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唯独你是不可取替3.0

我来更新了,快来夸我勤快吧!kkkk

3.0

文俊辉握了一下手机,他看着站在他面前面色自然的全圆佑,很想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色是不是还算平淡——他不想承认,即使这么多年过去,这个人对他的影响力似乎还在。

全圆佑张张嘴,打算说什么。文俊辉抢先一步开口,怎么才来,大家都等你呢,赶紧进去吧,还装作老同学好久不见的热情拍拍他的肩,往里顺势推了一下,示意他快点进去,自己则站在原地不动。

全圆佑顺着文俊辉推的方向往前走了两步,转头看要走反方向的文俊辉,伸手拉住他,你去哪儿?

文俊辉一副有点着急的样子说刚才单位来了电话催我加班,我得先走了,下次再聊啊。

好,我给你打电话。全圆佑放开他,不慌不忙的说。

文俊辉脱口而出,你怎么会有我电话?


全圆佑笑了,笑容有点苦涩,他说,你其实不是有事是在躲我吧。

文俊辉心想mmp的每次老子都骗不过你,但还是硬着头皮否认不是我真的有急事。


你一直都没换过电话号码。全圆佑微微叹气,我其实打过给你,但是听到你的声音又不知道说什么就挂断了。

俊呐,我这次是来见你的。

文俊辉把捏在手里的手机塞进裤兜,心想我可不能再为了这个煞笔把手机给摔坏了,但是心里还是一股子气冲上来。他冷冷的看着全圆佑的眼睛,说我们有什么必要再见面。

全圆佑往前走了两步,和文俊辉的距离几乎是开口说话就会把气息喷在他脸上的近。文俊辉本能的要往后倾,但是又不想输了气势,硬是撑着自己和全圆佑就站在两公分左右的距离。

“文俊辉。我们重新开始吧。”

文俊辉震惊的看着全圆佑。他想全圆佑是不是前世是打棒球的,永远直线攻垒不拖泥带水简直让人恨不能为他的干脆利落大喊三声好。

他想发出一声冷笑,结果哼了一半有点鼻塞失了气势。他索性退后一步,拉开两个人的距离,抱臂扬头,高高在上的跟全圆佑说,“我以前说你应该去看眼科,我现在觉得,你应该去看精神科,神经病!”


全圆佑好像对这样的反应毫不意外,开口要继续说,文俊辉厌恶的挥挥手,像赶苍蝇一样的让他打住,心里一股脑的那些恶毒的回击全部都要蹦出来,结果手机响了。

铃声是洪知秀的专属音乐,是他录的一段洪知秀弹吉他的曲子。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好像是一股仙气,扫除了文俊辉心里堆积的污秽浊雾。他掏出手机,虽然脸色还很难看,但是声音温柔了下来,“喂?”

“我结束了,现在过来接你啦,是御溪路上那家日式烤肉店没错吧。”洪知秀温暖的声音响起来,他吸吸鼻子,说嗯没错,不过我已经出来了,你在街口的pledis商场门口等我就行了。

啊,不秀恩爱啦?哈哈!洪知秀觉得有点奇怪,不过也不觉得有什么,你们这么快就结束了啊。

还没,没什么意思,不想喝酒了就跑了,我现在就走过去等你。文俊辉看着街道对面的树,语气疲惫,洪知秀觉得他大致是累了,安抚他二十分钟就到,文俊辉说别着急路上小心,就挂了电话。

然后晃晃手机说我男朋友来接我,让开吧,我要走了。

全圆佑看着他,眼神失落,但是好像也并不十分意外,果然是你男朋友啊。我上半年前回国了一次,忍不住来找你,看见你和一个男生在你家楼下,挺亲密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也不敢再跟你摊牌就走了。

敢情你还有当跟踪狂的爱好。文俊辉的语气冷到冰点,并没有问他怎么知道自己家在哪儿。他买了房子后在同学会上说起过,找个人打听到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儿。

全圆佑有点无奈,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解释的好时候,继续好言好语的说,“我想好好和你谈一次,俊,至少给我道歉的机会。”

文俊辉没说话,安静的站着,好像在思考,又突然伸出手,做出握手的姿势,全圆佑一愣,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握上去,紧接着就感觉到对方的手疯狂的用力,卡着自己的食指和小指根部侧面的骨头狠狠的一个挤压。

他禁不住的啊的一声惊呼,脸色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疼的发白,眉头皱成一团,心跟着揪了一下,身子都痛的忍不住弯了一点。


文俊辉满意的收回手,心中的戾气好像也随之散去大半,甚至微微笑起来,只不过带着得意和嘲讽。

“痛吗?”他轻柔的问道,然后指指自己的心,“我那个时候,比这可他妈的痛多了。”

“那个时候我以为都是我的错,让你误会是我的错,吵架是我的错,冷战是我的错,分手也是我的错,结果呢,”文俊辉咧着嘴难看的笑了一下,“你他妈屁都不放一个就出国了,我一个人自责后悔痛苦不堪,可你呢,你早就想好要甩开我还让我背锅!现在跑来说道歉?”

文俊辉低声怒吼,眼睛几乎喷火一样的有点见红。他看着眼前因为他而疼痛到表情扭曲的全圆佑,觉得自己也许是出掉这口恶气了。

他整理了一下呼吸,收敛了表情,又恢复自己高高在上的姿态,“不过我现在过的很好,那些过去也已经放下了,你刚才那些鬼话我就当没听到,也拜托你,别再来烦我了。”说完也不给全圆佑机会,错开他就往外走。

“力气还是那么大啊俊,可是,”全圆佑松开痛的咬住的嘴唇,声音有点发抖,“我放不下。”

文俊辉没有停下脚步,大步向前,挺直的背影坦坦荡荡。

但是他清楚的知道,他心里面,落荒而逃。

金珉奎上了个厕所回来,看见徐明浩不在座位上,眼睛转一圈在窗边找到了人。他走过去,顺着徐明浩的眼神往庭院里看,但是什么也没有,就问他看什么呢。

徐明浩淡漠的说,看戏。




青春期燥乱症的一个体现就是有力气没处使。

417的寝室里就在上演这么一出无聊的大战。主要原因是作妖的宿舍楼不知道哪儿又电压不稳,又又又停电了。

打游戏的写作业的和妹子聊天的撸小电影的,被突如其来的黑屏或者低电瞬间形成了一片哀嚎和怒吼的海洋。


李硕珉看着新学期以后总来他们宿舍晃悠的全圆佑,突发奇想要跟他掰手腕,美其名曰总要有赢得过校草的地方也好跟妹子们炫耀——完全不听徐明浩在一边吐槽会因为这个赢过全圆佑就看上你的妹子真的也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全圆佑其实体能还不错,校运会还能参加个百米跑拿个二三等奖什么的,不过力气就真的一般了,看他瘦瘦没什么肌肉的样子,也像是容易战胜的主儿。但是他倒是很轻松,还带着似笑非笑的神秘不可测,一副人不可貌相的样子,让文俊辉也好奇难道全圆佑真的是十项全能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一个不漏?


不过这个花架子很快就被揭穿了。李硕珉还特意一声大吼给自己加油,结果全圆佑毫无反抗之力秒输。观战的一群人笑垮,全圆佑摸摸鼻子说本来想摆个架势让对方心生胆怯扰乱军心的。

徐明浩拍着他说哥们儿你兵书读傻了。


接下来就变成了羞辱全圆佑的修罗场。李硕珉其实算是力气大的,没有赢过他不算什么,但是接下来的权顺荣徐明浩也一一打败全圆佑,甚至过来串门的小可爱(他自己极度抗拒这样被称呼)李知勋都咬牙战胜了全圆佑。金珉奎笑到地上去,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就不用再上去多添一份伤害了吧。


全圆佑斜眼了他一下,默默退出战局,OUT.


文俊辉可就不乐意了,哪儿能见自己的小男神准男友这样被欺负呀。他一挽袖子就要给全圆佑出气。别看文俊辉也瘦,但是他小时候不仅练过古典舞,还有武术,虽然懒于健身,但是力气还是杠杠的。干掉李硕珉权顺荣后,他拽了假装自己刚才没有加入战局的徐明浩过来,握住手腕以后还挑衅的左右晃晃,“刚才不是还很嘚瑟吗明浩,恩?”然后在徐明浩的白眼里以压倒性优势胜利。金珉奎挤着徐明浩坐在凳子上也不甘落后,要跟文俊辉一决高下。金珉奎是个热爱健身的主,一度带着徐明浩健身差点健出个金刚芭比。


文俊辉和金珉奎架势摆的很足,一边的人也兴致勃勃的立刻形成两个阵营要打赌,徐明浩看似毫不在意,眼睛倒是死死盯着金珉奎用力的青筋。文俊辉专心的用力,胳膊上被撑开的难得的小肌肉几乎到了要发硬的地步。


全圆佑看着文俊辉专注又努力的神情,虽然觉得用的地方不对,但是还是觉得,认真的文俊辉可真帅啊。


十几秒的比赛就已经称得上白热化了,不过胜负也是一瞬间的时候——两个人持久战多时,金珉奎以微弱的优势压倒文俊辉,也差不多用完了最后一丝力气。

徐明浩满意的拍拍金珉奎的胳膊,指挥文俊辉下去买饮料慰劳大家。文俊辉扁嘴,不情不愿的找钱包,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天太热状态不好。全圆佑心想,怎么可以一秒又变可爱。真是要命死了。

他舔舔嘴唇,说我陪你去。


出了宿舍门全圆佑就把人往楼梯间里带,文俊辉被他拉的人字拖都差点飞了,整个人像是被提溜的小孩儿滑步跟在后面进去的。

全圆佑这个时候好像生出洪荒之力,把文俊辉按在墙上,毫不客气的亲上去。文俊辉的嘴唇有点干,还有点起皮,但是很柔软,口腔里是刚啃过的水蜜桃的甜气,本来并不怎么甜的桃子,现在反而让全圆佑觉得甜腻的好像要把他整个人淹没。他傻里傻气的避开牙齿,舌头努力的和对方纠缠,鼻尖撞在一起又分开又碰撞又分开。直到几乎快要断气。

两个人气喘吁吁的站在声控灯都熄灭的楼道里,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却能感受到彼此的兴奋和羞涩。

文俊辉说,我初吻哎。

全圆佑又忍不住亲了他一下,眼睛眨巴着努力想在黑暗中看清他,小声说,我也是。


两个人都笑起来,手指甜蜜的缠绕在一起,掌心汗津津的也不想分开,就这么在黑暗里站着。文俊辉磨磨蹭蹭的开口,徐明浩等着我买汽水呢。

全圆佑说,让他等着。

两个人相视一笑,再一次凑在一起交换香气,打算让刚刚以为赢了天下的那些人等的久一点。


徐明浩后来喝着苏打水看着文俊辉的傻笑,简短的点评,恶心。文俊辉送了他一个飞吻果然让后者更是嫌弃的逃离,他哈哈一笑,想着恶心不死你们。

谈恋爱可真特么的美啊。

还好我当年机智的没有犹豫,他躺在空调声随着来电而再次嗡嗡的床上,心里觉得自己真是棒极了。

谁曾附庸风雅的说过同学少年不言情。明明是一定要在最好的年纪里遇到你。

怎么会有比年少的恋情更甜蜜的呢。




文俊辉站在夜凉如水的街边等着洪知秀,他打了个喷嚏,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全圆佑说的那些混账话,但是他却克制不住的怀疑真的已经是六年后了吗。

全圆佑的出现让那些事情都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他们的甜蜜,黏腻,争吵,不欢而散。可是真正的昨天里,他如果会想起那些事,一定觉得好像已经是上辈子的了。

甚至他会觉得大概都没有发生过,他和全圆佑的曾经。


他以为在这漫长的六年里,那些曾经缠绕他日日夜夜的过去,他早都不当一回事了。


他动了动自己刚才过于用力而有些失力的手,目光散漫的没有焦点,脸上的神色也全然不是刚才的冷傲清高,多了一丝茫然。

要不是手还微微作痛,他甚至想要怀疑刚才和全圆佑的碰面也是一场幻觉。


他们怎么可能还会再见呢。


洪知秀果然来的很快。看着没有外套没有背包的文俊辉皱了眉头,马上把自己的衬衣脱下来要给他裹上,但是却被文俊辉突然的抱进怀里,他敏感的察觉对方应该是在同学会上有什么不开心,但是没有开口询问,只是温柔的抱着他给他安心。

文俊辉埋在洪知秀肩上觉得手的疼痛都轻了一点,好像也没有了那么的委屈。他平静了情绪,蹭蹭洪知秀说我们回家吧,今天的烤肉好难吃,我都没吃饱。洪知秀笑笑,心疼的揉揉他的脸说回去给你做。

文俊辉乖乖的点头,系好安全带,抬头却从后视镜里看见了全圆佑。

全圆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那里的,看着他的车,看不清表情,但是一个人在空荡荡的街上,显得冷清又孤寂。


文俊辉突然就鼻子一酸,甚至差点就落下泪来,赶忙咳嗽一下假意掩饰。洪知秀担心的看看他,念叨着回去先吃点药,这看起来像是要感冒啊笨蛋。
文俊辉没有开口。
洪知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文俊辉是个一提起吃药就全身开始疯狂抗拒的人,打针抽血都不怕,就极端厌恶吃药,每次有个小感冒什么的都说要靠自身免疫力战胜病魔。

他看着文俊辉恍恍惚惚的侧脸,心里一沉,觉得有什么真的不太对劲。


文俊辉在洪知秀发动汽车的时候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后视镜,全圆佑已经不在了。他看着那片似梦境一般出现过全圆佑的地方,心想。


我们要是没遇见过就好了。

TBC

又构思了一篇,想的是先把这篇更完吧,可能会等全圆佑生日之后再发!
大明星那篇还没想好怎么继续,反正全圆佑跑掉了没准想着让文俊辉继续饿着吧!kkkkk
就酱~

评论(32)

热度(116)

  1. JiaChuHJK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