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秘密交易6.0

6.0
阿西。文俊辉心里大骂,什么鬼,自己有那么可怕吗,早上他有早会,醒来急急往机场赶,看全圆佑睡的很沉就没打扰,也顾不上跟全圆佑道声谢。刚才准备去问洪知秀要个电话,结果就碰见看见他就跑的全圆佑。
文俊辉扶着膝盖,觉得醉酒后的劲儿还没缓过来真是要命。那只小白兔在大太阳底下也跑的没有踪影,他无语的只好继续问洪知秀要个电话再说。
到底跑什么跑啊。跟被我抓了把柄似的。
不过——
文俊辉好像突然打开了记忆的开关,有些事情流畅的涌进来,他之前以为自己做梦说的那些胡话,对方奇怪的回应,现在看来...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全圆佑跑走的远方,自己难道真的被告白了??? 


文俊辉回到洪知秀办公室的时候,先熟门熟路的拿了杯子给自己倒了水,然后大爷躺的瘫在洪知秀沙发上,好像自己刚经历完几公里长跑一样。
洪知秀也不管文俊辉跟在自己家里似的,整理好编写的文档发送给李知勋,才慢悠悠的开口调侃,文机长这是刚从哪儿猎艳回来啊。

文俊辉翘着脚,斜眼看过去,本来想出言回击,结果话到嘴边转了弯,“你有全圆佑的联系方式吧,给我一个。”
“嗯?他还没联系你吗?”
“联系...什么...?”文俊辉一脸茫然。
“他早上问我要了你的电话,前脚刚走没多久呢,”洪知秀翻出全圆佑的联系电话,复制粘贴发给文俊辉,“他说你落了东西在他车上,你才发现啊?”
“啊...是啊...”文俊辉心虚的低头,存了手机号,心里盘算着想多问问关于全圆佑的事情,但是又不知道从哪儿开口的好。

“说起来,他好像很崇拜你的。”洪知秀好像想起来什么,笑起来,“他以前是学音乐的,在国外留学,后来伤了声带,本来还以为他还是会做音乐的,结果突然就决定要来这边从头学起。你也知道他家里势力蛮大的,弄他进来很简单。”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文俊辉一脸茫然。
“我就是突然想起来他跟我打听过你,那次车祸以后,”洪知秀眼神暗了暗,提起这件事情他多少心里还是不舒服,虽然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但是当时你不是一直在重症吗,后来脱离危险就转院了,他应该没找到机会好好谢谢你吧。”
“谢我什么?”文俊辉觉得自己越来越糊涂了。

洪知秀笑起来,“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好像交警跟他说,开车的人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本能的转移自己的方位来躲避,把副驾驶暴露出去,所以其实副驾驶的人容易比司机受伤更重,但是好像你是护着他了,反而你受伤更厉害。他一直很感激来着。”

文俊辉觉得自己一脸懵逼。是自己的记忆出了差错,还是时空逆转了?怎么洪知秀说的这些和自己印象中的事情全然对不上号。
“你在说什么啊?那次全圆佑有来?”文俊辉皱着眉头仿佛自己失忆。难道那场车祸把自己记忆给撞掉了一块?

“对呀!不过我也是最近才想起来,还想跟你说呢,你们以前就见过的,”洪知秀看文俊辉依旧是茫然脸,耐心的开始给他梳理,“那次不是我们那一批刚考核完升上机长吗,胜澈哥说带我们出去玩,正好圆佑那会儿放假回国来找我,我就带他一起去了,胜澈哥和你一人开了一辆车,都只剩了一个座,我就坐了胜澈哥的车,他坐了你的。刚上高速不就...就是那次圆佑被碎片伤了声带,后来从国外结束了学业,就让家里安排来这边做事。他回国以后跟我打听过当时的司机,说想要道谢来着,但是那会儿你不是被派外培训一年吗,后来我就给忘了。”
洪知秀拍拍文俊辉的肩膀,温柔的笑着,“应该那个时候开始你也许就是他的hero了吧,他要是小姑娘的话估计都要以身相许了。”

文俊辉眼前的迷雾被一层一层剥开,时间好像飞速的穿越回那个时候,他的记忆里那些久远不被提及的碎片一点一点被凑出来,跟着洪知秀的梳理慢慢形成了完整的画面。

那个夏天才刚刚开始,崔胜澈带着刚升上机长的文俊辉和洪知秀去野营,一起去玩的还有尹净汉和李硕珉,李硕珉带了一个学弟夫胜宽。洪知秀说也要带个弟弟来,去接他的时候不是因为刚好两辆车各留了一个位置,而是因为自己占着整个后排在睡觉,所以洪知秀和他带来的人只好分别坐两辆车。
崔胜澈开的那辆车,带着李硕珉和夫胜宽还有后来的洪知秀。自己的这辆车,则是尹净汉和全圆佑。从去接洪知秀的路上,自己就睡过去了,后来车祸发生的时候也是因为惯性从后排冲到前排所以撞伤了头部,由于他毫无防护措施,当时命悬一线。

他对全圆佑全无印象是因为,他清醒的时候就没有见过这个人。

而那天开着车,在被一辆失控的车撞击过来的时候,调转车头保护了全圆佑的人,自然不是他。
是尹净汉。

文俊辉一脸黑线的看着尚不自知自己提供了重大错误信息的洪知秀,心想,这事儿可真够极品的。

自己突如其来第一次接到的告白,居然应该是给别人的。
而那个被自己的整蛊无意说出的告白,居然是喜欢错了人。


文俊辉一脸冷淡的躺回沙发上望着天花板,觉得生活真尼玛操蛋。

全圆佑又看见文俊辉的名字时候,无奈的发现这次他是跑不掉了——因为他们在同一个航班上。明明这个航线是刚刚试飞合格、副机升正机的朴机长的,不知道为什么文俊辉会换班,怎么都感觉是冲着他来的。
不过自己也真的是,多大的人了,居然用逃避来解决问题。
自己到底给那个人,留下了多糟糕的印象啊。

他觉得文俊辉是为他而来,结果除了登机的时候对方跟他不冷不热的打了个招呼以后就没再搭理过他,他也开始不确定文俊辉是不是真的因为他换班,整个人保持着机械的笑容和热情,脑子里全是各种盘算,推翻,再盘算,再推翻。
啊,文俊辉这个人,真的好难猜啊。

航班在傍晚降落在一个海滨城市,返回是第二天的事情了,全圆佑整理好所有事物,推掉了同事一起去海边吃烧烤的邀约,依旧在要不要主动找文俊辉谈一谈这件事情上来来回回的肯定否定。潜意识里这么磨蹭,是觉得反正明天还有一起的返航,实在不行就拖延吧。


但是很显然文俊辉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全圆佑慢慢踱出机组办公室,就看见文俊辉站在门口等人的样子,看见全圆佑出来,立刻对上他的视线。他叹了口气,硬着头皮上去问好。
文俊辉冷淡的点头,转身迈开步子,晃晃脑袋示意他跟上自己。全圆佑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上前了。

他跟在文俊辉后面穿梭在夜间并不冷清的机场里,文俊辉似乎以前来过很多次这里,一路上遇见好几个熟人打了简短的招呼,但是并没有为谁停下太多时间。全圆佑跟着他走走停停,然后一路往停车场去。在下去的电梯里,全圆佑静静的站在文俊辉身后。

他想,你一定不知道,我看过多久了,你的背影。

全圆佑被安排进了系统以后先是在后勤那边做,一边准备学习和考核。没事儿的时候他就去洪知秀那里晃,查一下文俊辉的飞行安排,然后好像蹲点一样的找各种机会去看他。
他见过和同僚打打闹闹的文俊辉,见过逗弄地勤的文俊辉,见过登机前出了问题严肃认真的文俊辉,见过远程航线结束后一身疲惫的文俊辉。
他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快一点再快一点,有机会走到那个人身边,让那个人了解自己,他会努力让那个人爱上自己。

他想起来自己手术刚结束开始恢复期的时候,交警找他做了笔录,跟他讲应该谢谢司机掉转了车头正面迎撞,而不是把自己那一侧远离肇事车辆把副驾暴露出去。但是他甚至都不知道司机叫什么,洪知秀还没来得及给他介绍,他们就出事了。
洪知秀在那场事故中严重的伤到了腿,他们那辆车是被肇事车辆先撞上的,后面才发生了连环事故。洪知秀跟他讲护着他的司机叫文俊辉,但是现在在重症病房。他跑去病房外面看他,那个人看起来苍白无力的躺在里面,全圆佑甚至连呼吸都放到最轻,好像这样就不会让那个人的空气有太多负担。

全圆佑把额头轻轻的靠在玻璃上,就看着文俊辉安静沉睡的脸,旁边的心跳指数规律又缓慢,他觉得好像如果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虽然有点矫情,但是真的是那样的话,他也并不慌乱。
他想,就是这个人,保护了我啊。


今天就到这里,明天继续!

评论(1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