呢?”
“哎?”文俊辉心脏以骤停的状态发射出呆滞的疑问。
“我说,”全圆佑倒是好像自己只是问了一个“吃牛里脊还是牛大肠”这样的问题,轻松的换了一下坐盘的腿,声音温柔的说,“如果让我做男朋友,俊尼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什么怎么样?突然问这个是闹哪样?所以这个局是鸿门宴???
文俊辉眨了下眼睛并没有缓神过来,大脑以罢工的形式放弃了对心脏的拯救,好像石化了一样呆滞的看着对面和他截然两个气候的全圆佑。

而罪魁祸首却伸出手顺了顺文俊辉为了赶作业还没来得及洗的头毛,眼神狡黠的开口,“我开玩笑的,俊尼。” “你的反应真的太有趣了。”

文俊辉像重新充了气的气球一样感觉整个人都飞起来重获自由,真是受够了南韩的男孩子这些奇怪的玩笑,等一下要毫不客气的吃到全圆佑吐血。
“既然欺负我这么有趣的话,那请全少爷今天要好好的喂饱我。”文俊辉装作一本正经的要挟对方,顺便打开菜单开始看那个肉比较贵。


“没问题啊,今天晚上一定会喂饱俊尼的。”


明明是文俊辉自己抛出去的梗,但是被全圆佑淡定的抛回来却让文俊辉偷偷红了耳朵。文俊辉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南韩的水土搞坏掉了,我根红苗正祖国好青年不能毁在这群油嘴滑舌的小子身上。自己应该多跟徐明浩紧紧团结在一起,呃,虽然徐明浩也已经被荼毒了。
说到徐明浩,别看他瘦的体重惊人,长的也是小巧玲珑精致的脸,骨子里真的是东北水土养育出来的暴脾气。有一次文俊辉陪他上课,后面俩男生小声的聊天,“宽呐我真的好困啊。”
“怎么回事了呢,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不知道啊,就是困的好无力的感觉。”
“哦莫,这可怎么办呢。真让人着急啊。”
“让胜宽为我担心了米亚内。”
“怎么这样说呢昨天晚上拉着你玩游戏的我也有责任啊…”
文俊辉听的心里一口老血喷出来,搞没搞错早上上课犯个困你们两个男生这样对话??瞬间起了坏心思,含情脉脉的对着徐明浩说,“浩呐,我好困啊你说怎么办呢?”
结果徐明浩一记眼刀飞过来,“困尼玛困,滚一边儿睡去。”
被虐了的文俊辉瞬间舒服了,真的就直接趴到睡了一整节课——反正他是来打酱油的。



但是现在,正直的盔甲好像挡不住全圆佑这个狐狸精的入侵了啊。
好在全圆佑后面也没再扯什么让文俊辉脸红心跳(虽然他自己并不承认)的事情,两个人聊聊专业,吐槽一下徐明浩和金珉奎,顺带互通一下对方的爱好什么的,不知不觉几盘肉也心满意足的下了肚。


打车回学校的路上文俊辉觉得这个晚上还是很愉快的,无论是夜宵还是全圆佑,都是让在韩国朋友不多的他感觉很舒服的事情。车停在校门口,文俊辉下了车,却发现全圆佑还在车上,不解的看向他,全圆佑探出脑袋跟他说自己是在校外租了公寓住的。
文俊辉点点头,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嘴上说着下次见。



但是全圆佑却没有让司机开车,而是把半个身子都快探出窗户,文俊辉吓啦一跳,本能的也凑过去觉得对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他讲,全圆佑却是伸手揪了一下他耳朵,嘴角含着温柔的笑眼神却是促狭的说,“今天晚上的话真的是开玩笑的。”



文俊辉被揪了耳朵有点懵,听了全圆佑的话更懵,今晚那么多话,哪一句是开玩笑的?
全圆佑已经坐回座位上,看着呆呆的文俊辉,比了一个嘴型,挥挥手告别,然后就让司机开车走了。
文俊辉的耳朵又腾的红了,直线上升的热度让他恨不能把耳朵藏起来,一定是被揪了耳朵以后血液流通不畅吧!
这些南韩的男孩子怎么那么喜欢skinship啊!要离远点离远点离远点!



文俊辉像冒了烟的猫一样直挺挺的往宿舍走,心里乱糟糟的想收拾一下却无从下手。全圆佑说是玩笑的那句话一直在他脑子上空环绕,是玩笑就是玩笑他都已经忘了还干嘛要重复一遍!



文俊辉突然毫无意识的停下脚步,忍不住回头看,校门外已经见不到刚才就在他眼前飞速离去的计程车,自然也看不见那个看起来温柔无害却总是捉弄他的人。 但是文俊辉握着手机就愣愣的看着夜色里,嘴里无意识的重复了那个口型。



男朋友。



文俊辉好像意识到自己在念什么鬼东西后终于清醒过来,为自己翻了个白眼,把这些奇怪的心思甩开,大步的往宿舍走去。乌七八糟想这么多,就是作业太少了! 但是少年俊辉之烦恼,似乎并不是作业再翻一倍就可以逃避的掉的,手机在不合事宜的时候想起来,文俊辉看到line上新备注的“圆少爷”跳出来的信息,有种把手机扔出去的冲动。



其实不是玩笑也可以。



文俊辉这次真的想把手机扔出去,但是是狠狠砸在那个叫全圆佑的家伙的脑袋上。到底在玩些什么,说这些鬼话。

但是不能认输。


“呵呵即使你这么说我也不会上当了。”
不好,没力度。


“你以为你这样说很有趣吗?”
呃,听起来好像是生气了似的。


“圆小学生的游戏也是很幼稚啊”
不行没有表达出自己的态度。


“那就不要当做玩笑吧。”
哎?这个...


文俊辉在删了编,编了删来来去去中被自己折腾的头大,就这么站在即使是晚上11点也并没有凉快很多的室外,也不在意围着他肆意作恶的蚊子们,一门心思只是想着怎么才能传达自己的心情给全圆佑那个坏家伙。 但是,这样写的话,对方当真了要怎么办?

文俊辉在语句的末尾加了一个促狭的脸,想了想觉得力度好像不够大,又加了个搞笑表情,这样子怎么也不会认为他是认真的了吧,相反只是看着这句话倒是可以挫一下全圆佑那个得意鬼。


好的。发送。

文俊辉为自己的小聪明得意洋洋,几乎是发送成功的同时,信息就变成了“read”.全圆佑难道一直开着对话框在等着自己回复消息吗?

那他会怎么反击呢?
文俊辉不禁有点好奇。对这个“传说中的全圆佑”突然就成了可以互相开玩笑的朋友觉得跃跃欲试的有趣。
微笑花的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文俊辉有点手忙脚乱,大概注意力太集中在line上突然变成了电话有点措手不及。


难道是生气了要来骂自己一顿吗?文俊辉小心翼翼的说了哦不塞哟,却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气喘吁吁的,不知道是信号不好还是对方在跑步,声音断断续续的。
“文,文俊辉。”
“啊,呐?”文俊辉双手捧着手机,有点像是对待发布成绩的老师一样战战兢兢。
“我说,我说的,真的不是,不是,不是玩笑。”
“啊?”什么意思? “我说的。”电话那头都是大喘气的声音,话语彻底被切断了。


文俊辉有点懵,这个家伙是在夜跑吗,那为什么不停下来说或者跑完了再说。
他想开口劝阻对方,但是又不想主动说什么。全圆佑到底想说什么呢。
“我说,”全圆佑似乎是跑完了,也或者是停下来了,总之喘气变的平缓一点,声音又像正常的时候一样温柔,“我刚才说的那句不是玩笑也可以,是真的。”
“啊。”文俊辉呆滞的回答,脑子好像有点当机。 “男朋友。”
“其实不是玩笑也可以。”


不是玩笑,是真的。 那就是说—— 文俊辉有点头皮发麻的感觉。 那就意味着—— 文俊辉的冷汗从后背密密麻麻的冒出来,但是耳朵好像和心脏连在一起的缘故,刚刚降下去的热度以疯狂的速度升温。 “文俊辉,要不要和我交往试试看。” 文俊辉握着手机的手直线垂下去,心想,哦莫。不,妈呀。 “文俊辉。”全圆佑的声音再次传过来,但是并不是从手机里。 文俊辉看着从旁边小园林里冒出来的全圆佑,心想你为了抄近路居然践踏草地。 “文俊辉,”全圆佑再一次伸手摸了文俊辉的耳朵,那只耳朵以背叛者的态度毫不掩饰的发红发热来表达他对纤长微凉的手指的向往。
“做我男朋友试试看吧。”


徐明浩的专属铃声(不,划掉)适宜的想起,文俊辉麻木的接起来,对面的人毫不客气的叫嚷,“文俊辉你吃个夜宵吃到江原道去了吗快回来的话给我带个奶茶。”
文俊辉点点头,然后意识到对方看不到的,又赶忙说,“好好。”
全圆佑皱了眉,“东校区的奶茶店已经关门了。”
“东校区的奶茶店已经关门了。”
“哦,那算了吧…哎呀你过没过西门啊,要不然你在西门那边给我买个彩虹切块蛋糕。”
“离西门很远了。”全圆佑斩钉截铁的声音。
“离西门很远了。”
“啊,那算了吧,你快点回来哦,这么晚了等一下不给你留门,你钥匙又忘在床上没有带!”然后就是忙音。
文俊辉看看就在离自己不远处的西门,又看看远处奶茶店还高亮着的灯牌,无语的看着全圆佑,心里唾弃着自己刚才在做什么复读机。


“那,在他们把你锁在外面之前,你可以给我一个回答吗,文俊辉先生?”全圆佑一路跑过来的汗显得他有点不那么清爽,但是并没有减少他的帅气。
文俊辉沉了口气,脑子里转了几转。好像考场上陌生的题目,无从理智分析的AB选项。解决的办法,那就只有一个。


“好啊。”
本能。


全圆佑似乎也没有想到这么爽快的就得到了确认的回答,眼睛跳跃了一下,文俊辉那一瞬间差点以为他要大笑着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上当了,还没等他后知后觉的感到害怕,就感受了一个混合着洗衣粉沐浴液还有一点汗渍味道的拥抱。
“答应我了哦,那就不许反悔了。”全圆佑的声音里满满的笑意。
文俊辉的心晃晃悠悠的终于落了地,轻松的把下巴搭在全圆佑肩上,也禁不住笑起来,“我像是那么没有信用的人吗全少爷。”
“不好讲,你太狡猾了。”
“哦,狡猾这个词应该是你的专属吧。”
“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小时就要开始吵架吗。”
“有什么关系,要是徐明浩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我可是要挨骂的。” “他不是弟弟吗这么嚣张。”
“我们不讲究那些啊,徐明浩那个暴脾气我哪儿敢惹他。”
“那你以后可以惹我了。”全圆佑偏头盯着文俊辉笑。
文俊辉有点不好意思,反击的咬了一下全圆佑的耳朵,然后闷头继续乐。全圆佑也不恼,“你是不是对我早就有不轨之心,我以为你要考虑一下呢。”
“考虑什么,你可是传说中的全圆佑,我已经赚大了。”文俊辉懒洋洋的说。
“传说中的全圆佑?”全圆佑一头雾水。
“总之就是你很值得,”文俊辉认真的看着全圆佑说,然后又一秒破功笑出来,两只手捏着全圆佑的脸往两边扯,“全少爷不要始乱终弃啊。”
“这句话应该我来说。”全圆佑盯着文俊辉,眼镜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摘掉了,眼神有点认真的压迫感,“不要始乱终弃啊文俊辉。”


文俊辉还是没有适应全圆佑的气场,微微有点脸红,稍微分开一点距离,顾左右而言他,“我得回去了,徐明浩等会儿真的要发飙了。”
全圆佑笑起来,“我陪你回去,要是徐明浩发飙了我就给金珉奎打电话。”
“给你点赞。”文俊辉也笑起来。


夏日的气温在深夜里也终于得以安歇,不再以可怕的数字高居不下,微微的一点凉风也终于让大家没了白日里的焦躁不安。或者是空调。
徐明浩一边给金珉奎发着信息,一边由对方的“我室友刚还带着女朋友去了奶茶店约会回来”拆穿了文俊辉的谎言。
金珉奎一边打着呵欠陪徐明浩聊天一边纠结着要不要跟对方悄悄透露一点全圆佑今天跟他打听文俊辉的事情。 尹净汉在实验室里摆出拼命三郎的架势做着一整天失败后最后的努力,没有注意到放在一边整理台上来自大洋彼岸的信息。崔胜澈在一边戴着耳机看着综艺,无声的笑的七仰八歪。


而和这边燥热的夏日夜晚不同。洪知秀迎着清晨安宁的气候出门跑步,顺便拍了漂亮的晨景发给尹净汉,习惯性的点开另一个对话框也发了出去,毫不在意收到“对方已无法接受信息”的回应,继续着清晨的锻炼。


而文俊辉。在跟全圆佑拜拜以后,一步三跨的往宿舍上面冲,冲到自己房门口,又停下来,最后笑了一下,整理了面部表情,准备迎接徐明浩的碎碎念。

今晚月色真好。文俊辉想。
然后自顾自的接了一句。

是的。

评论(35)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