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唯独你是不可取替9.0


9.0

文俊辉有一年生日的时候,朋友请他去听演唱会。
他蛮喜欢粤语歌,但是对歌手都感情泛泛,也没有很刻意的喜欢过谁。那次是一个不算很出名的女歌手,以前还有个组合,解散后自己也在继续小众的音乐事业。

演唱会叫致前度的演唱会。

那个时候还在念高中的文俊辉还没来得及初恋,年龄卡在要成年未成年的17岁末尾。他和朋友两个人下了课,挤着晚高峰的地铁急匆匆的去会馆,在闷湿的盛夏弄的满头大汗。记忆远久到他几乎都记不得女歌手的长相,也记不清演唱会持续了两个小时还是三个。
他记得那天穿的校裤上被邻座激动的粉丝洒了一点可乐,但是他也没有顾上和兴奋的小女生计较。他记得他们是最便宜的山顶票,全场基本只能看着大屏幕,好在音效蛮好。他还记得歌手在唱最后一首歌之前说的一段话。

“无论我们爱过多少错的,爱过多少对的,都可能是为了某个人。遇到某个人,也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这个对的人一旦出现的时候,你已经答应自己,以后都不要再有前任,起码这个人不可以成为前任。”

那首歌叫唯独你是不可取替。

17岁末的文俊辉,对于爱情的向往都来自于别人的故事,电影里,小说里,还有身边那些朦胧的“听说”。
2班的学渣追了3班的班花,4班的清秀女生被5班看起来眼神善良的男生甩了之类之类的。他没办法理解“求而不得”是比数学作业更让人苦痛的事情,也无法相信“分手”能比挂科更加求死不得。
他满心都是对爱情的渴望和热血,希望里都是美好满满,他想全心全意的去投身一场恋爱,带着少年意气风发的全部潇洒,对那些假想的痛苦毫无畏惧。
哪怕会遍体鳞伤。

最终却遍体鳞伤。
文俊辉看着快步走来的全圆佑,他的整颗心也都柔软下来。他想,我的的确确的,爱过这个人了。

全圆佑看着文俊辉只是温柔的和他对视,对自己几乎溢出的期待有点害羞起来,他指指航班进程的大屏幕,说天气不好,晚点了,可能今天飞不了了。
文俊辉点点头,说那先去喝杯咖啡吧。

全圆佑拿了两杯Starbucks张望着文俊辉,眼神转了一圈才看见他没在落座区,而是在扶梯旁的落地窗边站着。
他走过去递给他一杯,细心的说拿铁我多加了奶的。
文俊辉接过来说谢谢。

全圆佑心里盘算着怎么开口试探,刚才碰面的时候那种暧昧的气氛好像已经散去了,他有点吃不准是不是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文俊辉并没有如他所愿能给他一个答复。
不过文俊辉先打破了冷场。

“你以前可酷了。”

全圆佑有点懵,这个不知源头的话头让他莫名其妙。难道他现在很逗逼吗?

“你以前,”文俊辉好像要用漫长的回忆来填补晚点的这些空虚的时间,“话也不多,除了非做不可的事情外也不勤快,我们一群人出来玩你一定是话最少的一个,我们在一起也是,总是我在喋喋不休,你也说好吵。”

要不是文俊辉微微笑着的表情,全圆佑几乎条件反射的要道歉了。

他从小就是酷酷的样子,总是一副与世无关的冷漠脸,明明是好奇心重的年纪也是漠不关心的态度,周围的长辈或者同龄对他的评价一向是内向和早熟,也不爱出头,并非是喜欢聆听的角色,只是更懒得说罢了。
而文俊辉恰恰相反,他活泼热情,虽然生人面前有点害羞但是熟起来完全就是人来疯,聚会里永远是主角之一。

“而且高傲的要死,明明是你的错也不肯道歉,知道错了就变着法的补偿我,也不肯低头认错。我们吵架,永远是我先认输。但是我知道,其实你挺温柔的。”

四年的时间,都是年少轻狂的年纪,性格又是相差很多,纵然真心喜欢对方,也难免各种小口角。全圆佑总是等着文俊辉来和好的那一个。

“刚分手的时候,我总是想啊,你应该没有我喜欢你那么多吧,要不然你怎么能每次都等着我服软,怎么能那么轻松就说分手了。”
“说走就走。”

文俊辉叹了口气,脸上倒还是有点微笑,但是反而有点苦笑的表情。全圆佑手心里捏出了一把汗,心里翻滚着,情绪好像说不清的憋气般的难受。他微微张嘴,却不明白文俊辉是不是想要这迟来的道歉。

“但是我喜欢你啊。”
“我那个时候,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喜欢你了。后来想,怎么也应该是我来分手,怎么也应该是我忍耐不了。”明明嘴上说着会让人不开心的过去,但是文俊辉的眼神却是回忆起那个时候的心情的温柔。

“因为太喜欢你了,所以觉得那些都不重要。”

“但是,圆佑啊。”文俊辉直视着全圆佑,温柔的眼睛里却流出了伤感,明明说着对方的过错,却好像感到抱歉的是他一样。

全圆佑心里猛地一跳,本能的想要开口阻止预感里很不好的话语。
却来不及了。

“我啊,只喜欢那个时候的你。”

文俊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好像台风狠狠的一下子卷过去,血肉之间都好像受到了很大刺激,以不可言明的痛楚几乎要让他疼的瑟缩。
但是与此同时,那些他分不清的,多年来以未闻之名潜存在阴暗角落里的情绪,也被清扫的一干二净。

他停下来,安静的等待这种割心挖骨般的疼痛过去。他把回忆扎根太深,纵容他们残破不堪却深驻心里,明明是应该由着时间腐烂的东西,他却任由他们在黑暗中逆向生长。他以为那是无法忘却的爱情,等到咬牙狠心连根拔起的时候,才知道那不过是不甘心。

年少无知的不甘心。

他亲临爱情,赋予这段回忆最美好和崇高的定义,将自己的付出都封疆授爵,一田一亩细细盘算。他相信对方给予过同样的爱意,他热情过,冲动过,不顾一切过。
他为之骄傲,不愿看这片疆土英雄迟暮。

“我记得有次上课前你睡着了,给我占的座位被别人坐了,我只好坐在后面,数了数,和你离了17块地砖。我记得专业大考的时候,你领先了我87分。我甚至还记得,”文俊辉扬起嘴角,就好像在和好久不见的老友聊着过往的趣事,“我和你还不熟的时候,徐明浩的笔掉下去滚在前排,我拜托你钻在桌子下面捡一下,你不情不愿的脸,还嘟囔了一句讨厌。”

“所以你再次出现的时候。”
“我慌里慌张,满心失措,就真的以为,其实我就没放下过,其实我还爱着你。”

文俊辉收敛了笑容,认真的看着全圆佑,那股台风把他心里的腐枝败叶早已卷走的干干净净,他也终于从记忆不断穿越过去的20岁里回来。

“全圆佑,我已经不再爱你了。”

全圆佑感觉到自己手心的汗多到甚至滴了出来,他茫然的看着文俊辉,尚不能消化对方这一连串的话语,但是最后一句终于简明扼要,抓住他的喉咙,致命一击。

他不再爱我了。

文俊辉把要说的都说完了,就静静的看着脸色发白的全圆佑。他等待着全圆佑慢慢接受他的这席言词,也细细的看着全圆佑。
时隔六年,他没有这样的机会好好仔细的看一遍昔日他的爱情。

好像过了好久,全圆佑终于放开紧握的手心,慢慢的呼出一口气,好像随着呼吸都会触动神经末梢的荆棘。
他认真的看着文俊辉说,是这样的感觉啊。

那个时候,我要分手的时候,你也是这样的感觉吗。
他苦笑,“好像从头顶钉了一颗钉子进来,浑身都疼。”

“为什么要来呢,这样的结果,你只要告诉我一声,你不想回头了,就可以了,还是说,”全圆佑塌了肩膀,看了一眼文俊辉又移开视线,“你也想让我尝尝,当初让你痛苦的感觉。”

文俊辉笑笑,拿着咖啡杯轻轻碰了一下全圆佑的。全圆佑被这个动作弄得莫名,抬头对上文俊辉的眼睛。

那双眼睛温柔安宁,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他说,“全圆佑,我们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
全圆佑想起六年前,他气焰嚣张,满腔不屑,总觉得自己天之骄子的高傲,为人清冷处世淡漠。少年气盛,又比别人聪慧几分,明明是高高在上的霸道,但是竟也在一些人眼里闪闪发光。而他现在,带着一身尘埃和疲惫,却想回头是岸。

没有人留在原地。他们的原地,早已被时间夷平,连废墟都不见踪影,被重新覆盖叠加新的高楼大厦。

全圆佑看着他面前坦然自若的文俊辉。两个人重遇的那天晚上,他看出了文俊辉掩饰的狼狈和慌乱。他笃定文俊辉还爱着他,没那么轻易放下,连他这样薄凉的人都忘不掉的感情,文俊辉那样善良柔软的心,哪儿会走出来的干脆洒脱。
他想,无论他犹豫多久,要追要等要抢都好,他都不会再放手了。

但是文俊辉却说已经不爱他了。

机场广播里响起通知停飞航班的号码,全圆佑的航班不幸也在其一。他苦笑一下,觉得连天气也在愚弄他一样。他被文俊辉的一席话压的整个身子都沉甸甸的,他想过文俊辉会拒绝,会有大把理由,但是唯独没想到文俊辉会说这样的话。
他在那场夜凉如水的重逢里,看着慌不择路眼神闪烁的文俊辉,心里长长的舒出一口气。他最怕见到的是对方淡定自若,好像普通老友重逢,寒暄几句,挥手告别。他怕在文俊辉的心里早已失去一席之地。

可没想到,百转千回,他还是失去了一席之地。

广播里有重复了一遍停飞的航班号,候机厅开始有点因为不满而小小喧闹,被突如其来打乱了行程的人们开始抱怨,以及不情不愿的开始和航空公司确认再次起飞前的安排。全圆佑舔了舔嘴唇,干巴巴的开口说,今天走不掉了。
文俊辉点点头,张望了一下周围,问全圆佑的航班号。

全圆佑没有回答,低着头好像在想什么,又好像在拒绝和文俊辉继续对话。文俊辉等了两分钟不见他开口,想叹口气又生生压住。他知道他说的已经很清楚,亦不想在这个事情上再做纠缠——不是不敢,而是没必要。他耸耸肩,觉得自己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该解释的解释清楚,该送的——天气问题也不是他的错。

文俊辉静静的站着,他用脚尖轻轻跺了跺地,手插在裤兜里,但是没有什么不耐烦的样子。他不知道全圆佑是在消化,还是在想对策什么的,或者只是无意义的拖延时间。他也没有急躁,事已至此,总要把话都说清楚。但其实也没什么更多好说,大家都是成年人,抉择也不是冒失或者一时冲动的结果,更何况,他在根源上掐灭他们之间的因果。

全圆佑赌他放不下。
他就回给他,他的放下,坦坦荡荡。

7分钟。
文俊辉已经又喝掉了三分之一的咖啡,连刚才身边抱怨的旅客都换了一拨。全圆佑保持那个姿势终于动了一动。他迎上文俊辉的眼睛,又移开看向别处,心里组织着句子慢慢开口。
“我原本下定了决心要挽回的,你记恨我也好,有新的…”他停顿了一下,又绕过去继续说,“我就是想啊,等也好,抢也好,总得把你争取回来。”
“但是你现在这样说。”

文俊辉看着全圆佑视线漂移的眼睛,惊讶的发现居然悄悄染红了一圈,不过声音还是低沉淡漠,没有透露出太多情绪。

“六年前你说我们是不是好聚好散。我说何来好聚好散。”他苦笑一下,“我那个时候爱你,被....被失意和误会伤的咬牙切齿,甩甩手逃开,心里却恨不能记恨你一辈子。后来慢慢冷静下来,也试过想找你,但是总觉得自己狼狈,拉不下面子,又担心你真的跑掉,暗地里打听着。”
“我总觉得,我们缘分那么深,怎么能说散就真的散了呢。”

文俊辉也移开视线,落地窗外大雨依旧肆虐,机场里来往匆匆,随时上演离别。他开小差的突发奇想,会不会就在这个机场的哪个角落,也有一对恋人刚刚彼此表明心意,满心欢喜的在一起。或者也有一对恋人,如他们这般,不欢而散。
然后又想,啊不对,他们现在,连恋人都不是的。

“所以,文俊辉,”全圆佑终于把视线再一次投回文俊辉身上,他恍惚间发现,好像完全分不清20岁的文俊辉和现在的这个人有多少变化了,但是眼前这个人毫不犹豫的给他一枪,心里又是一阵绞痛,“你的意思,我们是不是,真的没有机会回去了?”

文俊辉笑起来。

他的心里好像雨过天晴般的敞亮,如果可以拿出来对比,大概刚刚好和外面阴沉的暴雨是鲜明的反差。他甚至有种轻盈的喜悦,那是这世上独一无二可惜此刻无人陪他体会的秘密。他并不觉得得意洋洋,也不至于还为年少那点憎恨扳回一局而翘起尾巴。他只是觉得心情开阔,他在几个小时前意外的恍然大悟,然后直率的面对。真正站在对方面前,彼此交换心声,当面对全圆佑认真的质问,他又一次百分之一百的确认,之前那突如其来的顿悟,诚不欺他。

他点点头,眼睛弯起来,坦荡又斩钉截铁。他把六年前未完结的的台词,于这个重逢数日后的夜晚,郑重其事的又重复一遍。

全圆佑,我们好聚好散。


TBC

还剩最后一章,明天继续~

评论(26)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