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唯独你是不可取替8.0

没办法去看con,只能过来默默更文了TT我想去看con啊去看con~

8.0

文俊辉接到徐明浩电话的时候,是刚下课的正午,走向学校食堂的路上。酷夏里北方的太阳也是毫不留情,这段没有树荫的路走的他汗流浃背。
而徐明浩的电话让他瞬间掉进寒冬的冰窟窿里。

在他近30岁还没参加过几次同门喜事的人生里,居然已经遇到了同门里的丧事。
他和徐明浩初中同班的一个同学没能扛过癌症,去世了。

葬礼是一个礼拜四,恰好是全圆佑要离开的日子,不过全圆佑是夜间航班,他答应葬礼结束去送他,然后和徐明浩一起去参加葬礼。

说起来,并不是学生时代非常相熟的人,但是却是个喜欢拉帮结派组织小团体出去玩的人,居然也就断断续续也一直有联系。但是到底不是真的感情很亲,生病这件事就完全没听说过。
上一次见面还是去年初的事情了,大家一起出来喝酒打球。
而今年再见,居然就是永别。

去世的同学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了,孩子都已经三岁多,在这群还不到而立之年的的同学当中确实少见。灵堂里家人哭成一片,小孩子没有带过来,而他老婆几度哭的几乎昏过去。文俊辉本来只是遗憾和伤感,却被这气氛感染下,也忍不住眼眶红红的,转身偷偷擦掉眼泪。
明明是阖家幸福才刚刚开始,却已经是结局。

徐明浩单位有急事,葬礼结束就匆匆赶着走了。留下文俊辉和好久不见的同学们寒暄。其实大家也着实都心情低落,聚在一起小声哀叹,许久不见的人也会相互关切几句。文俊辉一圈都聊过来,看见了一个蛮意外的人。
他们这个小圈子,说起来是喜欢热闹的故人拉帮结派出来的,但是大家都欣然玩在一起,一个除了都是比较好相处的人,还有一个就是男生女生几乎以对半的比例,这个在那个几乎男女生都各自拉小圈子的年纪里很难得了。虽然也闹过一些小小的狗血剧,最后居然也成了一对好事。
而这个圈子其中就有这个蛮另类的女班长。说到另类,并不是为人奇怪,而是明明总是一副冷冷清清出来玩永远嗨不起来的样子,却还是总是每场不落的出现。甚至在大家后来也都开始人数慢慢减少的时候还能出现——即使存在感总是为负值。

文俊辉走过去,有些虚弱的微笑着跟她打招呼。
女生还是那副清冷的样貌,因为每年都会见似乎也没什么太大变化,此刻也是眼睛红红的,但是比起脸色惨淡的文俊辉好像反而坚强很多。
她点点头示意回礼。

文俊辉不想再回去那群唏嘘叹气的同学中间,安静的站在女生身边,但是一言不发又好像很尴尬,声音有点喑哑的开口,我都不知道他得了这个病,
女生转头看他,说他得这个病已经两年多了。
文俊辉说是啊我也是刚才听说的。

“我两年前就知道了。”
文俊辉惊讶的看向她,在他的印象中并不觉得女生和故人关系很熟络,“你们一直在联系啊。”
女生转过头,看着灵堂中间的遗像,没有开口。
文俊辉隐约觉得好像想起什么,但是又抓不住头绪。

“是我一直在联系他。”女生的声音好像轻飘飘的传过来,好像有点没有底气,但是却带着意味深长。
周围的人已经开始慢慢散去。远处几个同学开始招呼文俊辉,文俊辉冲他们摇摇头表示暂时先不走。

“他组织的活动都好无聊,都是又吵又闹又轻浮。”
“做人也没什么理想,成绩也马马虎虎的,除了喜欢呼朋唤友的就没什么存在感。”

明明那个年代的记忆早都模糊不堪,但是被女生安宁的声音勾起,文俊辉却好像慢慢清晰起来。
那个每天的小事都是大事,又无聊又有趣的年代。

“品位也不好,俗气,也就是个性还不错。”
那个时候的女班长好像高岭之花,漂亮又聪明,但是永远都是冷淡又骄傲的样子,一副并不合群的姿态,女生们不太愿意和她做朋友,男孩子们可望而不可即,即使来参加这些无聊的聚会,也甚少有人敢出言调戏。
连活动的组织者都很意外为什么每次她都会到。

“居然运气也这么不好。”
女生低下头,手背抹了一把眼泪。文俊辉想递纸巾过去,却发现自己居然把一包都用完了。

他捏了一下空的纸巾袋子,有些疑惑的开口,那你每次还是都来参加了。
女生点点头,是啊。一副好像理所当然的样子。

文俊辉终于抓出自己刚才就觉得缥缈但是又怪异的地方,他好像回到一个15岁少年懵懂又初晓世事的心智,全然不是成年后冷漠又不屑于别人心思的成熟。
他小心翼翼的开口,你对他....

却不知道怎么往下说。
心里不管再怎么时光倒流,开口的时候才猛然发现,距离那个连声线都还是清亮的年纪实在是太远了。
他早已不关心别人怎么活着,太久了。

女生看了他一眼,好像也讶然已经29岁的他居然还能问出这样逾越成年人彼此界限的问题,她没有回应。
文俊辉便也收了话头。

两个人又默然的在角落里站了几分钟,人也散去的差不多了,初进灵堂的那种哀戚的气氛好像都散去了不少。文俊辉看了看时间,也打算告辞,他问女生要一起走吗,女生点点头。
两个人跟家属打了招呼,又安慰了一遍故人的父母,他的爱人已经几乎是两眼无神好像被剥离了灵魂的样子,女生仔细的帮她拢了拢散开的发尾,文俊辉想要出言安慰几句,但是觉得对方也完全听不进,就作罢了,心里叹了口气。

徐明浩开车带了文俊辉过来,但是因为赶着走就把车开走了。文俊辉和女生一起走到地铁站,两个人简单问了问彼此的现状,似乎也都是普通到无趣。相识在一个渴望长大的年龄,却没想到长大后的相遇甚至不如彼时插科打诨来的快乐。

文俊辉打算回学校,和女生是反方向,他陪女生站在她要去的方向等地铁,其实是多余的动作,但是不知怎么的他今天很想多和过去的朋友待一会儿,甚至可能下一次再见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地铁轰隆隆带着风开进来,站内也开始更加嘈杂起来。女生跟文俊辉挥挥手,文俊辉点点头说再见。
女生走上地铁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文俊辉,眼神里好像有什么欲言又止,但是最后还是转身融入人群里。

文俊辉也转身,和纷纷赶来乘车的人逆向而行,心里有些遗憾想着应该问女生要个联系方式的,但是又终究没开口。
他活在成人世界的规则里,不敢轻易让别人走进心门,也不敢随便走进别人的。

但是。

文俊辉转头,看着地铁呼啸而过,情绪随着那股劲风带起的波澜开始大度起伏。
他不能轻易走进别人的心里,也不想别人轻易走进他的心里。
但是,已经走进过他心里的人呢。
已经让他小心翼翼又大度张开心门的人呢。

已经,差一点要错过的人呢。

他好像在这一刻恍然大悟,心跳好像都开始错乱了频率,眼眶又忍不住有了湿润的感觉,有些事情无论思考多久,评估的多仔细,都抵不过一瞬间的真相大白。他在迷宫里走失的情感和理智,在见光的那一瞬间统统找回。那些折磨他已久的过去,让他难以面对的抉择,他的左右摇摆不定,他看不清的心意。

他都豁然开朗。
爱情以最温柔的姿态让他的心底变得细腻又柔软,那些差点擦肩而过的惊险心跳也好像因为还来得及而安然稳妥下来。
他也终于明白徐明浩说的话,用心去想。不是对待谁认真的态度,也不是被记忆里的甜美或愤怒所迷惑。
不是其他的任何一种。

只是你想,你想要谁。

文俊辉转身,大步的走向地铁,他也终于理解那个女生的喃喃抱怨,眼神里被时间沉淀掉的思念,不知为何错过的爱意。以及,斯人已逝不必言语的哀戚。

他想,人生苦短。
而我已经错过一次。


洪知秀本来今天是调休的,结果因为同事拜托临时调了航班。他到的稍微晚了一点,本来有点匆忙,没想到降落地因为天气原因推迟航班起飞,反而有了大把闲余。
他在调控平台喝咖啡,和同僚聊天。进了夏天以后南方的城市总是阴晴突变,这边的天气也似乎不明朗起来,惹的同航班的副机长一阵抱怨。洪知秀倒是一如既往的镇定,不可控的外力向来不构成他情绪波动的原因。
他小口喝着一杯蓝山,看着调控显示屏上的实时数据变化。本市进了盛夏以后就总是突如其来的雷暴现象,因为降落地延迟的航班,在现在天气状况越来越不明朗的状态下怕是要延迟的更久了。

洪知秀叹了口气。
他拿出手机,翻了翻聊天记录,和文俊辉的最后一次通话是两周前。之后两个人都再无联络。他猜文俊辉大概是躲到徐明浩那边“想清楚”,也不知道这个“想清楚”需要多长时间。
有一天晚上他半夜醒来,迷迷糊糊翻身发现身边一片冰凉,突然就彻底醒了。窗外月光惨淡,蝉鸣也很让人心烦。洪知秀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不知道是不是还糊涂着,一抬手就打碎了杯子,水洒了一地。
他有点愣,不知道怎么就心浮气躁起来,甚至难得的冒了火气。

他又做错了什么呢,只是遇见了有好感的人所以大胆追求,得到允诺也仔细珍惜,恋爱的时候从未三心二意,相处的久了,性格也慢慢磨合的很合拍。一开始细细碎碎的喜欢和生活的点点滴滴糅合在一起,他觉得这就是生活了。
他只是没有那么热情放肆的表达,也没有冲动浪漫的做过什么。他细心温柔,妥善安置。
就因为他比不上过去,所以就要被三振出局吗。
果然是,年轻的过去,比较难忘吗?

监控屏前值班的是他学弟,刚入职没多久的小男生好奇的看着洪知秀,以为他因为天气而烦心,莫名生了点歉意,好像天气的作怪跟他有关一样,不好意思的看着洪知秀。
洪知秀好笑的拍拍他的头,说估计一时半会飞不了了,我去买点吃的,你要什么。
小男生马上神采奕奕起来,炸鸡!
但是又一秒就愁眉苦脸的拒绝,说女朋友最近嫌弃他胖了,不让他晚上加餐。

洪知秀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他转身打算去买个三明治,外面突然就一声响雷炸开。他本能的瑟缩了一下,看向窗外。果然比刚才的天气更阴沉了。
学弟啊了一声,两手叠在脑后抱头,神色遗憾的说今晚看起来麻烦了。

洪知秀被雷炸的好像有点怔,半天也没接话也没走。学弟抬头看看他,说学长?他才反应过来,也没接话,就拍拍学弟的肩膀走出去。
他心想,是啊,麻烦了。


全圆佑站在机场里有点焦躁。外面的雷在第一声作响以后就开始放肆,暴雨也毫不吝啬的倾泻下来。好像这个城市需要洗刷什么罪孽似的。
他知道文俊辉在来机场的路上,本来他只是安静的等着对方来为自己送别,但是现在这雷雨肆虐的天气,让他不自然的染上奇怪的情绪。
就好像电影里的情节一样,思念的恋人努力穿行过糟糕的环境,千里奔波来到自己身边。
这样人来人往的机场,好像就真的会有美丽的事情发生。
就像他的初告白一样。
全圆佑心里又默默唾弃自己,怎么可能。
但是忍不住藏了奇妙的期待。

文俊辉只是从出租车上跳下来就马上冲进机场,即使这样还是被淋湿了一半。暴雨大到伞都几乎快要失去效力,更别说他这样毫无遮挡。
他揉揉头发,在机场大厅里张望着找全圆佑在等他的小水池,很快找到目标。他被雨浇湿了半身,但是心里却有点燃起来的感觉。
不是此刻才发生的,而是他在地铁里果断的做出决定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他好像在快要失去信仰的战场上突然明白了战斗的意义。

文俊辉快步的走过去,他看见全圆佑也发现他了,眼神明亮的看过来,笑意满满。他跟着笑起来,脸色轻松,脚下甚至加快了速度。他好像披荆斩棘的战士,走到终点。

全圆佑看着好久不见如此眼神温柔笑容愉快的文俊辉,突然有种心生感动。他自我纠缠数年,被自己不得善果的回忆折磨,终究鼓起勇气来搏一次。
他深深的看着快步而来的文俊辉,恨不能全身祈祷。
愿你这次,是为我而来。

洪知秀买了三明治和橙汁也没有回去调度平台,找了个没人的通道慢慢吃,从落地窗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好像成了晚餐的背景乐。
这种好像在暴虐的环境下待在安全地带的感觉,让他竟有几分心生宁静。
他吃东西一向斯文,不快不慢,也不会像文俊辉那样要么边吃边叨叨不休要么就吃的狂放毫无形象。
他觉得那样的文俊辉可爱又自由,好像是绅士的他很难学会的东西。

文俊辉让他心生向往。

他知道他是对文俊辉很心动的,如果刚开始的追求只是心生好感,那么后来的交往就是让他情不自禁付出越来越多的感情。
文俊辉很特别,于他而言。

但是他很难启齿说爱什么的,在他这样的年纪,反而比年少更羞涩了,好像言及爱情是很轻浮的东西。他觉得他应该做出比甜言蜜语更多让对方能理解他的心情的事情,他一直在为之努力。
然而他好像还是败给了轻浮的东西。他想,那些年少的爱情,那个人能给你什么呢,无非是坦荡的爱意,也许有共患难的情意,或者只不过是打打闹闹黏腻的日常。如果只是因为这些,洪知秀想,那他要是真的输了,是不是太不值得了。
他突然很羡慕电影里那些会突然发生什么事情,然后主角似乎就恍然大悟,或者鼓起勇气,甚至破镜重圆。要是突然发生什么事情就好了,能催动他,马上有勇气拨出号码跟文俊辉说他有千百倍的感情还没有说出口,他不想就这样轻易的放弃这段感情,他很珍惜。

洪知秀把三明治的包装纸揉成一团,把橙子瓶子夹在腋下,拿出手机,看着对话框还留在之前那个温暖的日常对话里。他一字一句的输入,我爱你。
但是点不下去发送键。

最终,他还是叹口气,锁了屏幕,让那三个字留在草稿里,然后大步流星的走开。



TBC

下一章佑灰就会有个结果了,是了断是续缘,明天见~

评论(42)

热度(106)

  1. JiaChuHJK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