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夜色下的向日葵(中)


@波菜小星要煎蛋 

08

自那之后,全圆佑与文俊辉仿佛回到了之前没有任何交集的时候。

俩人在那之后就没了联系,虽然互加了微信,但就如同众多不常聊天的联系人一样,静静地躺在列表里。

两个人互留号码互发红包的聊天页面已经不知道被挤到哪个角落里了。


文俊辉照旧每天开着他的夜班出租,生活也没什么改变。
只是他总会想方设法绕到去往那家便利店,不管是否有需要,都会下车去里面转一圈。然后在走出来的时候抬头看看周围的写字楼。
有一次甚至车上还有乘客,他就一脚油门开到了便利店,因为失误连连道歉,连车费都没收。

在这夜深时分,是否有一盏灯是为了那个人而开?他是否每天还会像那天一样忙碌?再跟同事出去喝酒会不会又被灌酒,会不会又喝醉?

文俊辉意识到自己总会产生这样上述想法的时候,他有些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近乎可以称之为想念的感情,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对一个乘客,对一个男人。后来想想既然不知所措不如任由他去,感情总会自己去寻找出口的。

那个红包全圆佑一直没有点开,就这样在24小时过后,又退回到了文俊辉的钱包里。

钱是装进了文俊辉的钱包,但他内心总觉得不安,他想拿着这多出来的钱做点什么。


一杯红酒每晚如约十点开播,Joshua说他很喜欢与听众们分享一些年代久远的老歌,每一首都充满着怀念的味道,会勾起很多回忆,今天的主题就是影视作品里的音乐。

“现在的你是否有遇见的人、想念的人、等待的人、爱着的人?那个人是谁?他或她与你又有着怎样的关系?是你的爱人、亲人、朋友?抑或是刚刚你遇到的人,便利店的营业员、一起进入小区的邻居、与自己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这个时间在这个世界上,你在想着一个人的同时,也一定有人在想你。你等待着别人的同时,也会有人在等你。

来听一首《将爱情进行到底》里的歌曲—谢雨欣的《谁》。”

“遇见你的我,碰到我的你。
在同样的深夜里,写了同样的日记。”

……
“谁在爱你,你在爱着谁。
谁在爱我,我在爱着谁。
谁在等你,你在等着谁。
谁在等我,我在等着谁。”


全圆佑还是经常在事务所忙到半夜,他也喜欢在加班的时候听深夜广播。每次开播时他都会暂时停下手里的工作,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柏油路面。

路灯照着行道树,映出斑驳的影子,树梢上的新芽刚刚露头,远远看过去还是一片光秃秃的枝丫看不到绿。

这条路下班高峰期一过,车辆成倍减少,这时候更是看不到什么车辆经过,有时候会有发出震憾轰鸣声的跑车呼啸而过。

有时他看着看着就呆住了,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时认真盯着停在便利店门口的出租车,希望那辆车里的司机会是文俊辉。

他也想发微信给文俊辉,可每次一点开页面,拇指就停住了迟迟不按下键盘。

他终于想起来给朋友圈除除草了,被人吐槽是百年不发一次朋友圈、从不点赞、从不评论的全圆佑今天突然想发点东西了。

他长按相机的小图标,出来一个可以只输入文字的框框。他在发送之后,看到五分钟前文俊辉也发了一条朋友圈,跟他的居然一模一样。

“想念,想你。”

他截屏保存了图片,并把夹在两条文字中间的推销信息用app删掉。


“现在在听着我们节目的朋友们,或许您现在仍在忙碌,在公司加班、在家里忙活、在外面应酬,或许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或许已卸下了一天的疲惫,正准备休息。无论当下您处在任何一种状态,任何一种心情,我希望您可以留给自己一首歌的时间,身心放空,将自己带入进歌词和旋律中。我们继续来听下一首歌,来自《金粉世家》的片尾曲—何璐的《让爱降落》。”

“这世间繁华太多,
人影交错擦肩而过。
她走过惟独她走过,
让你停下了脚步,
沉默两颗心不再沉默。”


你听到过春天冰面开始融化时破裂的声音么?
心听到过。


09

“喵呜~”文俊辉的脚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趴着一只猫,棕黄色的毛、瘦瘦小小的一只,正抬头看着他,小眼神里有着期待的同时又充满了警惕。


“叮”微信提示的声音,在此时安静的办公室里有些尖锐。停顿了一下,电台又开始继续播放。

全圆佑这时看到茶几上的果盘,才想起来那是下午的时候,顾律师拿来的草莓,说是自己家里种的请他尝尝鲜。
他走到茶几旁停步,打开手机,看到文俊辉给他发来一张图片,他心里激动表面看上去并无二致地打开图片,只是心跳有些加速。

图里是文俊辉抱着猫的自拍照,他的脸跟猫的脸紧贴着。小猫的一双眼睛滴溜圆,文俊辉的眼睛比小猫的还要大还要亮,里面有万千星辉散发出的光芒。

全圆佑边看边弯腰拿了一颗草莓,注意到图片右上角是便利店外突出的牌匾,是事务所楼下的那家。一激动手抖了,草莓蒂留在了手里,草莓不偏不倚掉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他皱起眉头,看着草莓顺着缝隙掉进垃圾桶最下面,一阵叹息。

这是成心不想让我吃啊!

“你赔我草莓。”全圆佑把草莓蒂甩进垃圾桶,回了五个字给文俊辉。

“怎么赔?”文俊辉几乎是秒回。

这一问把他给问愣了,文俊辉问的不是为什么,而是怎么办。

是啊,该怎么赔。
他不知道答案。


在全圆佑这些年的生活里,从来都是规规矩矩,身边围绕着无数个条条框框。尤其是成为律师之后,每当遇到问题,都可以向法律寻求答案。哪怕遇到棘手的官司、狡猾的对方律师,他都可以见招拆招,因为他有依据有支撑。

可是感情不能这样,也没办法这样,甚至都不像升级打怪,还能有攻略和提示。

感情没有固定模式、没有范本、没有攻略,也没有前辈来告诉你下一步要怎么做、下一句话该怎么说。

他在感情这个学校里还是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毕业的小学生。

全圆佑一开始对文俊辉完全是出于好奇,这是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在初次见面就可以侃侃而谈,还会给予建议。他想多了解一些,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他甚至用起了撒娇耍赖。他想的是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这只能说明方式不对。那些女孩子们都喜欢这样,也没见谁被拒绝啊!

哦,可能因为自己是个男的。


“那只猫哪儿来的?”
“刚才在便利店门口碰到的。”


文俊辉看看那只趴着的猫,蹲下身伸出手想摸摸它。小家伙有点害怕的往后退缩,退了几步停下来继续看他。他伸手招招它,小家伙又往后退着。
文俊辉笑笑起身去了便利店,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袋子,走回刚才的位置蹲下来,掏出袋子里的鸡蛋,把袋子扔到一边。剥好蛋皮、掰开蛋白和蛋黄放在手心里,“喵呜、喵呜”文俊辉学了两次猫叫。
小家伙战战兢兢地踱步到文俊辉手边,用鼻子嗅了嗅,伸出舌头舔了一点蛋黄。之后就把小脸埋进文俊辉的手里,一点一点嘬着。
文俊辉用另一只手掏出袋子里的矿泉水,把手里剩下的鸡蛋放到袋子上。拧开瓶盖,往手心里倒了点水,送到小家伙前面。

这是用全圆佑的红包买的东西,文俊辉觉得有必要给他发张认证照片。

“你还在楼下?!”

隔了一分多钟,文俊辉传来一条语音,“已经走了。你不会还在加班吧?”

全圆佑才刚激动的心情就像被扎破的气球一样瞬间失落,“刚走,但打到车了。”
他其实还在办公室里。

又一条语音,“那就好,回家早点休息吧。”

“好。晚安。”

“晚安。”
最后这条语音,给了全圆佑一点安慰,他反复听了很多遍。


“如果你能让她降落,
天空如自由无尽头,
可知那颗心在风中太落寞,
就让她停留在你怀中。”


那棵种在心里的向日葵种子开始破土,而因为种子的发芽,冰山开始融化。从山顶开始一点点裂缝,一点点拥抱这个世界。


那是他的白月光,只在夜晚仰望。

那是他的向日葵,只在夜晚绽放。




TBC

评论(10)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