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秘密交易7.0

不要哭第三个一位粗卡!

7.0
文俊辉带全圆佑去了海滩,熟门熟路的去了一家烧烤店,和老板打了招呼,又和服务小妹笑嘻嘻的说了两句居然很地道的方言。全圆佑看着他不再是刚才一路冷着脸的样子,心里稍微松了口气。

喜欢吃什么?
全圆佑看向文俊辉,后者把菜单递给他,他打开,点了几个自己爱吃的,又把菜单递回去。文俊辉接了菜单并没有看,直接报了几个菜名,看起来已经是相当熟络了。
全圆佑忍不住问,你经常来这家?

文俊辉点头又摇头,以前飞国内航线的时候经常来,是尹净汉带我来的,他喜欢烧烤和啤酒,酒量很厉害,白的啤的混着喝我和洪知秀都喝不过他,他还喜欢骗人,你以后要多加心眼不要被他的演技迷惑了,他喜欢玩游戏不过玩的很烂,如果你玩的比他好那你要让着他,要不然他输了的话会耍赖,他最好的哥们儿是崔胜澈、最疼的是洪知秀、最喜欢捉弄的是李知勋,如果你除了洪知秀都不认识的话得好好了解一下...
全圆佑终于忍不住打断对面的人自言自语说些他完全听不懂的话,“我为什么要了解这些?”
还有,尹净汉是谁,好像听知秀哥提过没错,但是除了名字完全没有印象。

文俊辉垂了眼睛,正好老板端着烧烤过来,他又抬头嘻嘻哈哈了几句,然后挥挥手,招呼全圆佑开动,不再提起刚才那个莫名其妙的话题。
全圆佑自认是反射弧很慢的人,尤其对上文俊辉这种思路毫无章法的人,自己简直就是被磁场乱了的罗盘指引的完全失了方向。距离他和文俊辉离开办公室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但是两个人没有说过一句能让全圆佑明白今晚到底是为什么而来的话。
文俊辉不开口,全圆佑也不知道怎么说,毕竟他早些时候唐突在先,对面坐着的又是他处心积虑谋划多时的心上人,他觉得自己简直食难下咽。

文俊辉一言不发的吃,吃着吃着又自顾自的突然叹口气,全圆佑跟看神经病一样的抬头看他。文俊辉索性放下筷子,认真的注视着全圆佑,全圆佑被看的发毛,脸上倒还是平静安宁的,心里已经开始咚咚打鼓。

对不起。文俊辉眼神真挚的说。
全圆佑被突如其来的道歉弄的一脸懵逼。

啊应该先说谢谢的,那天晚上接我(回你家)...文俊辉停顿了一下,又叹了口气,全圆佑感觉对面好像坐了个小老头似的,但是他已经明白了这个对不起是怎么回事了。

果然自己那天晚上,是被捉弄了啊。
全圆佑苦笑了一下,不过他早已有心理准备所以也没觉得意外。

其实你带我回去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记得我们一起吃过饭,是知秀的学弟来着。所以,文俊辉挠挠头,不好意思,我...

没什么。全圆佑打断他,眼神淡定自若的说,好像出了糗的不是自己一样,不过,我想跟哥说的是。

我那天晚上说的是真的。

既然已经藏不住了。那么不如,让这份藏了太久的心意,见光吧。

文俊辉低头沉默的每一秒钟,对于全圆佑来说都是一种奇妙的煎熬。他希望文俊辉能快点给他一个答案,又因为害怕是不好的结果而可怜兮兮的希望他再多考虑一会儿。他好像在冰火两重天里面交织。
原来告白是这样的感觉啊。

你整过形吗?文俊辉没头没脑的问。

全圆佑本来忐忑不安的心一下子被莫名飞来的陨石撞击的晕头转向,哈?

你长的这么帅,是不是动过刀?文俊辉居然一脸的严肃,怎么看也不像是随便问问的。
全圆佑倒是有点懵,我动过刀吗?不对我天然无公害帅气的脸什么时候动过刀了!

没有。他摇摇头。
文俊辉扁着嘴,嘟嘟囔囔的开口,那要是我爱上了你长的这么帅,可是万一你是动过刀才这么帅的,怎么办? 全圆佑看着对方低头后的脑袋旋,十万分的摸不着头脑,这难道是对他爱的考验?
他小心翼翼的回答,那,让你爱上我的内在?

可是我是因为你的脸才开始喜欢你的啊。文俊辉认真的眼神让全圆佑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觉得他只是在捣乱问这些问题。
他皱起眉。不知如何回答。不是因为这个问题很难,而是他讨厌这样不知方向的去猜测。他不明白这和自己的告白有什么关系。

文俊辉再次低下头,两个人又陷入沉默不语。

全圆佑想,他等了那么久,一步一步了解文俊辉那么多,但是文俊辉对他一无所知啊,他不能因为自己暗恋了很久的时间,就要求文俊辉马上给他一个答案。如果文俊辉今天不能接受他的表白,他也会收起自己的心意,拜托对方做朋友,给文俊辉了解他的时间和机会。
他这么想着,在心里慢慢清晰的形成了对话的线路。他抬起头,眼神似水波流动,就好像第一次看见文俊辉那样,想用他最大的温柔来给对方感受自己的心情。

“我们交往吧。”文俊辉比他先一步开看口,抬头看他。 全圆佑愣住了。他已经做了全力后退的准备,但是对方却突然缴械投降。
但是文俊辉的下一句就让他怒火中烧。

“我开玩笑的。”文俊辉居然真的笑起来。

全圆佑站起来,双手撑着桌子,紧抿住嘴唇,死死的盯着文俊辉。他觉得受到了十二万分的冒犯,自己之前关于这个人做的功课都成了鬼扯,这个人对着他的表白如此不屑一顾,甚至出言玩弄,怎么可能是他觉得比全世界都温柔的人?

文俊辉收敛笑容,他也站起来,拍拍全圆佑的肩膀,好像丝毫没觉得刚才莫大的玩笑几乎要让自己吃拳头了。 “知秀告诉我了,但是他搞错了,”文俊辉浅浅笑着,“那天开车的人不是我,是尹净汉,我和知秀的前辈,也是厉害的机长,天秤座,B型血。”
文俊辉耸耸肩,有点抱歉的神色,但是还是笑着的,“让你误会了这么久不过不是我的错,你想打架的话要找洪知秀哦。那天晚上我们两个人的秘密都是假的所以扯平了。”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而且我刚才告诉你很多尹净汉的事情了,你现在掉转目标也不算晚,他还是单身。”

全圆佑的心情从忐忑到震惊到愤怒到茫然,但是脸上还是不动声色的表情,弄的文俊辉都觉得他是不是面瘫。文俊辉揪了一下他的鼻子,满意的看着对方的脸色开始发皱,然后呼噜着一把全圆佑发质很好的毛,说,“年轻人,别灰心啦。”
然后又嘴贱的加了一句,反正你也不是我喜欢的型。

全圆佑安静的看了文俊辉几秒钟,一把打开文俊辉的手,转身走了。

文俊辉愣了一下,嗤了一声,自己坐下来继续承包美味的生蚝。他吃相不好,这个时候反正就剩他一个人,更是吃的满手流油。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没礼貌。他一边吃一边想,自己已经把他那颗小心心的伤害降到最低值了不说谢谢还甩脸色。

而且我也是受害者好吗。

咦我为什么是受害者。

文俊辉的动作慢下来,刚才满脸的大快朵颐的样子也垮了一点。长的挺帅的,明明印象里也很乖巧,上次借给他裤子也很热情,是知秀大力夸赞过的后辈。虽然似梦非醒里的告白来的很突然,但是被这样优秀的人告白了难免心里一动。他刚刚搞清楚那个告白不是做梦,结果就被告知是个更大的玩笑。
他在不知情的岁月里承载了一个少年漫长孤独的暗恋。却在可以回应的时候丢失了回应的权利。

这剧情真日了狗的奇葩。
文俊辉往桌上丢了一个生蚝壳,愤怒的想。



今天单更,就酱!

评论(17)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