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轻易

3.0 

李灿再次回到烤肉店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装在白瓷碟子里看起来就新鲜可口还带着小装饰让人更加食欲大开的肉肉们,这让他立刻忘了离开前水深火热的场景,蹿回自己的位置上眼睛眨巴眨巴的闪着期待的小光芒。
金珉奎拉着徐明浩顺着李灿也坐下来,文俊辉笑着跟大家摆摆手说“hello”,除了尹净汉以外的哥哥弟弟也都点点头,全圆佑指指徐明浩身边示意文俊辉坐那里,指着崔胜澈尹净汉说“胜澈哥和净汉哥,”,然后指指权顺荣和李知勋,“顺荣和知勋是和我们同年的亲故”,然后挨着文俊辉坐下来,“李灿你已经认识了。”
全圆佑停顿了一下,拍拍文俊辉的肩膀,“文俊辉。”


“文俊辉”三个字好像尹净汉的开关一样,从李灿进门后就一直低头搅着调料盘甚至不搭理文俊辉的问号,听到全圆佑的介绍后终于抬起头,但是并没有看向文俊辉,而是盯着全圆佑,“藏了这么久才带出来玩,要不是胜澈跟我说了你今天带男朋友来,你这就叫个名字的我还以为就是你哥们儿呢。”


全圆佑倒也毫不避讳的直视着尹净汉,仿佛如对方所愿一样的加了一句,“嗯,我男朋友。”


李灿偷偷的和金珉奎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个人都感觉到对方传递过来的心声——再美味的肉也拯救不了心累出来的苦了。
尹净汉给全圆佑脸色看,全圆佑那种脾气自然是不怕的,但是文俊辉要是尴尬不好受了那徐明浩肯定是不高兴的。而且万一全圆佑和尹净汉冲突起来,再怎么爱装鸵鸟的崔胜澈肯定是帮着尹净汉的,徐明浩即使不帮全圆佑,也自然是站在文俊辉这边的。
李灿在心里仰天长啸,我只是来吃个肉的啊啊啊啊!


好在尹净汉大概是觉得全圆佑这种软硬不吃的主一时也没想到更好的话来怼他,便把注意力放在烤肉上面,开始指挥金珉奎和李灿烤肉,两个心里揣着兔子的人大呼一口气,勤快热情的开始动手也不再抱怨作为老小组总是做苦力的命。
文俊辉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桌子上的剑拔弩张,被对面的李知勋问了在读的专业是兽医以后两个人就聊上了,徐明浩盯着金珉奎烤肉吐槽着他的手艺,权顺荣坐在李知勋的旁边,偶尔插进他和文俊辉的话题里,尹净汉好像忘了自己已经给筷子沐浴净身过一遍了,又拿了一张消毒纸巾开始他的工艺,全圆佑喝着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哎,怎么没点酒呢?”尹净汉终于再一次完成了他的清洗工艺,看了看崔胜澈,崔胜澈有点茫然的回应,“我叫了饮料还有苏打水,这大才中午啊...”喝的哪门子酒?
“你下午有事吗?”
“没有倒是没有...”
“你开车了吗?”
“哈?...”我连车都没有...
崔胜澈二丈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尹净汉,尹净汉也不理他一脸懵逼,对着大家又问了一遍两个问题,得到了全体否定的答案后开心的拍拍手,“既然今天有新朋友在,反正大家下午也没事,吃烤肉当然是要配烧酒啊烧酒,对吧俊辉?”


突然被点名的文俊辉还保持着对着李知勋微微前倾着身子说话的姿势,听到尹净汉叫他,有点疑惑的转过头,恰好对上对方漂亮含笑的眼睛,好像非常期待着自己的回应。
文俊辉被传染了一样,跟着笑了,“好啊。”


“大中午的,你酒量很好?”全圆佑没有反驳尹净汉,却对着文俊辉皱了眉。
文俊辉耸耸肩,“还可以吧。净汉哥说的对啊,烤肉就应该配烧酒嘛。”
“他酒量不好,你酒量不错呀。”尹净汉接了话头,对着全圆佑笑眯眯的说。
全圆佑依旧没有理睬尹净汉,还是保持着皱着眉看文俊辉的姿势,文俊辉好像并没有察觉全圆佑的低气压,反而笑着对着他脑门弹了一记。


尹净汉跳了起来,“服务员,来三瓶烧酒!”
李灿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就是一个和这桌人没什么关系的烤肉服务员,呃,当然顺便把自己喂饱。一边听着文俊辉和李知勋的聊天,一边盘问了徐明浩几句,大致上对这个文俊辉心里有了底。


是个在大学生活里再常见不过的恋爱故事。为了修辅修课的学分,全圆佑去上了和自己专业相关的一门专业课,恰好也是徐明浩的必修课,几堂课下来就和同徐明浩一样的留学生室友文俊辉熟悉了,再然后就约着人家去打球打游戏,慢慢发展着看个电影喝个咖啡,最后就拐进房门。当然了,这看起来顺理成章的爱情故事,如果忽略掉发展的过快的时间的话。但是比起那些一见钟情轰轰烈烈的倒也算不上什么。


看似在专注烤肉的李灿心里,其实更专注的想着的是,全圆佑真的放下了吗?毕竟那些醉生梦死的日子他是陪着一起过来的,如果离开一个人那么痛苦的话,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爱上下一个人呢。
也许是他没谈过恋爱所以才觉得不可思议吗,也许他要是和全圆佑一样有那么丰富的恋爱经历的话就能理解了吧。
但是,明明不能感同身受,但是在全圆佑的崩溃中几乎都能传递给他的痛苦,真的说治愈就过去了吗? 果然治疗失恋的最佳方式,就是新的恋情啊。


那么,我怎么才能知道。我最爱的,是哪一个呢?


“灿呐,叫服务员再拿三瓶烧酒过来~!”
冷不丁被大声点名的李灿从自己的胡思乱想里吓了一跳,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桌子上的肉几乎被消灭完了,连三瓶烧酒也见了底。自己跟金珉奎一直在帮大家烤肉并没有喝酒,刚才跟徐明浩聊天也没看到他倒了酒,环视了一圈,一喝酒就上脸红的权顺荣很明显滴酒未沾还是白白净净的样子,崔胜澈酒杯里倒是满的但是看起来很清醒的样子,李知勋是不见底的酒量所以也不知道喝了多少,至于尹净汉,明显是一副喝的很开心已经有点要手舞足蹈的样子,而文俊辉的脸红扑扑的,眼睛有点茫然的看着尹净汉显得乖巧的不得了。至于全圆佑—— “灿儿你坐着吧,我去叫服务员。”全圆佑站起身,自顾自的走出去。
李灿和金珉奎又心累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应该阻止净汉哥继续喝的啊...为什么这些哥哥们都这么让人操心啊!到底谁才应该被照顾啊摔!


“净汉哥,俊辉哥的酒量不是很好,那三瓶就看着你俩喝了,我看大家都没什么喝的兴致了就到这里吧。”徐明浩慢吞吞的开口,他的韩文不是很好,语速总是很柔缓,只有怼金珉奎的时候好像语言小宇宙爆发。
“啊...”文俊辉转头看徐明浩,本来想说我还可以,但是这才发现全圆佑不知道去了哪儿里,迷迷糊糊的张望着,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喝多了。
“可是我还有兴致啊,再说了,还有圆佑嘛!”尹净汉转着空酒杯,歪着脖子看文俊辉,“哎这么看的话,俊辉很像猫啊。”
“啊我高中的时候就被人说和布偶猫长的很像哈哈,”文俊辉全然没有被狡黠的动物勾进陷阱的危险,缩了缩脖子瞪大眼睛好像要展示这个比喻真的很正确一样。
尹净汉笑的眼睛成细细的弧线,“狐狸和猫,有趣的组合呢。”
“哎?什么?”文俊辉好奇的问。



“烧酒卖完了,要了一瓶啤酒,喝完就撤吧。”全圆佑冷冷的声音插进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他本人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顺手拿了坐在门口的尹净汉的勺子,用勺柄轻松的起了啤酒盖,然后不由分说的给尹净汉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递给权顺荣示意他顺传着倒下去。除去杯子里还有烧酒的崔胜澈,绕了一圈回到文俊辉这里,恰好没有酒了。
权顺荣有点囧,不知道是再叫一瓶还是分自己的给文俊辉好,正想给没有注意他的全圆佑挤眉弄眼让他解围,身边一只细白的胳膊举着酒杯伸了过来,“我的分给俊辉一半吧,我有点喝多了刚才。”
李灿再一次和金珉奎交换了眼神,他觉得今天的自己瞎了不知道多少次,“喝多了”的李知勋就和“烧酒卖完了”的全圆佑一样做作。
然后剩下的他们还只能装聋作哑。



这顿饭终于在大家各怀鬼胎的心情里——除了单纯的来吃饭的文俊辉——结束了,权顺荣要去网咖就先走了,李知勋要回家也打了招呼就走了,临走还拍拍俊辉的脸好像挺喜欢这个新来的亲故,金珉奎拦了出租车,徐明浩跟着上去了,李灿琢磨着也先蹭上去把自己顺回家,刚向前迈了两步,发现文俊辉也拉开车门要上去的样子,咦咦?
李灿不解的看着站在一边没动静的全圆佑,难道他们两个不一起走吗?
尹净汉也皱了眉头,“你们四个人坐一辆车太挤了吧?” “不啊,我回公寓,俊辉回宿舍。”全圆佑很自然的回答,然后看向李灿,“灿儿回家吗,我打车送你一段吧。”
“文俊辉好像喝多了。”尹净汉盯着全圆佑看,“你不看看吗?”
“他和明浩住一起,明浩会看着他的,他酒量也没那么差,”全圆佑到底还是走了两步上前,顺顺文俊辉的毛,说,“到宿舍告诉我,下午别乱跑好好休息。”然后关了计程车的门,示意他们可以开车了。



尹净汉在车开了以后毫不掩饰的一声冷笑,也拦了一辆车,和崔胜澈扬长而去。李灿小心的看了看全圆佑,又不想和这个气压奇怪的哥哥在一起但是更不想自己花钱打那么贵的出租车,当然走下去坐地铁也是这么热的天气里不想发生的事情。
好在全圆佑似乎完全没有受尹净汉影响,还是拦了出租车招呼李灿上去,给司机报了地址就闭着眼睛休息。 李灿也不打扰他,摸出耳机来听歌,刚刚算得上成年的年纪,对这些爱恨情仇的好奇和不解已经让他有点烦躁。
还喜欢着和不喜欢了,真的有那么清晰的界限吗。



而另一边,整个饭局的绝对主角尹净汉,表现出的气鼓鼓让崔胜澈更是摸不着头脑,“全圆佑那小子哪儿里是展开新恋情就放下了啊,”崔胜澈安慰尹净汉,“他对文俊辉也太不上心了吧。”
尹净汉并不回应,看着窗外感觉自己好像被别人看穿了可笑的伎俩一样。反应总是慢半拍的全圆佑,却顺着觉得他想看到的样子去做他想看到的事情,不管他是真的只是做给他看还是真的对文俊辉漫不经心,唯一可以看清楚的是,全圆佑并不想和尹净汉在洪知秀的事情上纠缠下去。
也许感情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快冲淡。但是决心。
想要就此划分的清清楚楚的决心,却是比感情更清晰可见的东西。



而全圆佑这种人,比起不可控力,他更擅长的,是可控的毅力。
他已经让过去,从他心里过去了。

评论(8)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