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夜色下的向日葵(中)


@波菜小星要煎蛋 发了发了

lof居然如此傲娇,分开发没问题,放在一起就不行

没想到真有(中),更没想到还要一分为二。


06

广播里仍然流淌出音乐的节奏,一首接着一首。

“快到了,你醒醒吧。”文俊辉在转弯之前才开口,生怕又被这位先生嫌弃自己话多。
全圆佑用一个单音节“嗯”当作是回答,却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把手伸进大衣兜里,左边掏掏、右边摸摸。突然猛地睁开眼睛,低下头看着自己又摸摸左边、掏掏右边,恨不得把兜都给掏碎了。
反复确认没有之后他想起来了,刚才走的匆忙,钱包忘在办公桌的抽屉里了,“那个,我没带现金,可以微信么?”
“可以啊,”文俊辉在车前置的隔断里拿起手机,单手打开手机,这时候车已经开到小区门口了。他把车停在路边,把手机切换到微信的收款码。
全圆佑打开了扫一扫,趁着文俊辉不注意,一把夺过文俊辉的手机,吓得文俊辉迅速反应伸出手去抢,“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扫付款码,可不可以扫你的微信名片啊?”全圆佑微微嘟嘴,加上鼻音糯糯地说着便把手机递回去,停留在付款码的屏幕逐渐变暗。
“你没说清楚啊,”他接过手机之后重新解开锁屏,找出微信名片二维码,“给你。”


全圆佑扫完之后发送了好友申请,文俊辉迅速确认。很快就收到了一个微信红包,下面还有一串数字,“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作为交换,可以把你的号码给我么?”

文俊辉觉得特别无奈,坐在旁边这人今天是真的喝多了,没准明天一早起来就不记得这一段了,也想不起来我是谁了,但还是把号码发过去了,没准以后想打车的时候会找自己呢。

全圆佑收到消息之后满意地开门下车了,关门之前没忘提醒一句,“记得收红包啊。”

文俊辉看着走路有些左右摇晃的全圆佑渐渐走向小区大门,他摇下右边车窗,朝全圆佑吼着,“喂,别忘了喝白糖水,好好睡一觉。”

全圆佑用钥匙刷开了电子门后,听到后面有人喊,慢慢转身面带微笑弯起眼角朝文俊辉的方向挥挥手。

这一系列的动作在文俊辉看来是一种因为醉酒才产生的慵懒状态,仿佛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他都没有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有些搞笑,就这样手撑着副驾驶看着全圆佑慢慢走远。

看着他的背影文俊辉无意识地说了一句被音乐声掩盖着自己都没听清的话,“晚安。”

“试探说晚安,多空泛又心酸。”广播里又换了一首歌,
“低头呢喃,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终于回过神来,文俊辉点开了红包,他看着屏幕上的数字,睁大了眼睛。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他首先想的不是今晚赚了,而是想这位先生今晚真的是喝大发了。
20块钱的车费,全圆佑居然发了200块钱。

文俊辉接收了之后又返给全圆佑一个红包,祈祷他明天一觉醒来会发现这个红包的存在。


07

文俊辉在交接班之后先在楼下吃了份早点、然后回家洗了澡、洗完澡一个人悠闲的躺在床上玩手机,他想等全圆佑领取了红包之后再睡觉。
可等到快十点了,也不见微信来个提示。

他想了很多原因,可能是人酒没醒还在睡,要不就是一起床发现要迟到了没看手机,想了一万种可能,最后决定干脆打个电话试试看吧。

拨通了那串号码,没想到电话很快接通,文俊辉一上来就问,“你没事了吧?记得点红包…”他有点纳闷,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对方一直没声音。
“您好,请问您是哪位?”全圆佑低沉而冷静的声音从话筒传来。

听到声音之后,文俊辉又把电话拿到眼前确认号码应该没错,他才稍微放心,但这样正常的一点慵懒都感觉不到的状态听上去应该是没事了。
自己也是,干嘛对他这么上心呢!
“不好意思,打错了。”他顿时觉得索然无味般挂断了电话。

没意思,睡觉。


全圆佑面对着沙发靠坐在办公桌沿上,双手捧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全律师,这是您要的茶。”顾律师照例每天一上班就帮全圆佑泡好最近他的新宠—“中式养生菊花茶”送进办公室。
“放这就好,谢谢啊!”全圆佑没抬头。

顾律师意外地瞄了一眼全圆佑,以前可听不到全律师跟她说谢谢,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这一瞄不要紧,平时不苟言笑的全律师…今天居然笑了,还笑的这么开心。

“全律师,您是…恋爱了么?”
“没有啊,怎么了?”全圆佑偏移视线看看她,脸上还挂着笑容。
“哦,没事。那我先出去了。”顾律师壮着胆子又抬头看看全圆佑。
“那你去忙吧!”


顾律师走后,全圆佑坐回椅子上,还转了两圈。
刚才接电话的时候太正经了,又假装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会不会吓到他。

这样想想,全圆佑的心情就像学生时代成功地作弄到同学一样开心,是那种纯粹的开心。
他从起床之后就开始等文俊辉这通电话。

昨晚回家之后,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才在角落里找到白糖,他给自己冲了一大碗水喝的干净,然后回屋倒头就睡。
早上被生物钟叫醒后,打开手机才发现昨晚的那个红包,但他一直没点开,金额是他故意点错的,他想为这次的偶遇做些什么。
但他想确定的是另外一件事,如果他一直不点开这个还回来的红包,文俊辉会不会打电话过来。


顾律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之后,就伸手示意其他律师靠近,好像发现了什么惊天大八卦一般。
“快说啊顾姐,别卖关子了,好奇死我了,”沈律师是个实习生,因为性格活泼,刚来才没两天就融进了这个集体。
顾律师故作神秘,“我跟你们说,我刚才进去的时候,看到全律师对着手机,在笑诶。”
“啊?”这真可谓是一个惊天大料。
“什么?”孙律师刚放下手包,听到大家围着顾律师在讨论全圆佑,也凑过来听听八卦。
“全律师居然会笑?!”
“什么话,哪有人不会笑的。”顾律师推了一下沈律师。
“我就没见过,”张律师比顾律师工作的时间早,比她早认识全圆佑几年。
“他笑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啊?是不是特别帅,你快给我们形容一下。”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时候顾律师觉得自己平时书看的太少了,找不出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全圆佑的笑容,“温柔?惊鸿?那个应该怎么说来着?”自我否定的摇摇头,“哎呀,就是那种霸道总裁突然对你笑了的感觉。”

接着几个女孩子开启了花痴模式,双手攥成拳头抵着嘴唇,眨着星星眼,挖空了全部的想象力去想着全圆佑笑着的样子。

“那我要不要趁着现在拿着材料让全律师帮我改改啊?”沈律师找了个她认为合适的借口想去全圆佑办公室看看。

“祝你好运。”顾律师想到全圆佑严肃的样子,拍拍她的肩膀朝她笑笑就坐下了。

讨论完八卦,其他人一瞬间就散开了,仿佛刚才的聚众讨论都是假象。

顾律师每隔几分钟就抬头看看办公室的方向,怎么进去了二十分钟,这沈律师还没出来呢。

真不禁念叨,刚这么想,就见沈律师走出来,速度特别慢,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垂头丧气。
“怎么进去那么久?没事吧?”

不问还好,这一问不要紧,沈律师“哇”的一声哭出来,“全律师说我写的不好,让我回来重写。”
“重写就重写呗,有什么大不了的,哭什么。”顾律师一只手扶着她,另一只手顺着她的后背安慰她。

“我哭是因为…呜呜…”沈律师哭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边说边抽泣,“…全律师今天没凶我,还帮我…把重点写…写到纸背面了,感觉他好温柔啊。”说着沈律师哭的更厉害了。
“傻丫头,没凶你这不是好事么。你呀,这个时候居然还不忘发花痴。”


评论(8)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