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Roommate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是正主拿到了我的剧本。

小短篇速达,严重OOC

请勿上升真人。


下面正文

“好累啊!”结束彩排回到酒店刷开房门,文俊辉把包随意一扔,飞奔去床上一躺,把脸埋进铺好的被子里,“还是床最舒服啊。”听到房门的落锁声,文俊辉一偏头把脸露出来朝全圆佑喊,“把包里手机给我。”

“那你还要抛弃它跟床拥抱。不管,你自己来拿。”虽然嘴上说着拒绝,可是全圆佑却拿起了包帮他找手机,“给。”
接过手机,登录小号刷着微博,还不忘吐槽,“圆圆,你看她们的速度多快,图和视频都出来了。你今天怎么又坐后面了。”

“那是因为你今天坐在了前面,辛苦了翻译员。”全圆佑坐在了房间里的办公桌前打开了笔电,架上了金丝框的眼镜。

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各自玩着。文俊辉躺着玩手机,也不知道看到什么“咯咯咯”的笑一会儿,全圆佑坐在笔电前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和“叮叮”的鼠标声。

“我先去洗澡了。”文俊辉终于一抬腿一挺身离开了床,路过电视机前,他还点点屏幕左下角的两个名字,回头看他,“你看咱俩的名字,我的可是在上面。”

全圆佑抬头看看,继续关注游戏的撕杀,扔出一句,“也就名字能在我前面了。”

“那是因为我比你大。”

“除了生日,你还有哪儿比我大?”

“哪儿都比你大。”文俊辉边说边去了洗手间,语气里满是“不想理你”,全圆佑没看到的是,文俊辉的外耳廓微微泛红。



“圆佑,全圆佑!”文俊辉敲敲玻璃,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又有低沉的回音。

全圆佑上一局游戏刚刚结束,这一局开头就奔着胜利招手。一抬头,本来还在朝洗手间门口张望,结果发现文俊辉是揭开了浴缸旁的百叶帘,正冲他做出勾手指的动作。

“嗯?怎么了?”

“你也来啊,咱俩一起洗。”

美人邀约,怎敢说不。

全圆佑以最快速度创造了今天的第一个lose记录。

他只来得及在进洗手间前脱掉衣服扔在床上,进门后见到文俊辉十分享受的躺在满是泡泡覆盖的浴缸里。

“你想来个浴室play?”脱掉裤子,全圆佑光着身子踩进了浴缸里坐好。

“怎么样?”文俊辉见他进来,调转方向靠近他。

酒店里的浴缸承受两个180的大男孩着实有些拥挤,偏偏文俊辉还要靠过来,本来就狭窄的空间更加逼仄。

“你不是累了么?”

“泡澡可以迅速缓解啊!”文俊辉顺着全圆佑的小腿内侧往上摸,摸到大腿的时候,下身的欲望就开始控制不住逐渐抬头。本以为文俊辉会继续向上,没想到他话锋一转,“圆圆,我给你剃剃腿毛吧!”

这是什么套路!

“为什么?”今天的全圆佑堪比十万个为什么。

“你不知道你的腿毛被吐槽很多次了么,每次你有破洞裤的图出来就会被吐槽,就连你的手毛都吐槽过。”

“那是她们没见过世面。”

“剃完之后你再穿破洞裤就没有人吐槽你了,要不后天你就穿吧。”

“不要,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打算穿破洞裤回去的?!”

文俊辉没接话茬,盯着他的腿毛,“你真的不是个毛孩么。”

“什么毛孩,这叫真.男人,爷们儿!”

“什么?爷们?你这肯定跟东北扛把子学的。”

“是爷们儿!小八说有儿音的,每次你都学不像。”

“这说你呢,怎么转移到我身上了。我去拿剃须刀和剃须膏。”文俊辉从水中站起,身上沾着的泡沫顺着后背往下滑,迈出浴缸的脚踩在瓷砖上留下一摊水印。

“我怎么可能坐等你来剃掉我丛林般旺盛的毛发呢。”全圆佑跟着他也起身出了浴缸,走到文俊辉身后想制服他手上的动作。

“我觉得你剃毛之后会更帅,你这么白肯定就像顺荣不敢看的褪了毛的咕咕一样。”文俊辉挣脱了一只手,按当时手能抬到的高度喷了一下剃须膏,“呲”的一声喷出了一堆泡沫。

“你别喷这啊,我就腿毛重,又没有胸毛!”全圆佑边说边往下抹掉泡沫。

“谁让你不老实乱动的。”文俊辉趁乱又朝他大腿喷了两下,“你要是再动我就往你那不老实的地方喷。”作势就要按下喷头。

全圆佑连忙阻止,“你想剃也行,我们轮流来。”

文俊辉眼睛一转,“行啊,你先来。”

全圆佑坐回浴缸,一条腿伸出来搭在浴缸边,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全圆佑只能等着文俊辉的剃毛服务。

先从小腿开始,慢慢往上,涂满了剃须泡沫,文俊辉用手动剃须刀一点一点细致的刮着,仿佛在给猫梳毛。

本来就已经抬头的欲望,被冰凉的触感和文俊辉认真的眼神弄得越来越昂扬。全圆佑恨不得马上就把他拽进浴缸里来一场浴室play,但是看着文俊辉不慌不忙的动作,他憋的直摇头,这时候乱动很容易被划伤,自己选择的路,仰着也要走完。

左腿结束换右腿,刮着右小腿的时候,文俊辉停手抬脸思考片刻,“你那片森林怎么办?”

全圆佑哭笑不得,“刮腿毛就行了,别打算整得我像钙片男主一样,把这个想法毙掉。”

“哟,看来我们全圆佑同学有经验啊!”

“什么经验?我哪有什么经验!”

“紧张什么,我说的是你看片的经验。”

“你不也看过么。”

“那次你还非要拉着我一起看。”

全圆佑想伸手挠他痒痒,文俊辉低头一句”别动”让他已经悬在文俊辉头顶的手又缩了回去,胳膊拄在浴缸边,内心一个劲儿的咆哮,“什么时候结束啊啊啊啊啊!”

“你看这多白啊。”文俊辉一拍全圆佑大腿,“好了,圆满完成任务,给个评价吧,顺便点个赞。”

全圆佑看着自己伸出去的腿,左看看右看看,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也管不了那么多,感觉抽进浴缸里把剩下的泡沫洗掉。

文俊辉站起后去了洗手池,放好剃须膏,用水冲冲剃须刀,洗了洗手。

全圆佑躺在浴缸里看着文俊辉,不明白那一系列动作之后将会有什么,但是总感觉会有什么即将发生。

果不其然,文俊辉转身奔着门走过去,边开门边说,“圆圆,你慢慢泡吧,我困了要去睡觉了。”

等到全圆佑拉开百叶帘才知道文俊辉没开玩笑,他真的钻进被窝里,只露出两只眼睛看着全圆佑。他都没想用淋浴冲水,出了浴缸直接冲进卧室区,用带着水的身体扑压在文俊辉身上。

你不是说累么,我让你明天起不来床!



回程的机场全圆佑也没有按照自己之前所想的那样穿破洞裤,而是选了一条正常的牛仔裤。

他当时想的是,被剃腿毛这件事,我怎么会让别人知道呢!

可他一到宿舍,其他成员就立马都知道了。

大家都觉得文俊辉手法不错,只有全圆佑一个人满宿舍找他。

“文俊辉,你给我过来,我要剃你的腿毛!”

END





评论(15)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