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唯独你是不可取替7.0


7.0

徐明浩听文俊辉细细讲述完他的狗血前任求和史以后,翻翻白眼,觉得自己在这么大好的周末下午听文俊辉说了这么一长串故事也真是浪费时间。不过作为整个故事里已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还是没敢表达自己的嫌弃——毕竟每年被托付了作为花使而自己还完成的不错是他。

文俊辉吃着甜品,嘴里唏哩呼噜的问,你干嘛要答应帮他送花。而且干嘛要送花,我又不喜欢花,每次都丢在办公室被那些研究生的小姑娘瓜分去宿舍了。
徐明浩想了想,自己还真没问过全圆佑为什么送的是花。他自己判断了一下,下了结论,因为送花便宜。
然后又落井下石,我帮他送就是想看他求而不得的惨样。

文俊辉被噎了一下,心想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徐明浩。不过他一本正经的说,那你失败了,我已经答应他了。

徐明浩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你说真的啊?

假的。文俊辉淡定的又吃了一勺芋圆,很满意自己做作的效果。不过他还是追加了一句,你不想我们和好还帮他个鬼啊。

徐明浩眼神意义不清的移开,都说了没想帮他。

文俊辉抬头看着他笑笑,觉得心口不一的徐明浩真是别扭的可爱。要不是怕被打好像捏捏他。
但是想起那一位让他头疼的,他又叹了口气,全圆佑好像是认真的,一副要长期作战的样子。早知道这样,当初在一起前就应该让他追的久一点,分手就不会连脑子都不过。现在又来卖惨装可怜,心烦。

心烦?徐明浩挑眉,你这是有点动摇了的意思?
文俊辉没吭声。

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金珉奎毫无眼色的抛来一个炸弹,那,知秀哥怎么办?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啊。
徐明浩心里叹口气,金珉奎什么时候才能说话过点脑子啊。但其实这也是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文俊辉苦笑,如果我就这样分手,是不是和全圆佑当初渣的没什么区别?他那个时候还能说是年轻任性没脑子,我现在算什么?始乱终弃?

但是,如果你还喜欢这圆佑,那样对知秀哥,也不公平吧。金珉奎再一次问出徐明浩的心声。

文俊辉搅着甜品,把地瓜块一下一下的剁成小块,好像在沉思什么。徐明浩和金珉奎也不再开口。
过了好半天,文俊辉慢慢的开口说,我也不知道,我要想一下。

如果你有需求,我可以帮你把当初你失恋的时候的歌单都翻出来,让你回忆一下当年你是怎么痛不欲生的。
徐明浩淡定的说,金珉奎无语的看着徐明浩这种伤口上撒盐的行为。

文俊辉倒是笑笑,没有开口。
把过去翻出来,想起来的,又何止是不好的事情。

好的事情也会全部浮现出来啊。
人的记忆就是这样。

“那你是怎么答复圆佑的啊?”金珉奎觉得自己好奇的问题也真的是很多。
文俊辉也没有开口。
金珉奎无奈的和徐明浩对视一下,觉得大概是得不到答案了。

其实见到全圆佑的机会很多——工作机会很多。只要文俊辉想,他可以有无数理由去见全圆佑,而且全圆佑也是绝对欢迎。
那天的失态之后,文俊辉并没有说什么结论,他也做不出什么结论。明明是恨着那个人的,轻易就放弃了他们的感情,现在又跑回来说着好听的话。但是他也知道,有些事情,自欺欺人是没有用的。

全圆佑说,我再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又想和你在一起了。
然而于文俊辉而言,那天同学会的庭院里,他抬头看见的全圆佑,笑意盈盈的站在他面前,好像和以前变很多,但是又好像没有太大变化。
他恍恍惚惚的看着这个人,心里跳的通通作响。一时间他竟分不清这个人是好久不见,还是初次见面。

他在清醒的时候一刹那失落,他想,我们要是刚刚才遇见就好了,如果没有那么多磕磕绊绊的过去就好了。
如果我还是一个人就好了。

文俊辉刚读博的时候他的导师带了几个硕士研究生,其中有个小孩和全圆佑来自一个城市。说话的方式都是带着一样的软糯咬音,不太有表情,笑起来眼睛是细细的。文俊辉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喜欢戴帽子。
全圆佑也喜欢戴帽子,各种奇怪的帽子,最喜欢收集帽子——除了可爱的款式。徐明浩搞他的时候就送他萌萌的帽子,脑袋上带个兔耳朵或者花环什么的,然后趁他睡觉带着给他拍黑历史,文俊辉往往是帮凶。

那个小孩总是换着花样戴,各种新潮的帽子都买,虽然长相平淡,但是穿戴很潮倒也惹眼。他有时候会把帽子放在办公室里,文俊辉盯着发呆能呆好久。他忍不住看着那个孩子,有时候打电话会晃着椅子,有时候会和别的同学一起约出去抽烟,有时候工作的时候又格外专心致志。
文俊辉想,完全不像啊。但是下一次又忍不住看过去。

那个小孩研究生毕业的时候给文俊辉送了一顶帽子,笑的腼腆的说之前有一次看见学长盯着看应该蛮喜欢的吧,这款是限量版,我找朋友才又搞到一顶,谢谢学长一直关照我。
文俊辉不好意思的收下了,后来一直放在办公室里。他不爱戴帽子的,连包装都没有拆开过。

有一次全圆佑来找他谈工作的时候看见了那顶帽子,因为放在储物柜上也并不知道是文俊辉的,笑着说他也有一顶,是限量版的,托了朋友才买的到。你们这里也有喜欢帽子的人啊。
文俊辉支吾过去,并没有说穿,离开的时候再看一眼那顶帽子,觉得更加不可思议的神奇。好像缘分的红线一直缠缠绕绕着,在他们都意想不到的地方,怎么都不肯轻易的断开。他想,挺奇怪的,但是也就是想想罢了。

他们早都过了一点巧合的小事就会激动的觉得是命运安排我们相邻的年纪,那些和“注定”,“命运”,“上天的眷顾”这样的词汇挂钩的事情,都已经变成的不屑一顾。而唯一判定的标准,文俊辉想,是理智而不是本能了。

但是他的理智也并没有给他一个合理的答案。

他跟全圆佑说,关于你说的这些,给我一些时间吧。至于现在开始,我们好好合作工作吧。
全圆佑看着他,安静了好久,说,大概是当初你答应我的太容易了,所以老天给我机会重新追求你吧。所以,我会等的,无论多久,你要好好想。

接下来的一个月,全圆佑倒是好好遵守的了诺言,除了工作再也没有打扰过文俊辉,邀约了两次晚餐被拒绝了以后也知趣的不再得寸进尺。他其实做不了太多,有时候走在校园里,看着那些年轻的情侣甜蜜又单纯,就一阵羡慕,然后又是叹气。他有过比这更美好的曾经,可惜被自己丢弃了。
这一对对中,以后又会有多少人和他一样追悔莫及呢。他不知道自己是遗憾还是坏心眼的想。

文俊辉站在办公室的窗边,看着全圆佑在操场边上慢慢走过,穿着白衬衣西装裤的他和那些颜色轻快的年轻人们鲜明的对比着。他自己就好像驻扎在这所学校里的妖精一样,从和那些孩子一样的岁月里一直晃晃悠悠的到了全圆佑这样的年纪,一直没有离开过这里。那片操场,他和全圆佑读书的时候,绕了一圈又一圈。后来他自己绕了一圈又一圈。而现在,他居然可以看见全圆佑从那里路过。

他叹口气,生活到底在折腾他们什么。

手机在桌子上震动起来,洪知秀的信息跳出来在屏幕上,今天早点回来呀,我下午下机就回家了,做了你喜欢吃的虾。后面还有一个开心的表情。
文俊辉笑笑,回复了一个好。

他们就像是大多数成年人的交往,甜蜜但是有分寸,留给彼此空间,互相尊重。偶尔有点小争执,但是会好好的谈话来解决。这个年纪遇见一个相处舒服的人不容易,彼此也都认真的好好珍惜。
但是似乎,谁也不去随意提及爱情。
他认识洪知秀的过程也简单,朋友的婚礼上,他是伴郎,洪知秀是新娘的同学。其实文俊辉酒量很差,敬酒一圈下来就扛不住了,更别说还帮着新郎,结果是洪知秀顶上去,应付了他们那群各种起哄不放过新郎的同学,最后还负责把文俊辉送回家。

后来文俊辉就发现,怎么这么巧,楼下的便利店又碰到你。哎哎,又这么巧,我去的超市也会碰到你。等等,这也太巧了吧,在学校都能碰到你。

文俊辉终于狐疑的觉得这些都不是巧合的时候,洪知秀摸摸鼻子,说我挺喜欢你的,要不要和我交往试试看,我还不错。
文俊辉想,这么帅,试就试吧。然后又被自己本质颜狗给逗笑了,觉得这个感觉怎么熟悉,但是想不起来了。

如果没有再次遇见全圆佑,文俊辉模模糊糊的觉得,他和洪知秀就是最后了。

文俊辉到家的时候,看见洪知秀已经把热气腾腾的炸虾和白煮虾都端上桌了,看见他进门,扬了一个微笑,隔空着给了他一个拥抱——因为身上的油烟气太重,然后示意他先吃着,他再炒两个蔬菜。
洪知秀是标准版的暖男男友,长的温润无害,对谁都是彬彬有礼,永远一副绅士派头,做事情也是滴水不漏,好像整个人都没有跳出他给自己定下的标准框一步一样。文俊辉总是觉得这样的人会喜欢他是很莫名的,刚开始相处的时候还有点放不开,总觉得自己给洪知秀规矩的生活里添了很多乱,但是后来在洪知秀的慢慢怀柔政策里彻底被惯得释放本性。

文俊辉坐在桌边,捞了一个白煮虾开始心不在焉的剥皮,把一只漂亮的大虾剥的白净通透以后才想起来进门都没洗手,看看手里裸着的虾,犹豫了一下,还是丢进嘴里,起身再去洗手。
他冲着水,打着洗手液开始搓搓搓,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觉得,现在的生活就好像他刚才剥的那颗虾一样,将错就错。

洪知秀端着一盘炒时蔬出来,看见文俊辉两手湿哒哒的滴着水,眼神严肃的盯着他吓了一跳,感觉文俊辉被什么附身了似的。他把盘子放下,扯了纸巾给文俊辉擦手,问他怎么了。文俊辉接过纸巾,慢吞吞的开口说知秀啊,我们谈谈吧。

洪知秀沉默了一下,心里隐约猜到和什么有关,他想该来的总要来的。他笑笑,说好。

文俊辉和洪知秀坐在沙发上,屋子并不大,餐桌上的香气还能飘过来。洪知秀想,连最喜欢的虾都能暂时搁在一边不去在乎,看来真的很严重的事情。毕竟他是用这一招就可以治疗文俊辉的各种抑郁丧气无理取闹。

“全圆佑,就是我前男友跟我说,想要重新开始。”文俊辉本来想看着洪知秀说,但是念了全圆佑的名字又有点心虚,移开了视线。
洪知秀心里叹口气,他很喜欢文俊辉的一点就是文俊辉向来有话就说,一切都用沟通来解决。但是很丧气的一点是,文俊辉似乎从来不会无理取闹,恰到好处的都没有,这几乎在其他真实的恋人生活里很难发生吧。
好像,文俊辉对他并没有过分依赖。

所以,他心里哐当一沉,并不知道文俊辉是来讨论还是来摊牌。
他脑子里九曲十八弯的绕了一大圈,还是先谨慎的开口问,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文俊辉摇摇头,他看着洪知秀放在膝头的手,想要去握,但是又不敢轻举妄动,他拿不准洪知秀的语气里到底有没有生气。
但是他想把自己的心情说出来。他不想隐瞒。

“我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他把心情说出来,洪知秀肯定会失望。

果不其然。洪知秀沉默了好一阵,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右手微微蜷了起来。他们好像不是在开诚布公的讨论,而是在进行心里角逐。
洪知秀说,你不知道,就是在犹豫了吧。

文俊辉还是低着头,他这种好像精神出轨一样的行径让他自己也很羞愧——虽然他明明没有做什么。他好像背台词一样背着自己组织好的词句,“知秀,我好像真的没有完全放下,但是我也没有想要挽回。至少和你在一起以后就完全没有想过他了。只是他出现的太突然了,我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来清理一下,所以…”

“所以我不要误会,也不要生气,最好默默等着你做出结果?”洪知秀看着他,脸色依旧很淡定,甚至声量都没有提高,但是这句话还是刺激到文俊辉一样。
对面好像猫一样的恋人做了个尴尬的表情,更加觉得抬不起头。他不是会把话完全藏在心里的人,但是现在这样自私的说出来。反而好像是这种减轻自己的罪恶感一样,并且把所有的负担抖给了洪知秀。

洪知秀是何其玲珑的人,而且和文俊辉相处了这么久,他轻轻一点就猜透了文俊辉潜意识的小心思。他笑了笑,可能笑的有点难看,但是反正低着头的文俊辉也看不见。
然后他反客为主丢出自己的杀伤力,“所以你现在是在赌我会不会主动分手吗?那你是希望我主动分手你好没有负担的去接受呢?还是希望我不会分手等你慢慢选择呢?”

文俊辉终于抬头,有点震惊的看着他。

洪知秀其实看不透他是不是真的这样想的,但是他不在乎。这是双向命题,无论文俊辉是不是这样想的,他都逃不过这两个结局。如果真的这样想的,其实他也猜不中文俊辉想要他怎么选,但是他相信文俊辉更猜不透他的。如果文俊辉不是这样想的,那他先抛出来这个疑问,也是自己占了上风。


洪知秀心里胃里都一阵翻腾,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文俊辉,这次他是真的没办法再伪装的那么冷静,他觉得自己嘴里开始隐隐发苦,其他的感官也开始扭曲失灵一样。
他狠狠的呼吸了一下,声音冷漠的说,那我们就都想想看吧。然后转身走进卧室,大力的关上门。

文俊辉一下子也颓了下去,瘫在沙发上,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白莲花了。谁被前男友告白了还要跟现任坦白的?啊?啊??也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现在弄的两败俱伤。
或许,真的被知秀说中了。

文俊辉拿外套蒙着脑袋。难道他是真的想让洪知秀来做选择?
有病。他狠狠的在心里骂自己。

听到文俊辉关门的声音,洪知秀觉得自己刚才所有的愤怒和怨恨也化成了悲戚。他知道文俊辉大概是要躲开他一段日子。本来他之前知道文俊辉前男友回来这件事就预感不好,虽然文俊辉以前给他提起的时候就是轻描淡写的划过去,但是看他那天聚会回来的晚上傻子都知道这个人没有完全放下。
但是六年啊,再怎么没放下的感情,六年也不定变质成什么鬼了。他静静的观察着,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姿态,但是没想到文俊辉先来了个摊牌。
其实他可以更好的处理的,像文俊辉这种容易自己把自己整蒙圈的人,只要他循循善诱,加上他本来就是现任的无限高姿态,他们之前一直也没出过什么岔子,彼此都过的很惬意,想把人留住应该是不难的,但是还是没控制住自己。

洪知秀苦笑一下,把自己瘫在床上。
爱情里哪儿有那么多公平,你连瞒着我让我等着你的自私都不给自己留,我早就输了。

他把头埋在文俊辉的枕头里,眼泪不知不觉就慢慢淌了出来,细细的流成一道。

我哪儿有什么机会主动做选择。
我那么喜欢你。


全圆佑作为课题组的先发部队也差不多在这边待了快两个月了,他不得不要回去一段时间。但是文俊辉并没有做出决定。
他心里每天的不安随着时间流逝而增加。文俊辉拒绝和他除了工作以外的场合见面,也不接受他的任何好意。他甚至怀疑文俊辉所谓的考虑,只不过在拖延到他离开,这个命题就自动解散。

虽然他这次一定会刨根问底,也不会轻易放弃,但是现在的文俊辉早都不是以前那个每天都过的晕晕乎乎对所有问题都似是而非的文俊辉了。
唯一让他有点安慰的是他知道文俊辉在半个月前搬到徐明浩那里去住了。

他想,这代表着他还有机会吧。

全圆佑回程的计划一拖再拖,美国那边催到他老板几乎要暴跳如雷,他也实在扛不住压力无奈定了机票。
走前几天他和文俊辉还有一次小型的进展汇报会,会议结束以后,他也顾不得别人的眼光,拉着文俊辉到一边要单独谈谈。文俊辉被拉拉扯扯的无奈,只好把他带到教学楼的天台上去。

全圆佑开门见山的说,“我还有两天就要回美国了,你究竟,有没有好好考虑我们的事情。”他忍住没有直白的问文俊辉有没有考虑好,害怕自己的焦急逼迫让对方再生一次气。

文俊辉心里无奈。他其实真的有在考虑,甚至和徐明浩讨论的次数多到对方看见他就让他闭嘴。
依旧是无解。

这道题太难了,他觉得自己要缴械投降。

他翻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那你走了就不回来了是吗?

全圆佑听到这句话又笑了,他说当然不是,我只是暂时回去一下,但是你答应我,要给我机会的,不要出尔反尔啊。
文俊辉一脸你好烦,他心里也是烦的不行,本来过的好好的日子被全圆佑打破的乱七八糟不说,还把这一堆问题抛给他,明明他最讨厌做选择了好吗!

徐明浩说过文俊辉你不是选择障碍症也不是优柔寡断,你就是事儿特么的太多。
感情哪儿有你这么一条一条罗列出来衡量的,徐明浩拍拍文俊辉整齐的列着全圆佑和洪知秀的好坏的A4纸,嫌弃的说,你闭上眼睛安安静静想一想,抛开那些杂七杂八的,下半辈子那么长,想跟谁一直过到底,不就知道了。

文俊辉低头看他的A4纸,全圆佑的优缺点几乎都是他六年前的印象,有些东西写了又划掉——他自己也不确定全圆佑还是不是以前那个样子了。但是洪知秀的部分都是确认的,并且怎么看,青春期的全圆佑也比不上现在成熟可靠的洪知秀。

他扔了A4纸,闭上眼睛,放空自己,努力想达到徐明浩说的那个境界。他回忆着曾经和全圆佑的过去,也想一想和洪知秀这不算短的一段时间。他想啊想,久到徐明浩怀疑他是不是就这样坐着睡过去。

文俊辉睁开眼睛,不知道怎么的,眼圈里居然有一点湿湿的泛红。
徐明浩询问的眼神望过来。

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好像真的静修打坐了一番后悟出了什么一般。
但是开口却是无可奈何的语气。

我当真,每次都想过,要走完这下半辈子的。


文俊辉看着全圆佑一脸迫切又忍耐的神情,心里也软了下来。虽然怨恨眼前这个人给他带来的一系列麻烦,但是真的又不得不觉得,似乎他的感情,上天又仁慈的再给予他又一次选择的机会。

他拍拍全圆佑,好声好气的说,你回去好好工作吧,等你下次再来的时候,我会给你一个答复的。
全圆佑睁大眼睛,就好像一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实的offer突然有了倒计时的盼头。他有点激动,但是又忍不住紧张,“那你答应我,这段时间就住在徐明浩那里不要回去。”
然后又补了一句,“你说要给我机会的,我只是想公平一点。”

文俊辉心想,这种事情从一开始就没有公平。但是他还是点点头,虽然觉得八成是金珉奎走漏了他住到徐明浩那里的风声,但是也不打算多说什么了。
他搬出来,并不是想给全圆佑公平的机会,他是想给洪知秀考虑的空间。
他想,至少他可以想一想,我值不值得被他等待。

不过他离开以后,洪知秀就完全没有什么动静了。既没有再联系他,也没有什么表示。文俊辉甚至想,他不会以为是要分手了吧。不过他走的时候只带走了自己的人,其余的都几乎全部留在洪知秀那里,最近连衣服都是借徐明浩的穿,弄得徐明浩还以为自己是被赶出来的。
文俊辉隐隐约约的想,如果真的要分手,总得和他清理清理吧,又不像是年少的全圆佑,一声不吭就走的无影无踪。

不过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全圆佑。

他面前的全圆佑,有着比六年前更棱角分明的面孔,更瘦了一些,也没有那个时候经常运动出来的小肌肉。穿着永远简洁直白和校园里那些五颜六色格格不入。明明还是看起来年轻的脸,但是眼神多了不动声色。但是现在却带着几分渴求的看着他。
因为这种和他现在不符的神色,好像和六年前经常会向他有所小小要求的全圆佑重合了一般。


文俊辉一时间有点心酸。他想,都是你的错。如果你当初没有那么冲动,我们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他看看窗外,即使还是这片校园,操场早已换了更好的设施,教学楼也重新粉刷没有了早年斑驳的痕迹,树木春去冬来的循环,但是树底下谈情说爱的年轻人却换了一批又一批。
早就不一样了。

文俊辉收回眼神,认真的允诺全圆佑,我答应给你机会,就会好好考虑。等你下一次回来的时候,我会给你一个答案的。
全圆佑张张嘴,好像想再说什么,但是还是没说出口,他点点头。

他想拥抱一下文俊辉,但是还是克制住了。他想,希望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可以再也不用分开了。


TBC

评论(33)

热度(116)

  1. JiaChuHJK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