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唯独你是不可取替10.0


10.0

全圆佑推开练习室的门,毫无意外的又发现文俊辉是第一个来练习的。后者正在练舞,音乐开的响亮,很明显整个人都投入在舞步里完全没有发现进来的人。
音乐是当下最火的一首男团单曲,刚刚连续两周在各个音乐放送上连续拿得一位。他们也被公司敦促多练习,也许会被考虑出个练习室版或者可以在综艺节目上使用。组合里练习的人分为早到党和晚归党,如果不是集体练习的日子,一部分习惯早起的人会早早来练习,晚上可以多睡一会儿。而熬夜党则是夜猫子。全圆佑算是早到党里的,当然他也并没有早太多,只是比起那些睡到下午再来公司然后凌晨离开的几位,他还算能赶得上在公司吃午饭。但是文俊辉永远是第一个。

全圆佑在文俊辉跳完这一支的时候毫无诚意的拍拍巴掌,让后者注意到他的存在。文俊辉也不知道几点就开始练了,T恤已经湿了一片。他冲着全圆佑笑笑,掀了T恤下摆就开始擦汗,全圆佑心想,衣服上还能有干的地方吗。但是并没有开口调侃,而是说了别的事情,公司让我们两个组一个小分队。
文俊辉眨眨眼,有点不信,说我们?一个主舞加一个rapper?一边说唱一边跳舞?然后自己也笑起来。
全圆佑砸了一瓶水过去,后者准确的两手接住,然后恨恨的说我也是dancing machine好不好。而且我还可以唱歌。

那你solo好了,要我干什么?文俊辉咕噜咕噜的往下灌。
全圆佑站起来,握住水瓶阻止文俊辉灌的那么猛,认真的问,我们两个组小分队不好吗。
没有不好啊。就是得先约法三章。文俊辉终于畅快的喝完水,抹了一把流进脖子里的水珠,认真的看着全圆佑说。
约法什么?

第一,不许在镜头前过分skinship.
哈?全圆佑挑眉,那第二第三呢?
第二,skinship的独家解释权归文俊辉所有。第三,任何时候恪守第一条。文俊辉眼神严肃,怎么看起来都是认真谈判的样子。
全圆佑扑哧笑出来,伸手去挠文俊辉的痒,说你是不是皮痒了。
文俊辉哇啦哇啦的叫着躲闪说全圆佑你敢在镜头前挑逗我我就退团不干了!
全圆佑一边蹬鼻子上眼整个人压上去把文俊辉制的服服帖帖的一边不屑的说你敢。不过又好奇的问他,为什么不能挑逗你,现在粉丝多吃这一套啊。

文俊辉嘻嘻哈哈的拿手去掐全圆佑没二两肉的脸,说我怕我把持不住。
全圆佑笑的眼睛都找不到——他和文俊辉在一起的时候好像总是笑着。他拿鼻尖去蹭文俊辉,好像初生的小狗,说我们能一直这样吗?
一直哪样?文俊辉被压的躺在地板上,也懒洋洋的不想爬起来了。
这样。全圆佑低头亲了文俊辉一下,结果后者咯咯的笑起来,他反而红了耳朵。

会的,等我是个老爱豆大前辈的时候也会这样的。文俊辉笑吟吟的许诺,抬手拍拍全圆佑的后背。
不过现在你该醒来了,他温柔的说,但是手上的力度好像越来越大。

啊?全圆佑发愣。
我是说,全圆佑,起床了!

全圆佑一下子睁开眼,然后看见文俊辉举着权顺荣的抱枕一副要往下砸的样子,看见他醒了就立刻把作案工具扔去一边,长吁短叹的说你可算是醒了我都觉得你是不是睡着就窒息了。
全圆佑眨眨眼睛,思路慢慢的清醒过来。他昨天刚经历完最后一门期末考试,连续一个月的高压复习让昨天晚上放肆去夜宵喝酒的他们嗨到凌晨,然后他就倒头睡的不省人事,差不多——他看看手机,睡了12个小时。

文俊辉拿了全圆佑的水杯过来让他喝点水清醒一下,然后说要和徐明浩他们一起去吃晚饭让他快点起床。全圆佑喝了两口水,觉得酒后火辣辣的嗓子好了一些,又想起刚才那个梦,拿出来和文俊辉分享,“我梦见我们去做爱豆了,还是个大型组合,有13个人呢。”

“哦,那我是不是门面担当如果不是的话你可以回到梦里重新做一次。”文俊辉拿着手机打游戏——他因为考试排名落后不少,现在抓紧时间提高。
全圆佑说我都不知道组合里有谁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门面,没准你是下位圈。
文俊辉手和眼睛都忙着,脚一踢把拖鞋甩到全圆佑床上以示抗议。

全圆佑居然也没恼,把文俊辉的拖鞋拎着下床给他穿上,像大型犬一样蹲在床边,下巴搭在文俊辉膝盖上,轻声说我们会一直这样吧,
文俊辉忙着投身战斗没听清,说你说什么。

全圆佑站起来,梦境里那些不切实际的背景虚无缥缈,但是他和文俊辉是实实在在的,他知道,即使在梦境里,他对着文俊辉的心情也是实实在在的。那种心情任何时候拿出来都是温柔的醇香,让他失去理智一样的沉迷。他低头看着文俊辉,柔软的头顶,眼睛圆溜溜的转着,认真的眼神里一闪一闪的光芒,嘴巴不自觉的翘起来一点,两腿盘坐着好像老大爷的姿势,但是罩在oversize的卫衣里又好像小朋友一样。
他的文俊辉。

文俊辉被全圆佑铺天盖地的吻下来的时候心里哀叹一声又要被队友骂到死,但是还是忍不住抱住全圆佑的脖子细细的回应上去。全圆佑略带着没有散去的酒气,明明应该讨厌的味道在这个人身上好像也成了香气。他摸到全圆佑脖子后面细软的绒毛,又顺着摸上去插进柔软的头发里。

一吻做毕。
全圆佑温柔的看着有点害羞低下头去拿手机退游戏的文俊辉,他满心欢喜,梦境里美好又甜蜜,文俊辉的许诺也好像是真的一样。他看着恨不能捧在掌心的恋人,把梦里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我们会一直这样吧?

哪样?

像现在这样,在一起,一直。

嗯。文俊辉也看向全圆佑,嘴角挂着笑,眼神认真又甜蜜。他和全圆佑十指相扣,彼此好像把温柔的心意都通导进对方的心底。

“嗯。会像现在这样一直在一起。”


飞机以流畅的线条划过天际。云层里微小的颠簸也不足以唤醒梦境里的全圆佑。他低着头抵在窗边,颈枕上落下了一滴不起眼的圆圆的水渍。他嘴角微微翘起,呼吸安静,好像在这个和陆地隔绝的时空隧道中穿越到美好的时光里。
他不曾失去。

梦里他喜笑颜开,心满意足,勾着恋人细细的小指,天真又执着。

“我们拉钩。”
“好。”
“不许变卦了。”
“你也不许。”

“拉紧一点。”
“好。”
“再紧一点。”
“好。”

时间以不知名的残忍催促飞机从黑夜至黎明,最后稳稳的降落滑行。全圆佑微微睁开细细的一条缝隙,好像在流连梦境里最后的一丝假意甜美。
但终究没忍住从眼角细细的滚出一行清流。


四年六年。一共十年。

文俊辉。我爱过你。

END


PS.唯独你是不可取替这首歌,写的是最后遇到的那个正确的,可以走到最后的人。是在爱情破败,满身伤害之后遇爱重生。
但是有些人生并无那般幸运。

这篇写到这里就算完结了,终于在全圆佑生日之前更完了,依旧没有番外。
一开始想的框架就是全圆佑求而不得的故事。
如果是佑灰是爱情,那刷俊就是现实,有时候现实会比爱情更无解。至于刷俊的结果,就留给各位看官仁者见仁了。
就酱!

评论(34)

热度(118)

  1. 高贵的垃圾HJKL 转载了此文字
  2. JiaChuHJK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