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唯独你是不可取替4.0

4.0

洪知秀停好车看见文俊辉已经歪着脑袋睡过去了,本来最近加班多日,黑眼圈都悄悄爬了出来,今天看起来好像又多添了几分倦容。他摸摸文俊辉的头发,轻声叫他。
文俊辉做梦了,梦里他又回到那个空调动不动就因为停电罢工的四人间,和徐明浩李硕珉金珉奎插科打诨,一会儿他突然找不到要去上交的作业,急得团团转,徐明浩却在一边吊儿郎当的说不用找了自然有人帮你写啊,他不解但是又隐约觉得顺理成章,挠挠脑袋说着对哦我不怕的。
然后就醒了。

他眨眨眼,觉得浑身都好像散了架的疲惫,洪知秀看他醒过来,温柔的亲了亲他的脸,给他松开安全带,说到家了哦。文俊辉这才发现自己几乎瘫着睡了一路,慢慢坐直身体,推门下车。
刚睡醒的文俊辉因为地库不怀好意的凉意打了个哆嗦,走到洪知秀身边牵住他的手,洪知秀直接搂住他,虽然自己要比文俊辉矮一点,但是现在缩着脖子整个身子都舒展不开的文俊辉好像个郁郁寡欢的小朋友。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洪知秀看着文俊辉始终没有好好展开的眉心,心里有点心疼,但是更纠结。到底是温柔的人设做了太久,彼此也太习惯给对方留下足够的空间,还是总觉得咄咄追问是一件会被他讨厌的事情而心生胆怯,洪知秀也分不清,他只是看着平时总是把自己的情绪一股脑的投放出来的文俊辉这个样子,却发现自己很难开口问一句。
好像在这个人面前,自己还没有十足的底气。

文俊辉美美的吃了一碗面,擦擦嘴好像活过来一点了,脸上也懒散起来,被洪知秀惯得一身懒骨头的他难得起身帮着去洗碗——其实就是站在一边看着洪知秀仔细的洗洗刷刷。

他看着洪知秀的背影在厨房忙活,细长的弹吉他的手指在这些粗陋的家务活中间好像也能翻出花来,忍不住上前抱住洪知秀,把头埋进他脖子里去呼吸这个人熟悉的气息。
洪知秀像是被大型树袋熊环抱住,他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有点忍不住了,开口想要放出心里一晚上的疑问,“你今晚…”

“我前男友来了。”

洪知秀听到文俊辉闷闷的声音,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有点拨云见日的清明。他想, 哦,是这样子啊。
但是嘴上并没有出声。

文俊辉直起来身子,松开洪知秀,眼神还是散不去的疲惫,但是认真的跟男朋友报备自己的情绪,“我不知道,明浩和珉奎也是,我们…在外面碰上了,就寒暄了几句。”
他停顿了一下,却突然发现和全圆佑的对话内容没有一处和“寒暄”能对得上的,也不想跟洪知秀描述他怎么情绪炸裂的,想了想说,“他应该是回国了吧,来参加同学会,就瞎扯了两句。”
“然后你就闷闷不乐了?”洪知秀没忍住反问,见完前男友就闷着脸,这让谁还能没点小情绪啊。
文俊辉笑了,去揉他的脸,又把自己挂上去,连腿都盘上去勾着,“看着前任现在过的潇洒倜傥还不能让人妒忌一下啊。又帅又多金,你是没看见我们班女生的蠢蠢欲动。”

“所以你现在是后悔了吗?”洪知秀看着他说。
文俊辉笑吟吟的点头,说后悔死了被你喂的又懒又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已经没有竞争力了,要不然还能扶我起来再冲一把的。
洪知秀捏着他腰上那好不容易长出来的二两肉说你现在减肥还来得及去钓金海龟。

文俊辉说金海龟太难伺候我还是喜欢本土家养龟,把我喂的肥肥美美还有一流的美色服务,简直跟天堂一样我才懒得再多看金海龟一眼。
洪知秀听他贫嘴,拍了一下他屁股说你不觉得你前后不一心里必有鬼吗。

文俊辉无辜的眨巴眼睛卖萌汉子人设撒娇说怎么可能,我对我洪饲主忠心耿耿不敢二意若有假言明天罚我不能吃小黄鱼。
洪知秀把人直接抱出厨房扔到沙发上,拉开围裙一秒从温柔贤淑家政煮夫变身体力行强势男友,他说,文俊辉你就是欠日。

文俊辉被毫不客气的丢上沙发的时候还被洪知秀小心的撑着护了一下腰,他眼睛弯弯的说,饲主雅蠛蝶,但是一定要蝶的话那你温柔点。
洪知秀把他熟练的扒了个精光自己也丢掉上衣,俯身下来肌肤相亲,他咬着文俊辉的耳朵说我有不温柔的时候吗。
文俊辉还真的发现好像的确没有,他不再破坏气氛,歪头和洪知秀接吻,抬起身子让洪知秀更好的动作。
一室旖旎。

文俊辉从床上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几点了,屋子里一片漆黑,身边洪知秀的呼吸安静又熟悉。他是被渴醒的,想喝水,但是又一动都不想动,也不忍心叫醒洪知秀,就愣愣的在黑暗里发呆。过了几分钟实在嗓子难受,只好勉强自己爬起来。
他晕头晕脑的倒了水,手碰到水杯的时候被烫的一缩才发现自己倒了开水,无奈又从冰箱里取了纯净水。看着明明之前只是整理了一半就被不可描述的事情打断的流理台已经变的光洁整齐,撇撇嘴,洪知秀这个洁癖加整理狂到底是怎么忍受和自己这种把日子过的乱七八糟的人生活在一起的。

文俊辉靠在流理台边,月光悄悄的照进来,有几分皎洁的静好。他放下瓶子,又翻转着看了看今晚几个小时前暴力行动过的右手,用力过狠的感觉好像还能依稀回忆起来。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也并不划算啊。
他苦哈哈的想要咧咧嘴,却又发现笑不出来。

文俊辉叹了今晚不知道第几次气,无力的想,这场恋爱谈的,可真是太狼狈了。

半夜爬起来喝掉一整瓶水的后果就是第二天早上果然眼睛有点肿了,文俊辉看着洗手间里的镜子翻了个白眼,伸手就揉乱了自己一头毛。
他去厨房里翻冰袋冷敷,看见洪知秀留给他准备好的早餐,心里又是一暖,不过看见绿色的蔬菜汁又是苦脸——他是纯度极高的肉食动物,但是洪知秀总是想方设法的哄着他吃蔬菜,好像鸡妈妈一样。但是昨晚上那番表现,文俊辉觉得自己还是乖一点比较好。
消肿OK,服装OK,检查了一遍背包也没什么,文俊辉觉得自己算是恢复了元气,昨晚上被一个从记忆的爪哇国里冒出来的不速之客搅乱的状态已经再次回归,他对着镜子满意的释放了一个美男的魅力笑容就出门上班了。


文俊辉是大学助教,洪知秀是机长,两个人工作的时间都很灵活,好处是比别的情侣有很多可以避开休假高峰期去约会,不好的是经常有你方忙罢我登场的不可预测性。
他最近在学校不是很忙,主要是刚刚课题组有新的项目接下来,他需要和对方的接洽负责人制定一些前期双方的讨论会的时间。他约了对方10点在会议室,特意9点半就已经到办公室,结果在课题组做事的研究生跟他讲对方已经到了好一会儿了。他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心里又埋怨对方怎么这么积极,弄的他这个东道主好像迟到了一样。文俊辉赶紧拿了准备好的资料走到会议室,推门进去,嘴上说着不好意思,您来的真早...

“早”字连尾音都没有消失,对方转过头来的瞬间文俊辉就愣住了。

是全圆佑。

文俊辉站在门口,脸上的震惊不亚于看见有个人在会议室里裸奔。全圆佑转头站起来,微微带着一点笑,对他的震惊好像满怀抱歉。他说,俊。
文俊辉沉下脸来,他看见全圆佑手边摞着的厚厚一堆资料夹,打开的笔记本电脑上是有他熟悉的项目名称的PPT,终于不情愿的确认这不是什么跟踪他而来的犯罪者,而是他昨天发mail约好的会谈对象。

全圆佑看着文俊辉从满面热情的笑容瞬间变成阴沉的脸,也笑不出来了,他低头看了下电脑,抬头用公式化的口吻说,那文助教,我们先谈工作吧?

“只谈工作。”
文俊辉冷冷扔下一句话,走进来,在只有两个人的会议室,绕到全圆佑对面,隔着宽大的会议桌,低头打开自己的资料夹。

大概是被当做普通的工作伙伴了,全圆佑看着公事公办的文俊辉,滔滔不绝的开始发表他们那一边目前掌握的资料和情况,并且提出合理的计划安排。全圆佑听着他熟练的安排,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干净利落头发短短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一直混迹校园的关系比起实际年纪怎么看都要更年轻,他一心二用的想,怎么可能不变呢,还是变了啊。

时光倒退在六年前,文俊辉总是会留着有点挡着眼睛的刘海,全圆佑几乎要有强迫症一样的想给他一剪子剪了,但是他本人很喜欢这样的时尚——他的时尚感本身也很奇怪,他喜欢深色的衣服总想走酷炫丝带儿,但是又总是懒懒的晃着人字拖,打了好几个耳洞带了一阵子各式奇怪的耳钉后又不带了最后统统长合,鬼主意很多,但是实际又很无趣,学习很烂,集体活动也不爱参加,双子座的神经质和没长性倒是暴露无遗,好在有一张被他怎么穿戴也好看的脸和嘻嘻哈哈的好人缘,要不然大概就淹没在校园里的一个角落里也不会被发现。
而眼前这个人——

眼前这个人,穿着格子衬衣,黑色的长裤,发型是利落的露出饱满的额头,眼神成熟稳重,说话有条不紊,让人怎么都觉得是一路走过来的优等生,而和曾经在自己臂弯里那个懒散又颠三倒四的家伙完全不能挂钩。

全圆佑心里叹口气,打断了文俊辉,“文助教,我觉得三次的机要会议时间太短了,我们这边dr.Steam这个月抽不出时间来给我们做技术指导,至少得下个月了,拜托你再多加一次机要会议。”
文俊辉皱眉,“如果这样的话,我可以转移一次机要会议到下个月,这个月的第三次会议改成讨论会议。”
全圆佑反对,“这样太紧张了,万一有什么遗落的地方,我们的人已经回去美国再沟通就很麻烦了,讨论会和机要会议的性质差太多,我觉得还是机要会议比较可靠一点。”
文俊辉坚持,“讨论会也是需要全部的技术指导出席的,只有数据采集人员和辅助服务人员不需要参加而已,我们这边现在已经快要到暑假,学校本来的事情也很多,到时候时间不好调整会更麻烦,影响会议质量,也影响支出安排。”

全圆佑停顿了一阵,开口就是,你到底是怕影响会议,还是怕我?

文俊辉愣住了,但是下一秒就是熊熊火气,讨论会是他不需要参加的没错,但是他所有的出发点都是他的职业考虑。他觉得全圆佑大概就是想要惹怒他,他忍了一下,还是没忍住,把手里的钢笔飞了出去。
全圆佑本能的躲开,钢笔滑出会议桌,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清脆的落地声让两个人好像都清醒了一点,全圆佑抬头看文俊辉,眼神深不可测,慢慢开口,“看来有些习惯还是改不掉啊。我还以为,你变的我都已经不认识了呢。”

文俊辉啪的合上笔记本,僵硬的说我会把我的主要计划发一份给你的,你刚才说的那个要求我跟课题组商量一下,全先生今天不好意思,方便的话我们再约时间吧。如果你没空的话,mail跟我联系也可以。应该只有那一个问题吧。

全圆佑眼疾手快腿长的先一步冲到门口,后背堵住门,文俊辉这次真的是没办法再打开客气的工作模式了,他瞪着眼睛说,全圆佑,让开。
后者居然一言不发的摇摇头。

文俊辉这次是怒极反笑,呵的一声出口,说怎么着这是打算挑事儿啊,昨晚上的教训没吃够是吧,别紧张我这次不动手了,你再不让开我叫保安了。
然后又不可思议的加一句,全圆佑你现在怎么这么无赖。

全圆佑死死的抵着门,说人是会变的,你不也一样。
然后又说,文俊辉,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生日的时候我每年都有托徐明浩给你送花,但是让他不要告诉你是我送的。去年圣诞节我一时冲动就飞了十几个小时跑回来想看你,但是看见你和别人接吻。我提出的项目研究方向,努力了好久上面同意让我选择合作单位我马上就报了咱们学校的名字,我知道你现在留校做助教。我想跟你说说话想的快要疯了,但是你一见我——
他苦笑一下,眼神里都是不知所措和无计可施的可怜,“让你好好跟我面对一次,是不是很困难。”

文俊辉静静的听他说完,内心却是一石惊起千层浪。他想起每年生日徐明浩都送他的肉麻兮兮的花束,后者说是公司的鲜花福利用不完。去年的圣诞节他刚刚和洪知秀在一起没多久,洪知秀晚上有夜间航班,他送他下楼,却被恋人舍不得的黏住拥吻,还以为深夜的街上四下无人,居然这么巧。前阵子课题组刚接了项目,他就被组长要求担当数据和统筹,还说是对方要求的,据说是校友,之前有接触过他的论文和研究,很欣赏他。

但是他依然面无表情。
全圆佑猜不透他怎么想,只能静静的看着他,心里祈祷不要被判死刑。六年前,文俊辉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他在想什么脑子里打的什么主意,六年后他面前的这个人高深莫测。
全圆佑心里哀戚,他到底错过了多少文俊辉的蜕变。

文俊辉好像想起什么,转身去捡可怜巴巴的那支被自己飞出去的钢笔,然后又走到全圆佑面前。
他想笑一下,但是又放弃了,他说全圆佑,不是很困难,而是我不想,你明白了吗。

过去了,我不想再想起来了。文俊辉说的很认真,虽然心里起起伏伏,但是他努力维持着自己的意志,坚持着他的决定。
他想,这已经够狗血了,别再折腾我了。

但是生活就是不愿这么轻易的放过你。

全圆佑深呼吸了一下,他胸口起伏的很厉害,好像要做出最后的努力或是拿出杀手锏。文俊辉突然有不好的预感,他伸手用力想把全圆佑扳开,快点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他今天受到的冲击已经够多了。

然而并没有结束。

全圆佑说,当初那个名额,是我让出来的,所以我才出国的。

文俊辉脑子哄的一声巨响。
他四肢好像突然掉进冰窟一样冰凉,眼神不可思议的看着全圆佑,最后一丝残存的清醒想。

真他妈的还有啊!


TBC

所以到底应该是俊刷还是刷俊啊!为什么刷哥在全圆佑面前是受,到文俊辉这就变攻了!反正这一章里刷哥是把文俊辉给办了!各位看官食用愉快!

评论(39)

热度(103)

  1. JiaChuHJK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