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KL

秘密交易3.0

一位公约视频大家都看了吧!亮点和笑点并存啊!是因为大漂亮身高够没在怕的所以才说一位公约是要脱鞋的么?
这周六大漂亮生日之前,会更完结局的!至于贺文神马的再说吧!
下面更文!今天两章!


3.0
第三次见到文俊辉的时候,全圆佑已经无力吐槽了,他到底是不是在航空系统里面工作,从来没有一次是在正儿八经的工作场合里碰见这个人的。

此时周围吵哄哄的,大多数男人已经喝的脸红脖子粗或者直接以各种奇葩的姿势卧倒,女生们基本上都走的差不多了,剩下没走的几位不是喝多了在等着别人来接,就是还一副要喝到底的样子在和男生拼酒——全圆佑进来的时候就被一个女生两眼不清的直接拉过来要喝,他反射弧慢到酒杯都被塞进手里了才连连推辞,他是来接人的,要开车不能喝酒。
整个烤肉店的一层因为已经过了营业时间停止营业,二层被他们包了场,嗨的不亦乐乎,店员也只剩了几个,打着哈欠等他们这群人结束。

全圆佑四处打量着找着金珉奎的身影,今晚上是一个很奇特的聚会,航空组,地勤组,机检组都在,别看大家都在机场做事,其实大部分人之间是很难直接有交集的,而产生交集的地方往往就是这种场合——联谊。金珉奎本来不想来的,但是他们老大本着他是优质单身男青年的身份非要拉他来,而全圆佑知道机长大多数都是不会来参加这种活动的所以也不敢兴趣,早早找了家里有事的借口推脱。

全圆佑左右看看都没找到金珉奎那张显眼的脸,想着往卫生间走过去,结果在拐角处就碰上了文俊辉。
确切说。踩上。

全圆佑感觉自己踩到一个软绵绵的地方,还低头看了看,结果发现是只手吓了一大跳。好在自己只是脚尖压上去也没有用力,除了对方白净的手上一个黑印子也没啥大碍——毕竟即使被踩了都没有醒。
全圆佑顺着手往上看,是上半个身子掉在地上,下半个身子还在椅子上,姿势诡异到不行的文俊辉。全圆佑大骇,赶紧把文俊辉上半身抱起来,但是因为对方的下半身在椅子上,全圆佑只好自己坐在另一个椅子上,让文俊辉的上半身在自己怀里。他暂时没有意识到这个姿势多暧昧,当务之急是确定文俊辉是喝醉了还是喝醉了。
全圆佑让文俊辉在自己怀里躺的舒服点,轻轻拍着文俊辉的脸,叫着文机长文机长,对方皱了皱鼻子,嘴里嘟哝了一下,并没有睁开眼。全圆佑把文俊辉乱糟糟的毛顺了顺,这才意识到自己思念了多久的人此刻就在自己最靠近的位置,他甚至不舍得叫醒他,心猿意马的看着文俊辉,平时离他距离有多遥不可及的远,现在就有多不可思议的近,他看着文俊辉好看的脸,喝过酒后的红晕,耳朵都是红红的一片,睫毛长长的一抖一抖,好像睡着了又好像睡不稳,全圆佑慢慢俯下身子,在距离文俊辉的嘴唇还有一公分的时候停住,隔着空气安静的送上自己的吻,然后转移到他耳边,温柔的唤出他心里叫了无数遍的名字,俊尼呀。
文俊辉大概就像是中了魔咒的王子,而全圆佑开启了解开魔咒的钥匙。总之他终于缓缓睁开眼,全圆佑担心他觉得尴尬,就把他扶起来,从自己怀里的姿势变成歪坐在椅子上,全圆佑扶着他的侧边以免他平衡不稳。
文俊辉呆呆的看着全圆佑,全圆佑稍微有点尴尬,不知道文俊辉会不会追问自己怎么敢那样叫他,又担心文俊辉醉酒不舒服,刚想开口问问他想不想喝水或者去吐,就被对方突然扑过来抱住了。
即使在文俊辉面前反射弧的速度可以快10倍的全圆佑现在被整的也是一脸懵逼了。
而文俊辉的下一句更让他满头黑线。

他问,你谁啊。

全圆佑心想,大名鼎鼎的风流俊少可真是名副其实,人都搞不清就敢往身上扑。
但是不爽归不爽,他也没有和醉鬼较劲的小气,轻轻拍了一下文俊辉的后背说我是全圆佑啊,知秀哥的学弟,文机长你喝多了,有没有人来接你,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文俊辉把整个人压在全圆佑身上,好在全圆佑靠在椅子上要不然这个醉鬼的重量可真是不容小觑,他听到知秀的名字,好像脑筋稍微能转了转,又听到回家,嘴嘟了起来,在全圆佑肩上撒娇,声音软绵绵的拉长,“不能回家,嗝,回家要被,明,明浩骂的,我,嗝,我骗他,他,今天不来的。”
全圆佑被他的撒娇弄的心都化了,忍不住抱紧了一点,轻声哄着,那我先带文机长去我家里住一晚好不好。 文俊辉好像又睡过去了,伏在全圆佑肩上,呼吸都喷在全圆佑颈窝,全圆佑感觉自己的脖子也被蒸熟了,明明滴酒未沾的自己好像也染了酒后的红色。
他有点不想叫醒文俊辉,甚至想着对方干脆别醒来了他就有理由直接带走,他顾不上在乎两个人这样奇怪的姿势等会儿被过来的人撞见,数年前的一别,他几乎成了执念一样的追了这么久,而现在好像梦想成真一样的场景,他想醉的久一点。

文俊辉微微起了身,眼睛对上全圆佑的视线,平时神采飞扬的眼神里现在全是软趴趴的无辜和可怜。全圆佑甚至有一种文俊辉快要哭了的错觉。他心里心疼,但是又不敢多做动作,只是等着文俊辉给他下一步的指示。
那就,去你家吧。
全圆佑半扶半抱着文俊辉到车上的时候才想起来,擦,自己是来接金珉奎的...但是现在,他看着副驾上已经几乎又是睡过去的人有点对金珉奎的抱歉,赶紧打电话给同是机检组的李灿让他来帮忙,仔细交代了地方后就开车走了。
他丧心病狂(这是后来金珉奎的描述)的丢下自己的兄弟,只为了送心上人回家——回自己家。

徐明浩到了饭店的时候,左右寻不着文俊辉,抓了一个尚且还算清醒的同僚问,得到的回答是前一个小时还看见他呢,徐明浩心里估计着这家伙大概又勾搭到什么人就潇洒去了,枉费同事给自己打电话说他已经喝醉了让来接他,这个骗子还跟自己说今天一定不来喝酒。
徐明浩正要走的时候,看见李灿驮着一个大个子从洗手间出来,为什么说驮呢,因为那个人差不多是把李灿压成了弯腰的弓字形。徐明浩赶紧上前搭把手,李灿看到徐明浩,大呼一口气,就差哭着喊学长了。
徐明浩帮李灿一边一个架住金珉奎,问这谁啊,李灿说是机检组的同事。徐明浩点点头,也懒得多关心,把人帮着放在李灿车上,仔细看看人长的倒是很帅,只是醉了以后看着有点傻。徐明浩活动一下自己的肩膀,准备告别回家,就被李灿拉住了。李灿第二天凌晨的任务,再过两三个小时就直接要去机场,所以今晚才没来凑热闹。但是留着这么一个彻彻底底的醉鬼自己在家没人照顾不放心,想问问徐明浩明天有没有飞行,能不能帮他盯一会儿。徐明浩想了想明天是下午的飞行,干脆说送去他那里好了,反正文俊辉也不在。


徐明浩没想到的是,自己身体力行的引狼入室了。

评论(16)

热度(113)