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唯独你是不可取替2.0


争取日更哈!

2.0

南方的夏季是用湿热不足以形容的,一定要举出形象又具体的例子来细细解释这蒸笼一般的季节里有多难熬。

尤其是停电了的寝室。

文俊辉在努力要让自己睡着的一小时里做了各种尝试,最后还是失败了。他翻身起来,后悔拒绝了和徐明浩去网吧刷夜,现在一个人好像修仙一样的在寝室里被蒸熟。他挠了挠这一个小时又多了的几个被蚊子咬的包,走进洗手间冲了个凉,稍微不那么焦躁了一些,决定出去吃个夜宵——反正也睡不着。

但是叫谁出去一起吃成了一个问题。倒不是文俊辉人缘不好,而是今天寝室停电,徐明浩拉帮结派了一群人去网吧吹空调刷夜打副本,平时和他一起玩的好的那群哥们儿差不多这会儿都在网吧里打打杀杀,他因为有点热伤风不舒服没有去,现在徒留一个人受罪。
他看看表,这个点那帮人应该才刚刚燃起战局,大概是叫不出来人的。作为苦逼的单身狗,文俊辉只好捞了手机和钱包,决定自己一个人去吃烧烤。
他穿着背心短裤,脚上咣当着人字拖,一副有点吊儿郎当的样子在校园里熟门熟路的穿行,要不是顶着一张好看的脸,他这个样子,像极了老旧的弄堂里昼伏夜出的小混混。
不过文俊辉这会儿顾不上这些,别看他特别爱臭美,自拍的频率比女生还夸张,但是男神也有需要释放本性的时候——比如深夜里好像行尸走肉一样的放飞自我。

他路过图书馆的时候碰见了全圆佑,学霸踩着图书馆关门的点出来,让文俊辉这个学渣有点自惭形秽,不过像全圆佑这样把大学生涯都倾注在念书上的没几个,所以文俊辉也只是忏悔了一秒就愉快的打了招呼,HI,圆佑。

全圆佑听到有人叫他,看过来笑笑,自然的搭话,去哪儿啊你。
寝室楼停电了,实在太热了,我去吃个夜宵。
就你一人?
他们去网吧刷夜了,没人陪我去了。文俊辉苦了一下脸,语气倒是没什么所谓。

不过既然碰见了——
“哎你要不要去啊,这会儿寝室里可热了,蚊子还多。”文俊辉展示了他被咬的红斑点点的手臂,表达宛如人间炼狱的恐怖。
全圆佑眨眨眼,他是不吃夜宵的,何况他的书也没看完打算回去继续看的。但是可能因为真的挺怕热,也挺怕蚊子的,反正也停电了,想了几秒就接了句,好。
反正他没承认,是想和文俊辉一起去吃夜宵。

夜宵吃的挺愉快,和校草学霸聊的也挺好。文俊辉才知道原来全圆佑以前还喜欢跳舞,初中被称为“dancing machine”,喝了两瓶啤酒,全圆佑还给他看自己跳舞的视频,逗的文俊辉乐的不行,干脆也招认了自己以前也学过古典舞,跳的比他妖娆多了——这个秘密后来在艺术节被全圆佑出卖,结果被强行赶鸭子上架反而收获了一票人气。

这个看似很平常的友好的夜晚让文俊辉觉得和校园之星拉近了距离,挺好。但是挺不好的是,他本来就热伤风的身体,晚上来回这么一折腾,加上凌晨室外温度骤降,他华丽丽的发烧了。

徐明浩看看温度计,38.5,可以卧床了。他找出退烧药和水伺候病人服下,说等他下课回来还不退烧的话就去校医院。文俊辉倒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挥挥手让他赶紧上课去自己好睡觉。

这一觉睡下去,文俊辉梦见自己宛如羽化登仙,身边美人环绕,仙子笑吟吟的告诉他天宫欢迎您,但是需要缴纳入宫税遗产分配税安家税以及成亲税,他不知道哪儿来的自信大手一挥说钱不是问题重点是看天宫给他许配的佳人美不美,仙子说这是万年难得一遇的美人,人美心善还是dangcing machine,包君满意。文俊辉还琢磨这年头仙子都开始拽英文莫不成这是个国际版,就看见全圆佑一身白衬衣黑裤子帅气十足笑意盈盈的走过来,单膝下跪伸手举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hellokitty的花环,跟他说Do u marry me?文俊辉大骇心想谁人这么大胆对着美人下了如此恶毒的蛊毒居然让全美人对自己这等小民俯首称臣?不对,marry是几个意思?让我嫁给你?文俊辉揉揉眼睛,眼前还是笑盈盈的全圆佑,唇红齿白,眼波流水,含情脉脉好像等候多时,就待文俊辉点头答应修成正果。
文俊辉心想,应该是我揉眼睛的方式不对,再揉一遍睁开眼,眼前的人居然变成了徐明浩,再揉,还是徐明浩?!
徐明浩一巴掌也不管文俊辉还是病人,毫不客气的拍在他头上,说哥们儿,春梦醒了没。
文俊辉终于清醒过来,看见徐明浩趴在他床边,勾着他上铺的栏杆,一脸的鄙夷。文俊辉心想你怎么知道我做了什么梦就瞎说,然后敏感的发现身体有什么不对,心下羞射,乖乖把话吞了回去,换了话题说,今天老师点名了?
徐明浩盯着文俊辉,盯到文俊辉有点发毛,心想我睡着的时候没干什么伤天害理伦理不容的事儿吧盯着我干嘛。
他小心翼翼的开口,真点名了?
徐明浩松开扒着他栏杆的手,翻了个白眼问,你给全圆佑下了什么毒哦。
啥???文俊辉大惊失色,他怎么了???
他怎么了?徐明浩想了想说,大概就是失心疯吧。
文俊辉一脸震惊,难道昨天的烧烤里有被下什么奇怪的东西,不对啊我没什么事儿啊,“到底怎么回事啊他怎么了啊?”毕竟人是被自己拉过去的,文俊辉着急的不行。

“如果不是失心疯的话,那大概是,”徐明浩慢吞吞的开口,“他有什么把柄在你手里?”
这又是什么话???文俊辉彻底一头雾水。

徐明浩看他已经一脸懵逼,噗嗤笑了,不再开玩笑,说今天老师随堂测,题目又多又麻烦,老师说要算平时成绩30%,全校草,写了你的名字。
文俊辉莫名,写了我的名字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帮你作答了一份,自己没有交。丢了那30%的成绩。徐明浩终于解释清楚了,他就在我前面交的卷,我看的很清楚。你俩这是,昨晚上结拜了?他今天就为你这么肝胆相照。这可是有可能影响他拿奖学金的。不过,徐明浩转了个话头,“你要是没有这个成绩,这门课八成要挂。”他犀利的点评到。

文俊辉突然就承了好大一个人情,有点心虚,更多的是莫名,“他是不是答了两份啊,他可是学霸…”
“不可能,”徐明浩断然否认,“那么多题我都写到手抖差点没做完,他再厉害也写不完两份啊。”

文俊辉心想,这突如其来的人情可有点莫名其妙了。

文俊辉这种根红苗正助人为乐的五好青年,虽然不知缘故的承了一个人情,但是知恩图报是他的优良品质,徐明浩看了看温度计说他已经退烧了,他就干脆翻身下床要去报恩——其实也就是请全圆佑吃了顿饭,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感谢全大侠鼎力相助有什么用的上小弟的地方尽管说。
全圆佑转了转眼睛,说,还真有。

后来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文俊辉就总说全圆佑跟着学长尹净汉在一起待久了,披着羊皮的狼的属性简直渗进骨子里,看起来温润可爱,实际上坏心眼子一箩筐,当然这个发言被尹净汉用眼刀射穿。

全圆佑说的有用得着文俊辉的地方就是让他去艺术节跳舞——这本来是文艺部长在网上发现了全圆佑这个“dancing machine”的视频以后哭着喊着要让他去表演,现在正好被他推给文俊辉。文俊辉苦于小秘密被出卖,但是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他只好在全圆佑鼓励的微笑徐明浩讽刺的似笑非笑金珉奎同情的眼神里上台了。最后为班级荣誉挣得一分且意外获得“班花”殊荣,赢得大家一片掌声。

那个学期末文俊辉没有去参加随堂测的那门课果然低空飞过刚好及格,但是全圆佑丢掉了他的一等奖学金不幸沦为二等。虽然他本人倒是无所谓,但是文俊辉还是心有愧疚。即使他已经跳过舞还了人情,但是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徐明浩点评文俊辉一句话,文俊辉这个人,什么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揽,有关系没关系的都先挑自己的错,活的心累。

假期开始大家准备各自回家的时候,文俊辉热情的邀请全圆佑可以来自己家玩——全圆佑不是本地人,大学才刚开始第一学期,也还没好好的玩过这座城市,而且自从那次烧烤后他和文俊辉的感情大大增进。
文俊辉送全圆佑去了机场,看着他去安检那里排队才挥挥手离开。还没等他走出机场,就接到全圆佑的电话。

他笑着接起来,圆佑呐,这还没走呢就开始想我啦哈哈哈!
嗯。对面全圆佑低音炮简短的回应。
哎哟圆校草这么黏人啊原来,假期很短的好好珍惜吧早去早回哥哥带你玩儿啊!
你还记得同德小学吗?

啊?文俊辉愣了一下,那是自己念书的小学,“我在那儿念的书啊当然记得,怎么了?”
“你还记得,”全圆佑低低的笑起来,“铅笔侠和橡皮精吗?”

记忆好像时空倒流一样回到了那个色彩并不斑斓的时代,弄堂里各家各户吵吵闹闹的噪音,清晨的阳光下飞起的第一只白鸽,沿街叫卖的豆浆油条,文俊辉久远到几乎不见的那段记忆慢慢浮现出来,他也跟着笑起来,“原来是你啊小圆圆。”

转学过来长的白净文弱有点像女孩子一样的同桌,话少的可怜,文俊辉是个话唠,千方百计想逗着对方和自己玩,最后居然就成了“铅笔侠和橡皮精联盟”,立誓要扫除世界的黑暗势力 ,可惜对方只转学了一年就又跟着父母要离开了。两个人勾着手指,全圆佑哭唧唧的脸说我们还能再见面吗,文俊辉一脸严肃认真信誓旦旦说当然了我们的目标是拯救地球。

一别经年。
成了学霸和学渣的重逢。

文俊辉笑的又怀念又觉得那段日子可真是傻逼,“你认出来我了啊怎么不告诉我。”
“刚开始也没有,你说你会跳舞以后我才想起来的。”全圆佑也呵呵笑着。
“真是够了...”文俊辉扶额,“那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想起来那个时候就觉得好傻,当面说太二了,而且,”全圆佑的声音温柔起来,变的更低了,弄的文俊辉耳朵贴着话筒想钻进去听他说,“我还有个事情想跟你说。”

“什么?”

全圆佑又笑起来,声音扫的文俊辉心里痒痒的,他也不知道这种情绪怎么来的,感觉又怪异又温柔,他跺跺脚,好像要把这种奇怪的感觉传递到地上去一样。全圆佑迟迟的不开口,电流却似乎把他迟疑的心情传递过来,奇怪的等待弄的文俊辉也好像更加有什么东西要从心口里冒出来一样。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和我谈个恋爱呀。

文俊辉想,啊,是告白呀。
他要跳出来的心尘埃落定,安静又小欢喜的继续跳跃。实在是太意外了,他想,我还没准备好谈恋爱呢,但这可是是全圆佑的告白呀,要不要考虑一下。然后又想想,全圆佑好看的脸,细长的腿,手指抓着他的时候的温度,转头看他时笑容的弧线。虽然出卖了他的小秘密但是为他付出的心意,从来没有拒绝过他的请求,甚至还有幼时那个整天黏在他后面软绵绵招人怜爱的娇小身影。文俊辉的心里好像草地上翻滚的毛毛熊,柔软又温暖。
他想,春宵苦短,青春易逝,跟这么好看的人谈个恋爱还能少块肉,不考虑了。

他说,好呀。

“真的啊!”全圆佑的声音突然从他后面冒出来,文俊辉吓了一跳。转身看过去,对方笑的惊喜又有点不可思议。
文俊辉板起脸说,假的。但是一秒又破功,笑出来,“圆校草的告白有几个人能拒绝啊。”

“哎~”全圆佑拉长语调,“只是因为我帅吗?”
“当然不是咯,还因为你温柔聪明善良体贴助人为乐团结有爱和我青梅竹马一场,”文俊辉翻翻白眼,“废话当然是因为你帅啊!”
然后自己又笑起来,忍不住细细再看一遍全圆佑好看的脸,全圆佑似乎也没什么不满意,反正目的达到就好,“那俊尼就是我男朋友了。”
“嗯啊。”
“拉钩?”
“呸。小学生啊你!”文俊辉一脸嫌弃,但是主动伸手牵住了全圆佑,“好了圆校草,恭喜你告白成功获得高级玩家伴侣文班草一枚,现在赶紧去排队安检吧要不然你要误机了。”
“不想走。”全圆佑撇嘴,“才刚在一起就要分开。”
文俊辉笑着抱住他,“谁叫你告白的这么晚。”
“我怂还不行吗,”全圆佑蹭蹭文俊辉的头发,“其实入学的时候就注意到你了,觉得有点熟悉,但是不知道怎么才能跟你亲近。没想到我们那么早就认识了。后来每次和你一起玩的时候都好想跟你告白,但是又怕太快了吓着你。这都学期末了,实在忍不住了,想着你要是拒绝了我就回家冷静会儿不用见面也不会伤心。”
“你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啊。”
“因为太在意了,”全圆佑轻轻叹了口气,“好怕你连考虑一下都不肯。”

文俊辉心想全圆佑就你这样有颜值又会撩还怕被拒绝真是不要太见鬼了好吗,但是心里还是有点感动,毕竟被这么优秀的人在意着。他喜滋滋的问圆校草你什么时候看上我的啊,全圆佑想也不想的说,你叫我吃夜宵的那天,就是穿了个黑背心黑短裤,一头乱毛,胳膊上全是蚊子咬的红豆豆那天,觉得你贼可爱就看上了。
文俊辉冷静的从全圆佑怀里离开,说全圆佑你该看眼科了。
全圆佑哈哈笑,把别扭的文俊辉拉进怀里亲了又亲。他没说谎,那天几乎和黑夜融为一体的文俊辉,喝了点酒脸色红彤彤的像树上鲜艳欲滴的大苹果,翘起来的头毛可爱的一抖一抖,清澈的眼睛眉飞色舞的说天侃地,一边还下意识的挠着被蚊子咬的包,皮肤被挠的红一块白一块的。
全圆佑笑意温柔的看着他,心跳清晰的一下一下,想,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幼年时美好的相遇,成人后久别的重逢,命运好像神奇的齿轮。
我们终究没有错过,心意相通携手前行,不辜负时光浪漫的刻意安排。


文俊辉看着全圆佑一步三回头的去安检,笑眯眯的挥手,心里甜滋滋的想,上天也对我太好了。




全圆佑不接电话不回信息的第十天,文俊辉终于忍不住了,他在两个人窄小的出租房里踱来踱去,不断的打电话给全圆佑,被挂断就继续打,终于在他都觉得对方是不是会关机来抗拒的时候电话突然被接通了。
大概是接通的太突然了,全圆佑冷漠的“喂”传过来的时候文俊辉一时把自己打好的腹稿都给忘了,他呼吸了一下,说你还回来吗,我们谈谈吧。
全圆佑干脆的说,不必了。
文俊辉忍了一下想要破口大骂的怒气,努力口气平静的说,你东西还都在这边不少,怎么着你也得回来收拾吧。是打算...文俊辉没忍心说出分手,转了口气再一次解释,我说过是你误会了,你都不想好好听我解释一下吗。

全圆佑轻蔑的笑声响起来,说,这个也不必了。
文俊辉握了握拳头,控制着自己濒临爆发,声音已经有点抖动的说不必了的意思是要好聚好散吗。

“好聚好散?”全圆佑提高了音量,好像在大力讽刺什么,“算不算好散我不知道,不过的确是——”

我们分手吧。

文俊辉把电话扔了出去,手机把水培植物的玻璃缸砸到地上,玻璃碎在地上的声音噼里啪啦,水流了一地,植物也可怜兮兮的甩在一边。

文俊辉看着一地狼藉,突然想起来那盆植物是全圆佑之前最喜欢最精心照顾的。他眼神痛苦的看着躺尸一般的植物,心里恶狠狠的想,真他妈的操蛋。

全圆佑听着电话里传来的一阵骚乱,面无表情的挂断电话,心底却是一片冰凉。

他想起现在恰好是一月,他告白的时候也是一月。
他和文俊辉的恋爱,结束在了第四年。


TBC

评论(31)

热度(118)

  1. JiaChuHJK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