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唯独你是不可取替5.0

5.0

和学霸一起恋爱的好处是,文俊辉在全圆佑的督促下成绩好了很多,不再是上学期打着擦边球飞过及格线的样子,绩点也有模有样起来。不过对于全圆佑来说,像是拖累了他自己,在失去最有机会竞争一等奖学金的机会后,谈恋爱后的他再也无缘过一等,一直老老实实的拿着二等。
本来文俊辉还有点心生愧疚,结果徐明浩点评了一句“这说明你是和一个凡人在交往”以及全圆佑自己不太有所谓的态度后,他也就忘了这个事儿。而且全圆佑的心思实在是被分散了,一边要学习一边要恋爱一边还早早的开始跟着学长创业。

全圆佑大三的时候,已经毕业了的尹净汉拉上崔胜澈开始创业,权顺荣和全圆佑也加入了进去,四个人租了一间一室一厅,一半当办公室一半给尹净汉崔胜澈住着。
创业这个事情尹净汉准备了小两年,算是有计划有准备。
刚开始做的还不错,尹净汉有人脉崔胜澈有启动资金,加上全圆佑和权顺荣肯吃苦,偶尔特别忙的时候还拉上文俊辉徐明浩他们打个下手,几个人接着一连串的小项目,倒也搞的有声有色。
问题出现的时候是崔胜澈打算加大投入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们刚进行了一年多,和尹净汉挖掘出来的还有几个老师介绍的几个公司刚刚达成比较稳定的关系,有一定的盈利,加上权顺荣和全圆佑也都快毕业了,崔胜澈想要趁热打铁加大规模,正好有可以拉拢的小型投资,但是代价是要变相的出卖技术支持。但是遭到了尹净汉的强烈反对,他觉得现在才是刚刚渡过创业前期,但是还没有渡过危险期,一旦出现问题,资金链根本撑不住,凭借他们的一己之力还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应对突发状况,还是稳扎稳打的好。
崔胜澈很坚持,尹净汉也不示弱,这就为难了权顺荣和全圆佑。说起来崔胜澈一直在负责技术和资金管理,尹净汉一直是在外面打理人脉拉拢资源,本来是天作之合的搭配,结果各执己见谁都说服不了谁,弄的一直只是在哥哥们的庇佑和指挥下懵懂前进的权顺荣和全圆佑着急又无奈。

“这么说来,我觉得应该听净汉哥的吧,”文俊辉陪全圆佑在校园里散着心,听男友难得的喋喋不休说着苦恼的事情,努力的帮忙分析着,“你们的不稳定性实在是太多了,而且现在说白了都是小打小闹,想要有一天真正做大规模走上正轨,还是需要稳扎稳打吧。”
全圆佑皱了眉,说道理大家都明白,但是创业有时候讲究的就是时机,“其实,这样说是没错,但是,我也有点赞同胜澈哥。”他叹了口气,他和权顺荣一人站一边,所以现在更是僵局,虽然他和权顺荣的意见不能轻易撼动什么,但是由于是2对2的情形,就显得更是势均力敌。

文俊辉挠挠头,他一向闲散惯了,能帮全圆佑的时候他是要出十二万分力的,但是让他帮着想这么复杂的事情,他力不从心。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寻求稳定还是大胆突破,真的是很难的决定。
他看着全圆佑一连好几天都放松不了的面容,眼神里也是纠结和疲倦,牵了他的手去捏他的鼻子,满意的吸引了对方皱着脸的注意力,笑嘻嘻的说已经那么惆怅了就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开心点吧,也许明天去见哥哥们,他俩就有个结论了。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呀。
全圆佑看着文俊辉轻松的脸,虽然心里怎么也是放不下这个负担的,但是又不忍心让文俊辉陪着他一起焦躁,就摆了个笑脸点点头。

晚风一阵轻柔的吹过来,全圆佑脑袋上的两根呆毛被吹的晃晃悠悠,文俊辉觉得可爱的不行,要拿手去揪,全圆佑往后躲着逗着他不让他够着,没有被牵着的另一只手去挡文俊辉的“咸猪手”,又把他的手捏在手心里。
两个人打打闹闹来解放着不愉快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叫文俊辉,文俊辉本能的把两只手迅速的撤回身边,往声音过来的方向看过去,是李知勋。

他笑起来,三步并两步的跑过去,就要去揉李知勋的脸。李知勋作为被徐明浩冠以“真男人”的名号的人,板着脸拒绝了文俊辉的亲昵,眼神里倒是笑意满满。

全圆佑看了看自己被一瞬间放开的手,又看了看已经跑远了的文俊辉,眼神暗了暗,抿了抿嘴,慢慢走了过去。
李知勋看见全圆佑过来,笑着打了招呼,说又看见你们两个黏在一起。

文俊辉说当然咯,我要捆绑学霸,学霸是我的护身符。

你这样子,让迷恋我们圆校草的妹子们还怎么有机会下手,李知勋促狭的笑。
文俊辉挥手,说这你就太小瞧恋爱的魔力了,连我这倒关都跨不过去怎么征服我们的冰山校草。
李知勋说那你呢,你这么懂怎么不去谈恋爱。
文俊辉笑的不怀好意,勋勋你要喜欢我你就直说嘛~

果然见招拆招的把李知勋的问题挡了回去,后者一脸嫌弃。全圆佑淡漠的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废聊,突然开口说我已经恋爱了。
文俊辉猛的转头看他,李知勋也讶异又好奇,问是我们学校的吗,我们认识的吗。

全圆佑点点头,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嗯的是前半句还是后半句还是全部。他看看文俊辉,后者也看着他,脸上倒还是那副刚才和李知勋调笑的表情,但是眼神闪闪烁烁。全圆佑心里一沉,补了一句,你们不熟。

李知勋本来还好奇的想多问两句,毕竟大学这都快结束了也没见全圆佑被谁攻略下来,这突然就来了个恋爱说,实在是太好奇了,但是全圆佑自己把话题又堵住了,他也不是八卦的人,就不再继续了。

文俊辉心里舒了口气,他把视线从全圆佑身上移开,以为自己从始至终不动神色,却没想到眼神里的松弛让全圆佑捕捉到以后就变得消极起来。

其实也并不存在什么隐瞒——至少一开始对文俊辉而言。只是两个人都不是高调的人,告白以前本来也是经常混在一起玩,谈恋爱以后也不会在人前秀亲密什么的,更不可能专门跟大家宣布一下他们恋爱了——尤其是徐明浩说如果大家知道校草和班花(文俊辉特意纠正他是班草但是被无视了)在一起以后,想必这场冲击波不亚于星际大战。两个人联想到被哀怨和八卦的眼神包围就不寒而栗,更是乖乖的不想露出太多马脚。
结果没想到的是,全圆佑作为高质量校园单身汉,因为一直没有恋爱反而被大家更关注起来他不恋爱的原因。猜测纷纭。什么被初恋伤害不再相信爱情,什么暗恋无果暖心默默守护,还有甚者说他其实校外关系混乱,但是更多人相信的版本是全圆佑自视甚高未能寻得和他匹配的高岭之花。

这也算文俊辉不自觉越来越躲避的原因,他想,如果大家知道和全圆佑交往的人是他,该觉得全圆佑的神话都陨落了吧。

两个人和李知勋告别后,心里各怀心思的往回走,一路上尽都没有开口。


年轻的时候都是戏精,谈一场恋爱就觉得自己见多识广阅尽千帆,没事儿就给自己添点堵,或者给对方丢个猜测怀疑的水包。年少的爱情总是很难走到善终,除了距离除了钱,更多的是无解。好像在一起有多容易,分开就多容易。

那个时候大致都觉得,分了就分了吧,人生还长呢。

后来在美国念大学的时候,全圆佑没日没夜的泡在学校里做项目,除了上课,就是做事,剩的少的可怜的时间还要去打工,少言寡语的可怕。有一次室友实在受不了了,两个人架着他去嗨趴。全圆佑去了以后就躲在一个角落里喝酒,谁也不搭理,室友觉得拯救无能也不管他了自己嗨去。本来全圆佑在那个角落里待的好好的,结果一对大概就是喝多了看对眼的男女居然跌跌撞撞跑到他旁边就开始肆无忌惮的接吻,弄的他只好逃离这个情色渲染之地,跑到露台去吹风。

露台上有个亚裔的女生一个人在喝酒,看见他上来愉快的打了招呼,说终于有个伴了。全圆佑无语,说下面那么多人你为什么不下去。
女生盘着腿坐在凳子上说他们太庸俗了。
全圆佑嗤笑,一脸不屑。

那个女生也不介意全圆佑的不友好,拍拍手说既然有人陪我吹风了,那我弹个尤克里里给你听吧。
全圆佑没开口,走到露台边找了个凳子远远的坐下。
女生似乎默认了全圆佑的捧场,自己抓起旁边的吉他,开始边弹边唱。她的声音并不出众,好在五音俱全,琴弹的不错,手也漂亮。
她唱,But the chaning of winds , and the way waters flow , life as short as the falling of the snow, and now I'm gonna miss u, I know.

全圆佑静静的听着。他想,I’m gonna miss u.

那个女生什么时候停止了弹奏他也没有注意到,等他敏感的发现有人遮住了他前面的时候,那个女生已经俯身距离他很近的距离了。他皱了眉头,往后靠了靠。
女生歪着头,浅紫色的美瞳让她看起来有点神秘色,她说你看起来好像要哭了。
全圆佑懒得解释,说了句歌挺好听的。

是吗?可是我觉得你听完歌好像坏掉了一样。女生直起身子,笑着说,不过现在才看清你真帅啊。
可以亲一下吗?女生期待的看着他。

全圆佑不知道怎么想起刚才把他挤上露台的那对都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情侣的人,他冷冷的说,你和下面你觉得庸俗的那些人一样庸俗。
女生爽朗的大笑起来,说帅哥人总是要庸俗的时候,我们又不是神仙。
全圆佑耸肩,不再纠缠理论这件事情,起身打算回去。

女生也不拦他,在他身后说我叫Sabrina,经管系二年级,你随便问个人说找弹尤克里里的那个Sabrina就能找到我。
全圆佑说我不是单身。
女生笑哈哈的说我不信。

全圆佑已经走到楼梯边,他停下脚步回头,说为什么?
女生得意自己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仰着头笑的狡黠,你看起来,就像是已经被爱情撕碎了一样。

全圆佑面无表情,读不出来他在想什么。他看了女生几秒钟,说我不会找你的,就走了,也不再理会女生故作大声的叹气声。

他穿过吵吵闹闹的大厅,那一对接吻的男女已经不在那个角落里了,但是那个留下了那个男生刚才戴着的帽子。也许他们已经找了更适合的角落去做愉快的凡人了。
全圆佑走到街上,深夜安静的街道让他和刚才的喧闹好像断的干净。他把手插进牛仔裤的口袋里,慢慢的往回走。

他想,至少有一点收获。
那个女生说的对。他早就被爱情撕碎了。

彼时他来美国已经两年。两年零三个月前,他刚刚结束谈了四年的恋爱。


崔胜澈一意孤行注入投资,结果不到半年就发现被骗,好在尹净汉反应及时没有让他们赔的精光,但是基本上之前的努力都付之一炬。权顺荣签了外地的公司远走高飞,全圆佑接了国外的offer也退出残局。四个人最后一天在那个奋斗了两年多的小屋子里,默默的收拾了一地狼藉,彼此告别。谈不上谁对不起谁,也谈不上心碎,只是初出茅庐的惨败,折煞了少年志气罢了。

尹净汉拍拍两个弟弟的肩膀,这一仗他打的最无辜,但是也是他最不心灰意冷。比起一脸丧的崔胜澈,他笑着安慰两个被打击的弟弟,说创业多是实验,磕磕绊绊难免的,以后有缘分,还能再在一起东山再来。没缘分,就各自加油,前程远大。
四个人分了屋子里最后两罐啤酒,拥抱告别,各奔东西。权顺荣叫了车先走,全圆佑下楼打算搭地铁,尹净汉追下来叫住他。

你和俊辉,怎么样了?尹净汉关心的问着全圆佑,之前出事情以后就一直没消停,他知道全圆佑和文俊辉闹了不愉快,全圆佑一直住在工作室,那个时候他们都忙的焦头烂额,顾不上这些吵吵闹闹的,现在都结束了,他才想起来这件事情。
全圆佑移开视线,好像不想回答,但是又避不开,就简短的丢了两个字,分了。

尹净汉有点不可置信,他也是为数不多知道这两个人谈恋爱的人,看着他们走了四年,怎么说分就分了。他皱着眉,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的,如果是这边的事情打扰的,现在也都过去了,不管怎么样你们好好谈...

他有别人了。全圆佑打断尹净汉,眼神冷漠。

尹净汉愣住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样的原因。机灵如他也一时找不到了措词,只是喃喃的啊了一声。
全圆佑苦笑了一下,说哥我走了。
你几时出国?尹净汉又追问一句。
想早点过去,下个月吧。

那就,一路顺风。啊,坐飞机不能说一路顺风。尹净汉笑笑,抱了一下全圆佑,说一路平安。
全圆佑说,好。

尹净汉走回出租房的时候,崔胜澈还是无精打采的在慢慢收拾行李,屋子里完全没了往日的吵吵闹闹,好像连空气都成倍的在初春里降了温。尹净汉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直到崔胜澈发现他,问他干嘛不进来。他走过去,把头埋在崔胜澈胸口。崔胜澈愣了一下,出事以后一直是他垂头丧气的不行,尹净汉始终镇定自若指挥大局,现在突然的示弱让他心疼的不行,也埋怨自己太没用了。
他抱着尹净汉,静静的站在空荡的屋子里,胸口慢慢的湿了一片。
尹净汉在这一段时间的努力支撑里终于瘫了下来,他放任自己的情绪,也在温柔的怀抱里找到一点慰藉。
他想,还好我还有你。


全圆佑走到地铁站,发现自己并没有带地铁卡。他掏了掏兜,平时不爱带现金的他好容易找到几张零钱,刚够买一张回家的地铁票。机器把钱一张张都吞进去,吐出来的地铁票叮当一响。

全圆佑把很小一枚的圆形地铁票在掌心抛了一下,又接住,紧紧握了一下。夜晚的地铁里并没有很空荡,不过比起早上熙熙攘攘出行的人们,大家都是一脸的疲惫或者面无表情。

全圆佑下了车,行尸走肉一般的跟在人群里往外走。他把地铁票投掷进出站闸口,一路上手里握着的实物感突然就全数消失,只留下一片汗津津。

他突然不知怎么地就想,我什么都不剩了。


TBC


我默默地飘走了…走了…了…
明儿见!

评论(21)

热度(118)

  1. JiaChuHJK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