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轻易

2.0

“怎么着,终于肯把人带来见见了?” 尹净汉干脆的一杆进洞后,一边擦着杆头一边斜着眼睛懒洋洋的问着全圆佑。
李灿本来是下一杆,看着尹净汉利落进球后本来斗志满满的跳起来打算接杆,但是听到尹净汉的询问又立刻收住了脚步。 打球哪儿有八卦重要!
全圆佑倒是似乎还是一副很迟钝的样子,没回答也没动,尹净汉也不追问,还是自顾自的照顾着杆头,李灿左右看看倒是尴尬了,不知道自己是打是等。 全圆佑先打破了沉默,看向李灿,“你接吗,不接我打。” 李灿本来保持着从沙发上翻身下来的奇怪姿势没敢动,现在好像解脱了一样抓起杆两步跨到台球岸边,“打打打,说了今天不能再让净汉哥大获全胜了——”
“我叫了文俊辉11点过来一起吃饭,打完这局就差不多了。”
李灿觉得尹净汉这只老狐狸就是知道自己今天状态好的不得了,非要在自己打球的时候聊八卦,害的我打去哪儿啊啊啊啊!

不过李灿真的是委屈了尹净汉,尹净汉只是来的时候听组局的崔胜澈说了全圆佑要带人来,然后随口问了一下——当然也是带着挤兑的心的,并没有想着要搅乱李灿打球的节奏,只能怪李灿有一颗闪闪发亮的八卦少女心。 当然也不止李灿分心到一杆黑球入洞,甚至根本没人注意到李灿打出了什么让人笑掉大牙的球,不知道是来打球还是谈恋爱的和小女友发着腻人短信的权顺荣也顾不上手机了,最啼笑皆非的是明明睡在沙发上的金珉奎都好像接收到雷达信号一样似的“嗖”的睁开眼——如果有人注意到他的话。 李知勋似乎是最淡定的一个,只是静静的看着全圆佑。当然还有告诉尹净汉消息的崔胜澈,此刻的他装作这是个类似“金珉奎今天跟我说要带徐明浩过来吃饭”一样再普通不过的场面——仿佛文俊辉不是那个全圆佑在撕心裂肺分手半个月后火速交往的男友一样。
“哦,叫文俊辉啊,订桌子了吗,中午定哪儿吃了啊?”尹净汉看看表,差不多时间不够再轮到自己打了,就索性准备收杆了。他一边四处张望着自己刚才把杆袋丢哪儿了,一边漫不经心的回应全圆佑。 就好像三个月前指着全圆佑鼻子痛骂的不是他一样。

“胜澈哥找的,他朋友推荐的新开的烤肉店,好像挺不错的,离这儿不远,”李知勋接了话,顺便捅了一把在一边装死的崔胜澈,“是吧,哥,应该可以步行过去吧?”
崔胜澈幽怨的用自己的欧式大眼睛瞪了一眼李知勋,“恩恩,是我学长的朋友新开的烤肉店,店名好像是重善,你们打完这局我们直接就可以过去了,离这里就两条街,我订了位置的——” “我已经黑球入洞了,不用继续了。”李灿好像积极回答问题的小学生一样跳起来说,他现在已经被熊熊燃烧的八卦魂转移了打球的全部心智。 崔胜澈在心里翻了白眼,虽然大家都等着看好戏但是也不用表现的这么明显吧!但是李灿表态后也没人有反对,崔胜澈领教了这群人的八卦心后也无奈的直接去前台结账了——今天应该让全圆佑来结账的!
尹净汉终于在金珉奎的屁股底下找到了自己的杆袋,也没去理会金珉奎一脸瑟瑟的歉意,收拾了东西,重新拢了头发,拿出手机一边查烤肉店位置,一边等着崔胜澈回来准备出发。 全圆佑连自己的专属杆都没带,谁都看的出来他今天就不是一副认真打球的样子,但是也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重磅的见面——毕竟和洪知秀分手后半死不活要死不死不如去死的全圆佑,都是大家围观了半个月的。 后来李灿想起那半个月都觉得不寒而栗,他比这群哥哥们都小,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假期,央求着从小带着他玩到大的权顺荣带自己去“成年男生”去的地方玩,本来是热情洋溢青春活波的,结果被全圆佑整的快要精神萎靡。几乎天天晚上泡在酒吧夜店KTV里,听着权顺荣霸麦狼嚎看着全圆佑面无表情的喝酒,偶尔还要听闯开门的尹净汉对着全圆佑铺天盖地的骂一顿,刚开始还央求着权顺荣带自己去玩的他后来看见权顺荣叫他就躲。

烤肉店位置有点偏,虽然离的很近,但是在一处拐角的上坡处,还被几家店挡住了门面有点不好找,崔胜澈看着尹净汉的导航也有点转向,还是给店员打了电话才找到了路。不过好在店面很不错,虽然有点兜圈子但是一进门就被满满的烤肉香驱散了小抱怨。好在崔胜澈定了位置,这还没到饭点就已经开始等位的热闹,让几个一进门就有座位的人有了小小的优越。 大家很快落了座,金珉奎顺着全圆佑身边空了一个位置,然后把包放在另一侧的位置上,李灿本来挨着金珉奎要落座,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应该是徐明浩也要过来,就乖乖的坐在下一个位置。崔胜澈看着服务生忙里忙外的顾不上他们,就推着权顺荣去服务台拿菜单,权顺荣习惯的要去推李灿,发现李灿坐在了最内侧,外边又只有尹净汉和李知勋,只好认命的自己去取。 金珉奎想了想,又把书包拿起来,自己坐在李灿身边,李灿玩着手机开着玩笑说珉奎哥不想让我们明浩哥坐我身边吗?结果被金珉奎一把搂住脖子吓了一跳,手机都差点滑出去,不解的对上金珉奎的眼睛。 金珉奎努努嘴,让李灿看尹净汉的方向,李灿顺着看过去,尹净汉一贯洁癖的拿消毒纸巾擦着餐具,看起来优雅又放松,李灿用眼神对着金珉奎发出疑问。金珉奎假装低头看着李灿的手机在跟李灿讨论手机上的东西,一边小声说,“我觉得等会儿可能会引发战火。” “怎么会?” “我刚才压着净汉哥的杆袋睡在,净汉哥都没骂我。” “噗,珉奎哥你是不是被虐妄想症,明浩哥是不是对你经常家暴你说吧弟弟虽然不能帮你出气但是可以听你诉苦。” “瞎扯,我们明浩才不会——别扯远,你看净汉哥今天这么安静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他今天从我们见面以后就没有怼过胜澈哥,也不骂我,还不使唤你,你不觉得很不正常吗?” 李灿无语的看着金珉奎,但是内心似乎无法反驳,“就因为圆佑哥今天要带男朋友来?他俩都在一起好几个月了,净汉哥还不能接受啊?” “顺荣哥没给你讲吗,洪知秀就是净汉哥的孩子啊孩子,而且是全圆佑最后追的到洪知秀也有净汉哥撮合的功劳。” “可是不肯留在首尔的是那个人啊,圆佑哥也不想的啊。”对于从未谋面永远活在称呼里的洪知秀,李灿无论如何也是想站在全圆佑这边为他抱不平的。 “可能圆佑哥走出来的太快了吧,也许净汉哥还是希望他俩能有转机的,但是现在,”金珉奎偷偷看了一眼擦拭餐具好像擦拭古董一样的尹净汉,“应该是没有可能了吧。不过我的重点是——”金珉奎薅了一把李灿的头发,认真的嘱咐到,“如果真的场面不好看了,你一定要帮我拦着我们明浩啊,我怕我一个人拦不住那小火炮。” 李灿更觉得二丈摸不着头脑,“关明浩哥什么事?”徐明浩算是被金珉奎带进这个圈子的,既不是全圆佑的亲故,和尹净汉也算不上很亲近,跟洪知秀更是只有几面之缘。就算是打起来了,也轮不着他加入战局吧。 金珉奎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全圆佑是跟着明浩去蹭学分的时候认识文俊辉的,文俊辉是明浩的学长,明浩其实知道洪知秀那个事儿不想让文俊辉掺和的,但是架不住那两个人情投意合一见钟情干柴烈火....” “行了打住啊哥,我知道了,”李灿站在高考后整个人生的知识水平最高端实在受不了金珉奎那些奇怪的形容,“不过我觉得你多心了,都多大的人了,分个手算什么事儿啊。” 老子还是母胎solo呢都没怼天怼地的你们这些恋爱都不知道谈了多少次的人还一天不满足!

金珉奎交代了李灿正事也就懒得和他多理论别的,其实他们几个人心里都清楚,分手不算什么,但是全圆佑和洪知秀分手,那就是天崩地裂的事儿。尤其中间还掺和着一个喜欢怼天怼地的尹净汉。

“几点了,我都饿了,全圆佑你要不要去接一下你男朋友?这边这么难走。”尹净汉终于擦完了他的餐具,悠悠的看了眼在一边看着菜单装鸵鸟的崔胜澈,口气很温柔的问着全圆佑。 全圆佑玩着手机倒是很淡定,“不用,我跟他讲了这边得从理发店后面绕上来。” “站在下面的主路连理发店都看不见,导航都不好使,你还是去接一下吧。”尹净汉拿了一本菜单,漫不经心的提议着。
全圆佑却干脆连回话都省了,头也不抬的捣鼓手机好像尹净汉对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李灿却觉得整个空气瞬间降温,毕竟他也是见识过当年闯进小包厢对着全圆佑破口大骂顺带撸袖子要干架的真男人版尹净汉的,这种明显不友好的气氛让他不寒而栗。他看看四周,希望谁来解个围,但是一圈扫下来他更绝望了。崔胜澈继续看着一页不翻的菜单装鸵鸟,权顺荣去洗手间了半天没回来,李知勋倒是好像在关心这场对话,但是也是安静的坐着并未吱声,而低头发信息的金珉奎就更——

“明浩也会一起过来,我下去接吧!”

——居然可以指望。李灿心存感激的看了金珉奎一眼,但是突然意识到金珉奎一走,就剩下自己在这个奇怪的氛围里,立刻跳起来热情的揽着金珉奎,“哥我陪你去!” 两个人有点同手同脚的走出烤肉店,然后就好像逃离火场似的一路往下跑,李灿觉得自己好像重新放入水里的鱼一样大口呼吸,“我刚才被全圆佑吓死了!”连敬语也省了。 “你说他们会不会吵起来?圆佑哥居然对净汉哥不理不睬。” “放心吧,文俊辉没来以前,净汉哥是不会跟他计较这些的,只是想踩他痛脚让他不痛快罢了。”金珉奎缓下脚步,尹净汉这种自己不爽就要拉人陪葬的心思金珉奎已经领教多年了。他拨出徐明浩的电话,一边张望着寻找刚才在信息里跟他讲已经下了计程车的红色头毛的家伙,然后很快——“明浩啊!这里这里!”

李灿吐槽着徐明浩就好像盯着一头焰火一样的头发走到哪儿都耀眼的不行不行的,然后很眼尖的瞅见徐明浩身边的陌生长相的男生。 是和徐明浩差不多的身高,头发是乖巧的黑色,肤色倒是白皙,眼睛亮亮的很好看,看见对着他们叫嚷的金珉奎以后露出温柔的笑容,穿着普通的牛仔服白T恤还有破洞牛仔裤,在大声抱怨着烤肉店这么偏僻的徐明浩身边显得很安静。 只是——

什么嘛,看起来是很普通啊。 李灿对文俊辉的第一面,心里飞快的下了定义。

后来文俊辉的确问过李灿对自己的第一印象,因为李灿是他那天去见的除了金珉奎外的“全圆佑的朋友们”的第一个人,李灿却已经忘得差不多了,那天大多的心思都用在警惕尹净汉发飙了。李灿努力的回忆了一下但是着实没有想起来太多,不过按照他后来对文俊辉的想法,第一印象的话,“应该是觉得哥果然是被圆佑哥看中的人啊!” 这样的评价是褒奖吗,文俊辉觉得也许是吧。

记忆在时间的银河里总是被各种突如其来的尘埃星球撞击的支离破碎,再次拼凑的时候总是被无辜添加了很多我们自身赋予的臆想。就好像李灿后来总是对洪知秀带着别扭的偏见,但是实际上对于洪知秀的第一面,他只是看过尹净汉和洪知秀的合照就觉得——

洪知秀真的看起来是天使一样特别的人啊。

评论(5)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