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夜色下的向日葵(下 END)



@波菜小星要煎蛋


13

文俊辉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了闹铃声,手胡乱扒拉着把手机按掉了。紧接着铃声又响起来,文俊辉纳闷平时间隔这十分钟感觉可漫长了,怎么今儿这么快就过去了?
他又烦躁地关了手机,伴随着关闭的动作,他抬起不愿睁开的眼皮看了下时间。不过时间他是没看清,却看到了两通未接来电,这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闹铃。

“外出的圆圆”

文俊辉“腾”地一下坐起来,下意识睁大了眼睛,怔了几秒钟恢复反应,回拨回去发现对方正在通话中,挂断后又重拨了一次,这次终于接通了。
全圆佑身上穿着文俊辉的那件牛仔服,站在候机厅的落地窗前,一手扶着栏杆,嘴角上扬的看着手机屏幕,按下了接听键。

“好看的俊”


文俊辉彻底清醒之后不想再去睡回笼觉了,他打给白班司机杨哥,告诉他今天交班的时间提前到四点。
然后他开始在家里一通忙活,先是仔仔细细洗了个澡,认认真真吹了头发,还翻箱倒柜找出自己几年不用一次的男士香水,换上了一身他认为还算得体的休闲服。
这一套仪式感十足的流程做完倒是花费了他不少时间。
如此的郑重其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去接哪个高官要员呢。
他开着车一路上哼着小曲,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激动劲儿。这股劲儿从他身上的每个细胞流过,流向四肢百骸。
他甚至觉得这一路的绿叶都在向他挥手致意,一路的花都是为他而绽放。
他把车停在了机场的停车场,只身一人站在国内到达的区域外。


机场里人来人往,广播里散发出航班消息的通知。
文俊辉不时地抬头看着大屏幕上每隔五分钟更新一次的航班信息,焦急地看着走出来的一拨又一拨的乘客。
终于看到全圆佑所乘航班变更为到达,本应放下的心却更加焦躁和不安。
又过去了二十多分钟,文俊辉透过忽开忽关的感应门,远远就看到自己那件牛仔服了。

是他,是他,就是他。

文俊辉激动的举起手臂挥动着,边挥嘴里还边喊,“圆圆,这里啊!”

也不确定全圆佑是否看见了他,他倒是看出来全圆佑身边多了一个男人,还看到全圆佑回头跟这个男人说着什么。他注意到男人的手里拖着两个行李箱,其中一个是全圆佑的。
他原本还坚挺的那股子兴奋劲儿立刻被削减大半,不想看两个人的互动,别扭的扁扁嘴,低头看向脚边的地面。


“低头看什么呢?”
全圆佑拍了拍文俊辉的肩膀,跟与自己一同回来的人说道,“冯秘书,行李给我,你先回去吧。”
“少爷,真的不用我送您么?”冯秘书伸手将行李箱递给了全圆佑。
“不用了,我朋友来接我了。”说着,他一手揽过行李箱的拉杆,一手搂住文俊辉。
“朋友”,圆圆说我是他朋友诶,文俊辉的心情开朗了许多。
“那我就先走了。”冯秘书拉着行李箱离开了。

文俊辉从刚才开始就使劲儿地盯着冯秘书,一直到他走远。他在心里一直嘀咕,你可赶紧走吧,别耽误我和圆圆单独相处。
他很好奇,全圆佑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身边还有秘书?不过当他看着全圆佑略显疲惫的脸,他只想问问他还好么。但是在这一切还没来得及发生之前,文俊辉的手机响了。


“哦,妈,怎么了?”文俊辉拉过全圆佑的手腕,边通话边走向停车场。
“也没什么事,就是你最近都没怎么往家里打电话了,想着问问你怎么样。你这下班了么?”
“还没呢,”全圆佑适时拉住了文俊辉,让他小心过往车辆,“最近挺忙的,总加班。您跟我爸都挺好的吧?”
两个人继续走着,“挺好的。这不下周你三姨家的弟弟要结婚了么,大家都问你有没有时间回来啊?”
“妈~”文俊辉不用想都知道老妈又要老生常谈了,他希望话题就此打住,“我这也就过年能回去一趟,其它时候也抽不出时间呐。”
“哎,你要是在我们身边,我们也能帮着你找个合适的对象,没准早就结婚生子了。”说着说着,电话那头传来了抽泣声。

两个人坐进了出租车里,文俊辉也没着急插钥匙打火。
“好了,妈,您跟我爸保重身体是最重要的。我旁边还有同事,先不说了啊,回头我再给您打电话。”
放下电话,文俊辉这才松了口气。“抱歉,家里的电话。”
“怎么不说实话呢?”

低头转动车钥匙的文俊辉抬头看他,“实话?难道要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开出租,还是夜班的?那他们一定比现在还担心,他们还会埋怨自己没能力给我找一份好工作。我不想这样,我一个人怎么样都可以,却不想因为我让他们伤心难过。”文俊辉挠挠头发,“哎呀,别说这个了,再说我都想哭了。”

“你就那么想当我同事?”
文俊辉反应一下这个梗的出处,“那不是刚才为了挂断电话扯的谎么。”
“不如你给我当司机啊?!”
“还是算了吧。”
“这也是同事啊,你看我都有秘书了,还缺一个司机,我看你挺合适的。”
“别了。你连秘书都有了,还要啥自行车啊。我还是喜欢开晚班车。”

全圆佑没有继续纠结专职司机这一话题,别有用心地说了一句,“你一晚上多少钱?”
“啥?!”文俊辉觉得这人出门一趟回来变得不正常了,双手交替护住胸口,“告诉你,小爷我可是只卖艺不卖身的。”
全圆佑饶有兴味看着他的反应。听他这么一说,笑的前仰后合。
“你误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他笑的鼻子都跟着紧了紧,“我的意思是,你一个晚上要交多少份费,自己能剩多少钱。”
“哦~那可说不准,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想买你一个晚上,陪我喝酒。”
“喝酒?”文俊辉在想,为什么要找我?
“你一定会想为什么我不去找朋友,找别人,为什么要找你,对吧?”
文俊辉点点头。
“没人可找了,要不就是一个人喝闷酒。你不怕我醉倒在街边么?”
应该是…不怕吧…

不过听他这么一说,文俊辉随即脑内着,他送全圆佑来到一个小酒馆,之后便离开了,喝醉了的全圆佑晃晃悠悠一个人走出来,因为站不稳踩空而顺着台阶摔下去,然后躺在那里睡一宿…越想文俊辉越嫌弃地皱起眉头,觉得这样的场景有点凄惨呢,于心还有些不忍。
算了,就当是发发慈悲做回好人。

“那我们去哪儿喝?”
“我家。”


14

全圆佑和文俊辉上楼前在小区外的超市里买了一箱罐装啤酒。等到准备开门的时候,全圆佑才想起来,走之前因为怎么也找不到钥匙,索性直接关门出发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文俊辉想起他好像存过一个开锁匠的号码,不确定这么久过后是否会接通,但还是抱着试一试才知道的想法拨打了电话。得到了肯定的回复后,两个人就这么站在全圆佑家门口等着。

全圆佑对此觉得神奇,“你怎么连这样的电话都有?”
“如果我说之前我的钥匙也落在了家里,你会不会笑话我?”
“怎么会呢,反倒觉得这样的你很可爱。”全圆佑说着伸手想摸文俊辉的头发。

文俊辉顺着他的动作抬头看去,他只看到全圆佑的手停在半空中,半晌也不见全圆佑的手有下一步动作。
他本想问问全圆佑想做什么,却发现全圆佑的脸"腾"地红了。
“你…头发…沾上柳絮了。”全圆佑有些支支吾吾。
“又到了漫天棉花的时候了,”文俊辉低头用手没方向的扑棱两下头发,“现在呢?还有么?”
“没…没了。”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可能是穿多了,刚才走进来有点热。”全圆佑说着就要脱掉牛仔外套。
“你还是穿着吧,我感觉楼梯间还有点凉。晚上不能光喝酒吧,要不点份外卖?”
“好啊,你想吃什么?”全圆佑说着就掏出了手机。有分散注意力的事情,想必脸红也能快一点缓解。“要不点一份炸鸡吧?炸鸡啤酒不是标配么?”
“好啊,我想吃半半。我看看点哪家店的快一点。”说着文俊辉把脑袋凑过来,看向全圆佑的手机。

全圆佑觉得自己的脸红一时半会是好不了了。


等到开锁匠把门打开后,炸鸡外卖也在同一时间送达。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屋,又在玄关处脱了外套在衣挂上挂好,墙上挂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8”。

这时文俊辉才看到全圆佑的右臂上戴了一个小小的黑色“孝”字牌,他的思维一下子跳出来“男左女右”。
“圆圆,你…没事了吧?”
“什么?”全圆佑穿上拖鞋,双手分别拎着外卖和行李箱走向客厅。听到文俊辉说话,他停下脚步回头看看。
文俊辉抬手指了指他的胳膊。
全圆佑看了看手臂,向前动了一下手肘,“你说这个啊,”他迟疑了几秒,故作轻松地回答“还好”。

文俊辉觉得因为自己的问题使得气氛些许尴尬,迅速换上拖鞋,抬着啤酒先跑进去找寻餐桌的位置,又跑来接过全圆佑手里的炸鸡袋子。
全圆佑把行李箱放到原本的位置走到餐桌旁的时候,他看到文俊辉把炸鸡啤酒都已经摆好。

“用杯子么?”
“我随便的。”

全圆佑走向厨房,从柜子里找出了两个杯子和醒酒器。
“喝啤酒还用醒酒器?不过用红酒杯喝啤酒我还真是头一次。”
“你先等下,我去拿瓶红酒。”


等到全圆佑拿着一整瓶红酒来到餐桌旁坐下来的时候,文俊辉已经先行在红酒杯里倒满啤酒了。
“醒酒器是用来醒红酒的,那啤酒直接用酒杯醒就好了。”文俊辉觉得自己说的字字在理。

两个人就这样开启了第一次的“共进晚餐”。


酒精总是会激发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不爱说话的喝了酒可能变得滔滔不绝,喜欢说话的喝了酒可能沉默不语,平时说话轻声细语的喝了酒可能会有冲(chòng)劲儿,平时看似坚强的人喝酒之后会情感爆发,还有人会在喝酒之后引吭高歌。

全圆佑在喝完两听啤酒后开启了连珠炮模式,好像想把这么多年除了官司以外的话一股脑全部说完。
而平时话不少的文俊辉此时只是一口一口喝着酒,听全圆佑说着那些自己并不懂的故事。
这个时候无所谓感同身受,只是需要一个听众。

文俊辉平时没有什么喝酒的机会,所以酒量也没有通过锻炼来有所提高,他在喝了三听之后连连摆手说自己不能再喝了。
“那我们改喝红酒吧,也醒的差不多了。”全圆佑今天显得兴致勃勃,不知道是不是连日来的压力借着喝酒得到了释放,他只觉得今晚的酒越喝越开心,现在的他不管看到什么都觉得怎么会这么可爱。

盛酒的红酒杯、纸盒里的炸鸡、罐装的啤酒、装满红酒的醒酒杯,以及自己和对面坐着的男孩子。

都是如此的可爱。


15

全圆佑提议不如换个位置喝红酒,还说要放点音乐才更有感觉。
文俊辉说这个时间不知道“一杯红酒”有没有开播,“一杯红酒,”他边说边晃着手里的红酒杯,“跟现在的我们还挺搭的。”
全圆佑打开广播,“一杯红酒”开始了今晚的第一首歌。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最近这首歌又流行了。”文俊辉在全圆佑坐在沙发上打开广播之后,也端着杯子走过去。
“是因为即将上映的电影吧。”全圆佑往旁边挪了位置,给文俊辉腾地方让他坐下。

“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

文俊辉跟着音乐的节奏一起唱着,全圆佑头枕着沙发靠背醉眼朦胧看着他。
“圆圆,你也唱啊。”文俊辉唱到兴起起身绕到沙发前,跳起随意的舞蹈。看全圆佑只是坐着,他走过去,拽着全圆佑的胳膊摇摇。
“我不太会唱。”
“那我唱的好听么?”
“好听。”

《后来》结束,音乐声并没有减小,紧接着《当爱在靠近》前奏响起。
“今天好奇怪啊,没听到Joshua说话。”
“没准今天换个方式,只听歌也不一定啊。”
这样想想也有可能,文俊辉点点头表示接受了全圆佑的说法。松开了自己的手,回到刚才的舞台继续跟着音乐唱跳起来。


“真的想寂寞的时候有个伴,日子再忙,也有人一起吃早餐。
虽然这种想法,明明就是太简单。只想有人在一起,不管明天在哪里。”

这首歌全圆佑听进去了,他听着音乐看着面前这个手舞足蹈的人,想象着歌词里的描写,就好像眼前出现一幅自己梦寐已久的画面。画面里有两个人,一个是他,一个是文俊辉。

“爱从不容许人三心两意,遇见浑然天成的交集,错过多可惜。
如果我是真的,决定付出我的心。能不能有人告诉他,别让我伤心。”

他带着悲伤和悔恨去江城的时候,曾想过就那样抛下现在的所有留在江城。以自己这几年的工作经验,他相信在那儿也可以找到不错的工作养活自己,自己也会习惯在江城生活。
可是就在他看到文俊辉评论的刹那,他否定了自己的冲动想法。他要回来,还是为文俊辉而返。

他终于明白,感情是一件需要即时表达的事情。要让对方知道你的感情,才会得到对方的回应。
想念一个人的时候要表达、喜欢一个人时候要告白、想见一个人的时候要见面。

“每一次当爱在靠近,感觉他在清楚的告诉你。
它骚动你的心,遮住你的眼睛,又不让你知道去哪里。”

已经喝醉了的文俊辉转着转着就觉得顶灯都跟着他转圈圈,一个没站稳跌坐在地毯上。
“哎哟”一声,暂停了文俊辉的所有动作,也拉回了全圆佑飘忽的思绪。
“没事吧?”全圆佑放下酒杯凑到文俊辉身边,仔细看他有没有扭到脚踝。
“我没事,”文俊辉转了两下脚踝确定没事之后,笑着抬头看着全圆佑。
“圆圆,看来我真的是喝醉了,不然怎么感觉你的脸离我越来越近了呢。”
“你没醉,你脸红的好可爱。”全圆佑压低了声音,看着文俊辉柔情似水的眼眸,一点一点凑近。
文俊辉听着他的话忽然怔住,双手紧张的抓了一把裤子,眼睛微闭,双唇因为紧张不停的轻抖。

就在两个人唇瓣相贴的一瞬间,文俊辉惊讶地睁开眼睛,双手用力推开了全圆佑。姿势由坐变蹲再起身,逃也似的跑掉了。

“每一次当爱在靠近,都好像在等你要怎么回应。
天地都安静,唯一不安的是你的决定。”

随着”嘭”的关门声,全圆佑由用手撑地毯坐的姿势顺势向后躺在了地毯上。旁边那因为刚才他的跌倒而倒在一边的酒杯,还向下滴着红酒。


文俊辉手里拿着外套一口气跑了老远,停下来喘着粗气的时候,被夜晚的风吹的酒醒大半。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要跑出来,难道仅仅是因为那人刚才吻了自己。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表现夸张了。可能那人只是酒喝到兴头上,做了一些那人自己也没想到的举动。
啊啊啊啊,好烦躁啊!他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想让自己不去胡思乱想替那人找理由。

他站在原地,路灯拉长了他的影子。他抬头看向天空,今晚的夜色真美。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了被高层住宅楼挡住的下弦月,没想到今晚还能看到白月光。
他把外套搭在肩上,走向主干路。车是开不了了,喝了那么多酒,要为自己安全着想,先停这儿吧,明天一早再回来取车。
没想到他一个夜班司机,今晚居然要打车回家了。


广播里的歌曲一首接着一首,全圆佑躺在地上听了一首又一首,睡神就这样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头枕着双臂发着呆,他每次一闭上眼睛,刚才被推开的一幕就在眼前的幕布中上演,他想用文俊辉舞蹈的画面替代,却频频被打断。

他反复想着文俊辉离开前的表情,意外?惊讶?厌恶?他想不清楚,那表情里包含着怎样的含义。

“陪着你天天在兜圈,那缠绕怎么可算短。
你的衣裳今天我在穿,没留住你却仍然温暖。”

由歌词想到了什么,全圆佑迅速起身疾步走去玄关处摘下那件牛仔外套。反伸上袖子,将衣服贴上前胸,慢慢走回刚才的位置躺下,边走边低头看着衣服。

“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间,望不穿这暧昧的眼。
爱或情借来填一晚,终须都归还,无谓多贪。”

他心里的那棵向日葵,开到一半突然被按下了暂停键。


16

全圆佑一宿没睡,天刚蒙蒙亮就起来洗漱了。随着暖色调的阳光一点一点照进房间,全圆佑将昨晚的一片狼藉收拾干净。
从衣柜里拿出一身西装换好,系好领带,拿着公文包,全圆佑将自己调到新一天的上班模式准备出门。
手扶着鞋柜换上皮鞋的时候,眼睛瞥到自己失踪的这串钥匙正放在鞋柜上面。明明昨天回来的时候没顾得上找寻,怎么今天反倒自己冒出来了。
不会是…
他想到了文俊辉,会不会是昨晚他离开的时候看到后捡起放在如此显眼的位置呢?
没时间多想,全圆佑揣好钥匙出了门。


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文俊辉正打开车门躬身坐进驾驶位。
全圆佑发挥出自己隐藏多年的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文俊辉的车,在文俊辉要锁上车门之前坐了进去。
他抱着公文包稳了稳急速跳动的心脏,向文俊辉打着招呼,“早!”
“你坐别的车吧,我是去交班的,不顺路。”文俊辉语气透着拒绝。

昨晚回到家,他本想借着酒劲儿倒头就睡。没想到事与愿违,一闭眼睛,全圆佑那张脸就浮现在脑海和眼前,而且还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他烦躁的在床上与被子枕头抗争着。
结果可想而知,他以一次次失败而告终。

他也是一宿没睡,想用平时喜欢做的事情来打发时间。随便挑了个电影,两个小时的时长刚演半个小时、男女主角就吻的昏天黑地。换掉看小说,没看两页,自己心烦的看不下去了。
他对这种没来由的气找不到解释的理由。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他静不下心来,感觉自己双子座的两个小人正在脑袋里打架。

A:你猜他有没有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B:我不知道。不过在亲之前不是应该问一下或者说一下的么?
A:问什么?说什么?你看电视剧里哪有提前还问一句亲你行不行的啊!
B:哎呀,不是这个意思。
A:那你是什么意思?
B:至少也得先表个白,确定一下关系吧!不然这亲了之后算什么啊,酒后乱性啊!到第二天酒醒了不承认怎么办!
A:你说的很对,不表白就亲亲,名不正言不顺是吧。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找他说啊。
B:喂,喝多的那位先生,我觉得还是要先问问你的心,你喜欢人家么?

“喜欢!”文俊辉脱口而出。
可是确定了之后呢?
他也喜欢我么?
我该怎么办呢?

后半夜,文俊辉在思考着变换后的问题中度过。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那等下可没车送你上班。”
“没关系,不上班也行的。”
“那你坐好了。”文俊辉一脚油门开出。

虽然没到上班高峰期,但路上的私家车也渐次多起来。
“昨晚,对不起。”全圆佑缓缓开口。
文俊辉心里“咯噔”一下,他害怕出现被自己不幸言中的最差的结果。
“但是…”
“但是!”
“不是,我是想说…你可不可以原谅我…”全圆佑已经将话唠模式格式化了,磕磕巴巴的。
“为什么要原谅?”
“因为…”全圆佑终于体会到有些话就是这么难以说出口。
“你说不说?!不说就下车。”
“不下,今儿你去哪儿我跟你去哪儿。”

文俊辉不说话了,气鼓鼓地开着车。
“这条路…”全圆佑看着前行的方向,心里暗喜。
“到了,这回你可以下车了吧。”文俊辉把车停在便利店门口。
“我诚心诚意向你道歉,你也不原谅我么?”
“至少要给我一个原谅你的理由吧。”文俊辉被他问到都没脾气了。
“我们先握手言和,我再说。”全圆佑主动伸出了右手,五指并拢。
“随便你,反正上班迟到的又不是我。”文俊辉随意回握着,即刻松开。

全圆佑好像下了多大的决心一样深呼吸,“文俊辉,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文俊辉不敢相信又害怕听错。
“如果你需要一个男朋友的话,希望你能考虑我,一定要优先考虑我。我先走了。”全圆佑说完迅速下车了。他这时才发现手心里满是紧张的汗。
原来表白也没有多难嘛,说出来觉得十分满分的开心。


文俊辉坐在车里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激动的用手捂住嘴“咯咯”笑着,看着全圆佑跳着前行的动作,直到他走进大楼看不见身影。
他开心到发抖的掏出手机,打开全圆佑的微信对话界面,发出一行字。

“下次见面,把刚才的握手换成以后的牵手吧!”想想,又补充一句,“晚上什么时候下班,我来接你。”

早间广播的音乐正缓缓流淌。

“书里总爱写到喜出望外的傍晚。”



尾声

“圆圆,来电话了,快接我电话。全圆佑!赶紧接电话…”
全圆佑从转椅上站起来,抓过手机嘴角翘起走到落地窗前接听。
这是由文俊辉录制的专属“我爱的俊”的铃声。

“你睡醒了?”
“我饿了。圆圆,你吃午饭了么?”
“还没有。”
“你不会又是在等我吧?不是说了么别等我。你看,这都一点多了,你的胃怕是要饿坏了吧。你这白天上班的人,不能这么不注意,跟你说过多少次,要养生、养生、养生。”
“养生不如养你啊!”
“全圆佑!拜托你别再说这样的话了行么?”
“不喜欢么?土味情话不想了解一下?”
“好肉麻啊啊啊啊啊!”
“我们等下出去吃吧,想吃什么?”
“好啊好啊,听说你公司附近新开了一家店,评价还提高的,我们就去那吃吧。”
“地址发给我。”


全圆佑计算着时间差不多才从事务所出发,他走到路口要拐弯时被信号灯拦住。文俊辉正好从另一个方向走来,看到全圆佑便加速跑过来。“好巧哦,咱俩同时到。”
全圆佑没说话,但笑的温柔。
文俊辉疑惑地皱起眉头,“圆圆,我脸上有东西么?不然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啊。”
全圆佑看着文俊辉一张一合的两片嘴唇,越看越喜欢,于是就在上面盖了章,“你话真多。”

旁边的路人纷纷驻足侧目,又迅速走开。

“全圆佑!”环顾四周,文俊辉惊讶又害羞到连连跳起,“这么多人呢!”
“怕什么啊。”全圆佑一脸宠溺。
“你既然不怕的话…”全圆佑还在等他的下半句,没想到等到的是文俊辉一把搂住脖子往他怀里一带,就势在全圆佑的脸颊上吧唧一口。

“圆圆,绿灯了,我们跑过去吧!”还没等全圆佑反应过来,就被文俊辉带着跑起来。
他边跑边回头朝全圆佑说,“圆圆,这叫做有来有往。”

这次文俊辉抓住的不再是他的手腕,而是他的手。

两个年轻人就这样在热闹的路口向对方表达着炙热又深沉的爱意,并互相得到了回应。
这是一幅多么幸福感十足的画面啊!

以往五月中午的阳光也是如此耀眼么?
今年是的。


“信号灯那边有一家好吃的店。”
“不如先趁着等信号的时候亲一个吧。”

END


--------------------------------------------------

写在文后

1、一开始构思的时候,就在想有什么能把两个人的生活串联起来呢。开车的时候最喜欢听广播了,夜晚更适合听音乐广播,于是就愉快的决定两个人都来听广播吧。那找谁担任mc呢,因为之前看到过刷哥的签售后记(问他如果做广播会叫什么名字,他写的是Joshua的一杯红酒),就这样,在我的文里,一杯红酒先行开播了。不知各位对刷哥的客串还满意么?

2、(上)里提到的枸杞菊花黄芪茶(水),这几样东西是否可以一起喝,适不适合所有人的体质,还是要询问中医的。

3、(上)里出现的电影台词出自于《卡萨布兰卡》。

4、白糖水解酒,亲测有效。当然了,喝酒伤身,如非必要,能不喝就不喝。倒是可以喝一点红酒的,虽然红酒有后劲儿,但是适量饮用对身体还是有好处的。

5、本人因为害怕猫所以家里没有养过猫周围也没有猫可吸。文中提到关于小家伙的片段,描写有不对的地方,烦请指正。

6、最近要上映的电影是《后来的我们》。

7、江城是一个虚构的地名。

就酱~



评论(2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