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唯独你是不可取替6.0


6.0

文俊辉看着全圆佑有好一会儿,他的心跳刚才好像停止了几秒钟。等到再找回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有点穿越。
久远到他一瞬间几乎都反应不过来的事情再一次赤裸裸的摆在他面前。

他说,你什么意思。

全圆佑有点抱歉的看着他,他并不想用这样要挟的办法来拦住文俊辉,但是他走投无路了。他说,那个时候你差了两位排名,根本拿不到保研名额的,徐明浩放弃了一个,我放弃了一个,你才有的。
文俊辉差点脱口而出骗子。徐明浩让出来一个他是知道的,他感恩戴德了好久还无怨无悔的被徐明浩使唤了两个月,助攻徐明浩考了另一所学校。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全圆佑也让了一个出来。

如果全圆佑没有让出来。
那他也许就不会出国,也许他们也没有分手。

文俊辉有点想不通中间的联系,他脑子里乱哄哄的,搞不懂全圆佑这个时候提出这个事情,虽然他有点震惊,但是时隔这么多年,难不成还要让他感激不成。再说了,全圆佑当时选择出国,就算不为了他放弃,那个名额对他来说也没有意义了,现在拿出来说有什么意思。

全圆佑看着文俊辉一头雾水,索性把炸弹一次性都丢出来。徐明浩当时本就无心在本校继续读,所以一开始就打算放弃了,他觉得你能拿到的可能性很大,就去找老师打听,结果你前面还有一位,即使他退出你也没戏。
你当时忙着准备考研,他怕跟你说了让你觉得太可惜又有什么小情绪,就跟我说了一声,可能他也没想到我后来也会退出吧。

文俊辉往后退了一步,抱臂冷笑,你现在说这个,难道还能指望我对你心存感激?好吧,谢谢您,没了。

全圆佑看着他,好像要看他内心深处是不是也这么冷淡。文俊辉毫不示弱,就这样对视着,丝毫不移开眼神一步。

“我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准备考研,工作室的烂摊子忙的焦头烂额,连出国的申请都是我弟帮我做的,我只来得及去考了语言,还考的不是很理想。最后只拿到一个offer,还没有奖学金。你知道我家里条件...但是我还是走了。不只因为我要让给你,还因为你那个时候….”全圆佑苦笑了一下,觉得年少那些蠢事现在说出来真的还是觉得丢脸,但是他无可奈何,“你那个时候,忙着考试忙着和李知勋混在一起。”

文俊辉终于把全圆佑的初衷和目的全部连在一起。他脸色难看,嘴唇也有点发白,心里翻腾不停,他把双手放下来,不知道说什么好,又像是在等待全圆佑的宣判。
而不出他所料。

全圆佑搭上他的肩,明明眼神温柔声线安宁,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像刀子一样狠狠的插在文俊辉心上。

他说,文俊辉,这是你欠我的,你要还的。

文俊辉看着昔日那些年里,喜欢到几乎融进骨血里的恋人。他心里苦涩的想,我们到底,谁欠谁的。



即使顶着校草的名号,也只不过对他的脸有了高度认可,学校里自然是不会只有全圆佑这一号称的上是个人物的。高年级一点的尹净汉崔胜澈,低年级一点的崔韩率,都不比全圆佑的名声来的弱。而让全圆佑视为眼中钉的,却是同级的“圈饭精灵”李知勋。

李知勋是个小个子,长相也是温柔的类型,总是让不了解他的人想用可爱来形容。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实打实的man值爆表的真汉子。
其实高冷淡薄如全圆佑又能看得起谁呢,讨厌李知勋的理由还不就是因为他和文俊辉走的太近罢了。

近到什么距离呢,连徐明浩这种从来都是吐槽全圆佑的人都觉得,实在是太近了啊。让他忍不住觉得全圆佑还是太能忍耐了,如果金珉奎和谁要是走到那般亲密,他大概只能双截棍伺候了。
但是文俊辉浑然不觉。

他是真心很喜欢李知勋这个朋友的,他对可爱的事物总是欲罢不能,全圆佑抓住他这个弱点的时候,总是撒个娇就能达到目的且屡试不爽。其次李知勋真的很厉害,不仅功课学的好,才艺还多到让他眼花,又会作曲又会作词还会跳舞,后来连Rap技能都满值了,叫他“圈饭精灵”就是因为每次艺术节的时候他就又会收获一票迷弟迷妹。

“我昨天跟知勋说去看地下Rap比赛,知勋居然说他以前也参加过,拿过一等奖,说没什么意思!他也太厉害了吧,我一直觉得那个比赛超酷的!”文俊辉用手舞足蹈来表达对“超酷”的李知勋的敬佩之情,没注意到全圆佑已经黑了一路的脸了。
全圆佑忍无可忍的终于不想承认自己吃醋也得承认了,他停下脚步,把旁边已经亢奋了一路的人圈在怀里,满意的看着对方安静下来,毫不客气的咬了咬他的鼻子说我难道不比他酷多了吗。
本来是让对象把注意力转移在他身上,如果哄哄他就更好了。但是下一秒他又被气上天。
文俊辉居然认真的说,还真没太觉得。

全圆佑松开手,扭头就要走。这次文俊辉笑嘻嘻的跳上他后背,果然对方虽然气的冒烟还是小心的托住他不让他滑下去。
文俊辉揪着全圆佑的耳朵开始放大招,但是你在我心里是一等啊一等。
全圆佑哼了一声,并没有多满意,只是文俊辉的呼吸喷在他耳朵上倒是几分心猿意马的甜蜜。他拍拍文俊辉的屁股说我要去净汉哥那边了,你跟我一起去吧。
啊…文俊辉不好意思的说,我和知勋约了晚上去看乐队公演的。
全圆佑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把文俊辉从背上滑下去。文俊辉再迟钝也知道全圆佑很不满了,他绕到正面,打算直接用接吻来安抚,结果被全圆佑一根手指堵住,冷冷的说不许去。
文俊辉皱眉,虽然他觉得吃醋是很可爱的事情,但是限制他的自由可就不那么可爱了。但是他不想激怒全圆佑,继续好声好气的说那个公演很难得的,那个乐队好高冷哦,在PUB唱歌还搞什么限制场,票都好难抢,要不是知勋托了朋友搞,公演我都看不了....
全圆佑这次是连话都不想听完,干脆甩手就走了。

文俊辉也傻眼,自己只不过是和朋友去玩一下,甩什么脸色嘛。之前他一直以为保研没戏了,全心全意的在复习,都好久没有出去玩了。全圆佑自从跟着尹净汉一起做事就很忙碌,大半年前因为扩展更是忙的不可开交,前阵子又被破产搞的心疲力竭。他也跟着好一阵子焦头烂额,急的团团转又帮不上太多忙。虽然结果惨败但是最近终于消停一点了,刚好前两日保研的名额下来了,而且都说了机会难得,怎么这个样子。
他一般很少有脾气,大多数都是很怂的样子,但是脾气真的上来的时候,也是毫不客气的。他看着全圆佑大步走开的样子,也一股火气上来,转身就去找李知勋了。

不过气归气,他还是没办法不在意全圆佑的心情。公演也看的漫不经心,总是拿出手机来看,自己发出去的信息一直没有回复。他甚至忍不住关机重启,又查看信号也一直是满格,又开始垂头丧气。
李知勋看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眼神复杂。

公演很棒,但是文俊辉完全没能好好享受期待的演出。回校的路上他也一直没话,想给全圆佑打个电话但是碍于李知勋就在身边也不好实施。考研以后他就和全圆佑在外面租房子,李知勋说想问他借考研的资料留给学妹,他也就带着李知勋一同回去。

文俊辉和全圆佑租了一个三居的其中一间,但是有一间还空着没租出去,还有一间是个昼伏夜出经常三班倒的上班族,所以大部分时间几乎就是他们两个人。不过告诉别人的都是他为了考研一个人在外面住,反正全圆佑都说是在尹净汉那边住,也没有觉得奇怪,
他开门的时候发现没上锁,但是黑着灯,他想是不是上班族回来过却忘了锁门。他自从拿到名额后,书就打包摞在客厅落灰。他找了袋子装好递给李知勋,李知勋看看周围,笑笑说还挺干净的。
文俊辉不好意思说其实之前乱的太厉害,他(实际上是全圆佑)昨天实在受不了了才打扫过。李知勋说所以你需要一个擅长清理的人和你一起。文俊辉苦着脸说是啊,但是爱干净的人看见我这样就疯了吧。

李知勋说不会啊,我就不会。

文俊辉抬头看他,李知勋眼神温柔,笑意里好像有什么他很熟悉的东西要泄露出来。他心里觉得不好,打着哈哈说知勋真是太好了后面排的队太长,我怎么抢的到。
然后又觉得自己说错话。

李知勋就站在离他两三步外的地方,明明还是可爱的模样,但是却看起来坦荡又高大。他看着蹲在那里的文俊辉,觉得自己的温柔美好的情绪全部倾注在一起,呼之欲出。

不用抢的,文俊辉,我喜欢你。

文俊辉心里一沉,不过还没等他想出怎么回答,卧室门“哐”的撞开,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全圆佑穿着睡衣,脸色有点不太正常的潮红,眼神难看的要命,本来就低沉的声音哑的更沉重,你喜欢他?
他冷笑一声,眼神变的犀利,有没有先问过我?

聪慧冷静如李知勋,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他愣愣的看着全圆佑,再看看还蹲在地上的文俊辉,似乎也不是特别意外的啊了一声。轻声说,你们,还真的,在一起啊。
文俊辉第一反应是,你知道的?
李知勋摇摇头,又恢复了他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猜测而已。看来我猜对了?
没错,现在可以请你走了吗?全圆佑靠着门框,冷冷的逐客。
李知勋不理他,看向文俊辉,居然还问了一句,我是不是没机会了。
文俊辉下意识的看了全圆佑一眼,对方眼睛都快喷火了好像文俊辉只要敢点头他就敢动手。文俊辉赶紧点头,坚决的不留情面。

李知勋一副也料到了的样子,耸耸肩,他是喜欢文俊辉没错,但是也没有喜欢到非要去插足别人的感情抢夺一番。他说了那我就走了转身就离开。
李知勋离开了几分钟,文俊辉也愣了几分钟,他没来得及消化李知勋带来的消息,也只是本能的(以及全圆佑的胁迫下)给了回应。他坐在地上,琢磨着是不是这下连朋友也没得做了。虽然拒绝是毫不犹豫的,但是失去这个朋友是真的可惜。全圆佑看着他坐在地上发呆,觉得本来只是有点感冒回来休息的自己头疼的厉害。
文俊辉叹了口气站起来,才发现李知勋忘了拿书,他跳起来拿了书匆匆说了句我给他送个书就往外跑。

不知道是得益于李知勋腿短还是心情不佳,这么一阵儿了居然没有走出多远。文俊辉很快在小区门口追上他,叫住他的时候还有点气喘吁吁。
李知勋有点讶异。
文俊辉不好意思的把书递过去,说你忘了这个了。
李知勋看看他捧着的一摞书,眼神从黯淡里开始隐隐发亮。他说,我就是找了借口,跟你回来的,想看看你住的地方是什么样子。
文俊辉啊了一声,捧着书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结果和我想的差很多啊。我以为你会懒散的,会乱七八糟的,居然那么整洁。李知勋笑了笑,我应该那个时候就该猜到了。
但是你蹲在那里夸我,实在是太心动了。你每一次夸我,我都觉得好像胜算多了一分。李知勋本来全然放弃的心情,不知道怎么又翻腾而上。明明他不是喜欢做无用功的人,但是好像有些事情逃出了他的控制。

我想怎么也得悄悄试探出你是喜欢我的我再告白。但是,李知勋嘲笑了一下,可是喜欢真的是,藏不住啊。

看着你的时候就想拥抱你,靠近你的时候就想再近一些。你胡言乱语指手画脚,眼神明亮或颓废,笑容灿烂或苦涩,都想更亲近你,想听见你的心。想跟你说我喜欢你。
“我是不是,真的,真的,没机会了。”李知勋郑重其事的问,他想,如果你肯给我一丝希望,飞蛾扑火我也想试试看了。

但是李知勋心里的那一丝火光也被熄灭了,文俊辉摇摇头。他想挠挠头发,但是手被书都占着,只好讪讪的开口,抱有一丝期待,“那我们以后还能做朋友吗?”

李知勋笑了,看了看远处他刚离开的房间的窗户,坦坦荡荡如同他告白一样,说,不了,文俊辉,我们也就到这里吧。

文俊辉抱着那摞书又哼哧哼哧的回去,打开门,脸上的失望一览无余,但是很快变成惊讶。全圆佑已经不是刚才穿着睡衣很居家的装扮,而是穿了外套长裤,把自己的东西都往行李箱里装进去。
你要去哪儿?文俊辉皱着眉头。

全圆佑不吱声,只是快速的处理着自己的东西。
文俊辉把手里的书放下,上前拦住全圆佑,他也有些生气了,今天晚上怎么都这么莫名其妙!

“你要干嘛去?”文俊辉瞪着眼睛问。
全圆佑终于抬头看他,脸上因为生病的潮红还没有退,但是他整个人都看起来冷冷的。他说我去净汉哥那里待段时间,最近破产的事情还没解决,我过去方便一点。
他本来压抑着自己,但是可能生病的人脑袋没办法那么清醒,又忍不住加了一句,我们冷静一下吧。

文俊辉懵了。“冷静?冷静什么?我哪儿不冷静了?”
不冷静的明明是你吧。

全圆佑把箱子拉好,也不管东西还剩了七七八八的一堆,站起来说,也许你需要时间想一想。

“需要什么时间?”文俊辉听出了全圆佑的敌意,他声音冷淡。
全圆佑觉得脑袋有点要炸裂,只想尽快离开这个让他心烦气躁的地方,他觉得更需要冷静的的确是自己。但是话到嘴边就不是这个味儿了,“就是,你自己想一想吧,也许你选错了。”
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我到底在说什么。全圆佑闭了闭眼睛,既然没办法好好表达,就强迫自己闭嘴。

文俊辉这次是真生气了,他明明什么也没做,只是接到一个完全意料之外的告白,就失去了朋友,还要被恋人猜忌。他又无辜又委屈,眼神像喷气机一样四处乱投放,明明站直身子跟全圆佑差不多高,但是却觉得被对方压的矮了一头似的。
他努力压着火气,去拉全圆佑的手,拼命想缓解现在奇怪的气氛,“李知勋已经不理我了,这下连朋友都没得做,你还要生气…”
全圆佑一下子甩开他的手,他的眼神已经到达冰点,这一次他觉得自己是清醒的,因为文俊辉话里的失落让他整个人都好像浇了一桶冷水。

他张了张口,还是什么都没说,直接走了。

文俊辉被甩的一脸震惊,靠!这谁还不能有点脾气了!这次死也不能他先低头!他气鼓鼓的踢了一脚那摞书,穿着拖鞋还把大拇指撞的生疼。他疼的一咧嘴,更委屈了,心里怼天怼地的一阵怒骂,心想这位爷真是被自己惯坏了,这次他绝对不去哄了!
爱咋咋地吧!文俊辉把自己扔在床上,烦躁的好像一万匹草泥马从他头顶咆哮而过。


“所以呢。我欠你的?现在要还吗?”文俊辉听了全圆佑的理论,反而笑了。他转身找了个椅子坐下,好像刚才着急离去的不是他一样。他笑的轻松,好像对全圆佑刚才的说辞不屑一顾。
他检查了一下那只被自己扔出去的钢笔,还好没摔坏。他翘起二郎腿,慢悠悠的开口,“要分手的是你,一言不合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要和好的也是你,不想见你不想听你说话就来威胁我。”
他笑盈盈的看着全圆佑,好像在嘲笑对方的天真烂漫,“我那个时候真的不知道你接到offer了,没有奖学金,你家里应该没能给你拿出很多钱吧,你在那边应该过的很辛苦?不好意思,我过的挺舒服的,后来考博也很顺利,还申请到了一年出国深造,所以后来顺利留校了,你应该都知道吧。我对你的这些年,还真的一无所知。”

文俊辉像是要把所有的话都一次说完,摆摆手不给全圆佑插嘴的机会,“我拒绝李知勋,连朋友都没得做,你一言不发就出走,我当时想啊,这次一定不能是我先低头。可是后来我还是先低头了,结果呢。”

“结果你说分手。”他平静的看着全圆佑,把那些尘封在地下几万米的东西慢慢挖掘出来,“我没有解释过吗,我没有好好跟你谈吗,我没有…”他忍了一下,还是没忍住,眼眶瞬间红了,他放轻声音,“我没有求过你吗?”

那些记忆的卷轴尘土飞扬,以前依稀记得的时候觉得还是有些美好,现在一点一点打开,却都是迷了眼的灰烬。
文俊辉好像回到那个他再也不想回忆的夏天,他努力想要挽回的那些日子里,最后得到的却是冰冷的空号停机,连全圆佑出国的消息还是尹净汉带着抱歉的眼神告诉他的。

他在23岁的夏天里,走在烈日炎炎下,阳光跳跃在他的皮肤上,疼的撕心裂肺。
他想,我再也不会这么痛过了吧。

他眼睛红的厉害,但是并没有流泪。他看着全圆佑,那些过去压的他有点难以喘息,他花了好长时间来平息那份感情,但是又被这个人自私的揭开伤疤。
他才发现,只是掩盖在好像愈合的皮肤下面,却是千疮百孔的。

文俊辉看着还贴着门站着的全圆佑,觉得面前这个人同他一样,被时光毫不留情的老去,这个手起刀落,把他的感情一切两断的冷血刽子手,居然看起来有点伛偻。全圆佑看着他的眼神深不可测,虽然受到他的影响有点触动,但是并没有太多的感情波动,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些。
他走过来,在文俊辉面前坐下,温柔的看着他,好像自己初告白那个时候。他就这样看着他,好像一眼万年又好像时间停滞,似乎眼睛都可以不眨一下的静止了。

文俊辉那些想要喷涌而出的讽刺和恶毒,全数溶解在全圆佑的温柔注视里。他觉得自己好像曾经在战场上被遗忘了应该授予功勋的勇士,而这份荣誉迟迟来到。

“其实说真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全圆佑笑意里带了一点抱歉的苦涩,“只是记得那个时候想要分手,就毫不犹豫的分了。是被李知勋气的,还是被创业失败刺激的,或者,是打算和这边的失意断个干净远走高飞。我都,不太记得自己怎么想的了。”

“那个时候太年轻了,也太傻了。”全圆佑慢慢的组织着语言,“出国以后,我每天都在努力学习,做项目,打工,再也没有对谁心动过。我以为其实时间长了就好了,可是。”
他双手交叠放在腿上,眼睛里竟然有点隐约水光,“六年哎。文俊辉,如果回到六年前跟我自己说,我记了你六年,我肯定都没办法相信。”

“我再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又重新,想要和你在一起了。”全圆佑呼吸停滞了一下,笑容褪去,好像回忆起了那日惨淡,“我冲动买了机票跑回来找你,看见你和别人…我那天在你家楼下站了一晚上,冷的要死。我想啊,我要分手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这么痛苦来着的。我也想过,你现在过的看起来真的很好,肯定不想再看见我了,我还是放弃算了。但是,我做不到,只是看过就想要得到,靠近过一次就想要更加靠近。”

他笑了一下,希望自己笑的不要那么难看。就好像初次告白一样,心里忐忑不安,但是还是满怀着所有的温柔和期待。
还有自己一层层拨开,毫无保留的真心。

我们,重新开始吧。

文俊辉鼻子一酸,眼泪哗的就落下来。

他突然想起来失恋的时候发疯找来听的那些曲目,里面有一首,歌曲已经不记得了,但是评论里有一句话他一直记得。
有人说,余生千万不要再相见,我怕失了体面。

他想,我终于还是失了体面。


TBC

评论(30)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