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调皮捣蛋(全一章)


1.0

夫老师这两天很头疼很无奈。

自己班的文俊辉小朋友最近总是调皮,让他很是操心,平时也就算了,尤其是在午睡的时候,总喜欢在休息的时候来来回回的走,还是用后脚跟走,发出闷重的声音,怎么劝阻也是无济于事,甚至会边耍赖的说“我不要我就要这样”边用力蹦跳。连带着其他小朋友也不好好午睡,在床上跟着他一起乱蹦乱跳。

明明已经五岁了,可他的心理年龄好像还停留在三岁、人生中的第一个叛逆期起点阶段。

今天中午又是如此,好不容易安抚好其他小朋友,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不对,是全圆佑,偏偏在大家重新安静下来的这个节骨眼又带着文俊辉蹦蹦跳跳起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刚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夫老师拉着两个小朋友来到走廊上,让他们俩靠墙站好,“先说你,圆佑小朋友,哎,俊辉你别乱走啊。你走就走呗,别拉着圆佑啊。”

文俊辉的小手拽着全圆佑的手腕就往外走去。真是没有一刻老实的时候,就好像始作俑者不是他一样。

“他是我弟弟,你不能说他。”

夫老师彻底被他们打败到想扶额了,恨不得在走廊里大喊一声。
“尹净汉!!”

尹净汉在办公室里躺在折叠床休息的时候打了个喷嚏。
“妈蛋,指不定是哪个臭小子在背后骂我了。可别让我逮着,不然小心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尹净汉你别睡了,你不是说把文俊辉调你们班去么,赶紧的吧,我都受不了了。”夫胜宽推开办公室门就开始大喊。

夫胜宽简直搞不懂,别的小朋友他都能搞定,特别是全圆佑,更是老师们公认的好带的孩子。怎么偏偏文俊辉,每次都能自己抓狂,捂着胸口深呼吸也不管用。还有就是别让文俊辉和全圆佑他俩凑一块儿,不然威力成倍增长。

“你不是说你能搞定么?现在怎么了,想起我来了,不管用了。胜宽啊,你自己看着办吧。”

夫胜宽尽力平复自己此时堪比火山喷发的心情,一下一下做着深呼吸。

这个尹净汉,平时偷懒也就算了,搞不定小孩子还得自己出马。夫胜宽搞不懂的是他怎么偏偏就能搞定文俊辉呢,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办法。

“哥,拜托了。”
“等我睡醒再说吧,你先去看好俊辉和圆佑,别让他俩乱跑,还有就是别打扰我休息。”

夫胜宽耷拉着肩膀低着头泄气地向外走去。


睡醒了的尹净汉恢复了战斗力,趁着下午上课之前,在夫胜宽领着小朋友们排成排走向教室的时候,把文俊辉和全圆佑拦在了教室门外,带回了办公室。

“小俊辉,你说为什么你中午不睡觉呢?睡午觉是一件多么舒服的事情啊?”
“午睡是很舒服的。”回答的是全圆佑,可是今天文俊辉偏要拉上他一起闹腾,让他没办法睡觉。

文俊辉眨着他那双大眼睛,一言不发。

“不说话那就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我们下次不这样了行么?”

文俊辉还是不说话。

尹净汉的耐心也快接近最低值了,他烦躁地撸了两把袖子。

“你这不说话是怎么个意思呢?你这样我可要在放学的时候告诉你父母了哦。”
“今天是小舅舅来接我们。”
“那我就告诉你小舅舅。”

“我小舅舅脾气可好了。”
“可是他说今晚要晚点才能来接我们。”全圆佑补充了一句。

眼看尹净汉也要被打败,但这句话让他看到了机会。
“我们来做个交换吧。”
“什么交换?”文俊辉瞪大了眼睛。

“我呢,放学之后陪你们等舅舅来接你们,你们答应我下午要乖乖的听话,可以么?”
全圆佑反应了一下听话的点点头,文俊辉见全圆佑这边没问题,笑笑说,“成交。”

两个小家伙手拉着手从办公室走出来后,走到看不清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停了下来,用空着的手击了个掌,脸上的表情充满雀跃。

“我们成功了。”
“哥,我困了。”
“上课的时候再睡吧。”
“我怕老师说我。”
“没事,老师不会说我们的。”
“那我也害怕。”
“胆小鬼。”



“小舅舅!”
“小舅舅。”
两个小家伙看到小舅舅的出现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开心。

“真不好意思,这两天太忙了,一忙就忘了时间,真抱歉。”
“小舅舅,这是我们尹老师。尹老师,这是我小舅舅。”文俊辉在两个人中间做着介绍。

“尹净汉。”
“洪知秀。”
两个人礼貌性地握了握手。

“老师,老师,”文俊辉扯着尹净汉的衣角。
尹净汉蹲下来靠近文俊辉,“我小舅舅刚留学回来。”

洪知秀见状无奈的挠挠头发,“这两个小家伙给你添麻烦了。”
“这个不麻烦,”尹净汉一只手摸摸全圆佑的头发,“这个很麻烦。”另一只手摸摸文俊辉的头发。

“不介意的话,晚上一起吃个饭吧,算是为这个小麻烦赔礼道歉。”
“我想吃鸡排。”文俊辉提议,大人们每次都为了吃什么商量半天,说来说去都是随便,很麻烦的。
“我也想吃。”全圆佑附和道。
洪知秀看着尹净汉,等待他的回答。

文俊辉探身看看全圆佑,两个小家伙一人一边扯着尹净汉的衣角抬头眼巴巴地看着他,那表情就好像如果尹净汉下一秒说出拒绝的话,他俩会“哇”的瞬间哭出来一样。


等到两个大人两个小孩坐在炸串店里吃着烤串的时候,尹净汉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两个小家伙蛊惑了。

两个大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两个小家伙安静的吃着自己餐盘里心心念念的鸡排。
吃饱了之后的两个小家伙扶着鼓起来的肚子坐在椅子上。

文俊辉藏在桌子下面的双腿不安分的踢向全圆佑,示意他看看旁边聊得正欢的这俩人,可全圆佑摆出一副疲惫的表情,“哥,我困了。”

文俊辉拍着洪知秀的胳膊,“小舅舅,小舅舅,你看圆圆他都困了,咱们回家吧。想吃明天再来吃吧。”

“明天还想来这吃么?要不换个地方吧。”洪知秀眼睛弯起来对文俊辉说。“那我们走吧,这么晚了,也不耽误尹老师回去休息了。”

付账走人。

洪知秀看着尹净汉坐上出租车之后,才想起来刚才忘记留手机号码了。

他怀里抱着困到不行的全圆佑,一手拉着到现在还特别活泼的文俊辉走在回家的路上。

“小舅舅,你说我今天表现的好么?”
“特别好。你能给我讲讲,你是怎么说服尹老师,让他陪你等我去的么?”
文俊辉得意地摇摇头,“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为了小舅舅,可是牺牲了自己弟弟的午睡,但是吃到了心心念念的鸡排,这么想来,文俊辉也算不出来到底划不划算了。
不过为了好吃的,还是有收获的。

文俊辉边走边思考,明天该用什么办法调皮捣蛋呢。


END


不知道打佑灰的tag是否合适,毕竟两个小家伙是兄弟。

昨晚看团综,胜宽和净汉吐槽俊尼那段实在是太逗了,真的是五岁不能再多了。

我昨晚在梦里一群人喝着啤酒吃着烤串,然后想鸡排想了一宿。


评论(14)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